【雲門漣漪】不是魔術,黃翊以科技打造的音樂遊戲場,舞者以身體隔空奏起美妙的樂章
2011/03/08 12:30 pm 雲門舞集

關於黃翊

法國人說才華洋溢的年輕藝術家是 enfant terrible ,雲門創辦人林懷民以這句話形容黃翊是「可怕的孩子」。舞評則說:「這是個和任天堂一起長大的編舞家,他們的眼球速度決定了思考的速度,過去無從拷貝,令人拍案激賞。」

科技,對於青春潮男黃翊來說,就像空氣、水一樣自然。小時候,家裡買了第一台V8,黃翊和妹妹為龍貓玩偶拍定格影片;有了電腦,開始學習架設網站;跳舞、編舞以後,科技,成為他拓展舞蹈面相的利器。黃翊愛玩科技,但他清楚知道,科技只是工具,最後還是要回歸到身體。

黃翊的舞蹈風格和興趣一樣多元,可以很實驗,例如:《身.音》、《SPIN2010》;也可以是純肢體、內心世界的探索,例如:丹麥Cross Connection國際編舞大賽二獎的《低語》、《浮動的房間》等作品。

今年,黃翊在許芳宜推薦下,成為美國舞蹈雜誌「25位最受矚目的舞蹈工作者」,許芳宜推薦,黃翊是一位很安靜的舞蹈工作者,安靜地觀察、安靜地學習,也安靜地編舞。他在舞作中提出問題,思考它,解決它,不斷學習,向前進,「你永遠猜不到他的下一步要怎麼走」。



從軍樂

托鄰兵阿勳金門朋友建群的福,昨天馬上放棄已經結帳包檯的網咖,坐上車去我也不知道是哪裡的地方烤地瓜!生平第一次烤地瓜,很好玩,到今天身上都有煙味。

更多近況可上黃翊部落格



● 美國舞蹈雜誌2011「25位最受矚目舞蹈工作者」

● 丹麥Cross Connection國際編舞大賽二獎

● 舞作《浮動的房間》、《低語》、SPIN、TA-TA for Now、《紅》、《流魚》、《身.音》、Messed、《灰階》等



《機械提琴-交響樂計畫之一》

身體如琴弓,動靜緩急,音符在空氣中成形,空間若琴弦,遊移起落,譜寫即興的樂章

一個無人演奏的樂團,一次舞蹈與機械樂器互動的有趣對話

《機械提琴》是黃翊最新創作「交響樂計畫」的序曲,他想藉由機械裝置,偵測及分析舞者的肢體動態,來引發出屬於肢體的樂章。

《機械提琴》去年12月小型呈現後,黃翊繼續雕琢這支作品,強化了舞蹈的成分,讓這支新作更舞蹈,更有可看性。



幕後札記

正在金門當兵的黃翊說

《機械提琴—交響樂計畫之一》是繼SPIN之後的第二個創作實驗,它的難度與SPIN不同,是建立在舞蹈與聽覺間的連結,即將在雲門舞集2團春鬥中演出,我正在祈禱能夠如期回台參與最終排練與參加首演,祈禱~也希望大家能夠一起參與春鬥!



舞者柔雯說

《機械提琴》發展舞蹈動作時,提琴裝置還未完成,沒有音樂,我只能想像自己是演奏家、作曲家、指揮家,從零出發,以身體奏樂。

舞作開始,我必須和身上有兩百多個零件的機械提琴跳舞,剛排練時,覺得自己像傀儡,被對方操控著,太在乎是否在音樂點上,速度是否正確,反而忽略了本身的律動,後來慢慢感受到全身細胞被打開,跳起舞來更自由。

相較於同樣從科技出發的SPIN,是在鏡頭式的框架中跳舞,《機械提琴》讓舞蹈的空間變大了。能和編舞家一起探索、實驗,是一次有趣的經驗。



閱讀更多

─────────────────────

本文由雲門舞集提供,相關智慧財產權利均屬相關當事人所有。

敗家網 byja.com老地方冰果室 frostyplace.com 為支持國內文化與創意產業,特別刊登本篇專文,並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相關資訊能夠曝光與流傳,並幫助網友重視文化與創意產業。

您若想觀看其他與雲門相關的內容,可按此搜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