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第幾個王文華? 台灣暢銷作家的多面人生
2005/05/04 1:39 pm 月光女神

三月初春,作家王文華來到大陸為他的新書《倒數第二個女朋友》宣傳,告別台灣繁重的工作,第四次來到上海的王文華,穿著輕便的夾克外套和牛仔褲,腳下一雙大學生穿的布鞋接受採訪,沒有太多的工作壓力與時間限制,放空自己,在上海體會這個時尚城市的風貌與節奏。

■ 地圖與筆記本 王文華的上海體驗

要用什麼方式了解一個城市呢?王文華從包包裡拿出一份 2005 年最新版的上海市地圖,笑著說:「只要五塊人民幣,就可以認識上海的街道。」他仔細的解說著,某天他從衡山路走進宛平路之後,再從淮海路出來走進新華路,在走路的過程中,他像一個田野調查家,從地圖上的路名和走過的路相互交疊,實地觀察大小道路交錯的上海。

他繼而再掏出一本大大的筆記本,他把所有印象深刻或是新鮮的事情記錄在這本本子上,他說:「我紀錄了茂名北路,這是一條很有意思的路,高樓大廈之後有著一間間幾十年前的傳統老房子,而進賢路更像進去另一個時代,水果店的天花板上還吊著幾串香蕉,人們在巷口聊天,我體會到,上海是一個不同年代可以並存的城市。」

不僅是地理的認知而已,他翻動著筆記本說:「我也學到幾個有趣的詞語。」因為他的書中常有不忠實的男性人物,一個上海朋友就如此形容這種人:「家中紅旗不倒,外面彩旗飄飄。」王文華聽了覺得非常傳神有趣,就把這句話記在本子上。

■ 喔 上海女孩真聰明

擅於描寫都會男女愛情的王文華,在來上海之前就從許多人和書籍的描述裏,知道上海女孩的嗲和作,來到上海,朋友們都會好心的幫他介紹上海女孩,王文華問她:「你怎麼一點都不嗲?」上海女孩回答他:「我跟你是什麼關係?我幹嘛跟你嗲?」王文華笑著說:「喔!上海女孩其實是很聰明的,不是任何人她都願意討好的。」至於「作」,那更別談了,如果真的能感受到上海女孩的「作」,王文華說:「那表示我已經可以稱為半個上海人了。」

聊起城市中人和人之間的互動,他描述了一段彷彿在小說中出現的場景,某天,他在徐家匯的太平洋百貨賣零食的小櫃檯前,看到一個背影非常美的女孩在買糖果,他想知道女孩的正面是否和背面一樣美,他走過去很客氣的問她:「請問這是什麼糖?」女孩回答他的那一刻,滿足了他所有美好的幻想,女孩的正面果然一樣令人欣賞,他也跟著買了……沒有後續,女孩付完錢轉身走進人群中。

「這是段簡短卻美好的上海回憶,人與人的一點接觸,就是一種城市的味道。」王文華說。

■ 多重面貌 他是怎麼辦到的?

右手拿筆,左手拿電腦,王文華一人身兼多職,在行銷管理金融等行業工作十年,還在臺大敎行銷課程,每晚在台北 NEWS98 電台主持節目,還能維持暢銷書作家的身分。一般人每天朝九晚五的工作都忙不過來的時候,王文華卻能在每個身份中做的有聲有色,他是怎麼辦到的?

「熱情。」王文華很直截果斷的說著。

熱情讓人把一件事做的又快又好,並且很開心的享受整個過程,他舉例:「為什麼戀愛中的男人除了工作之外,還能給女朋友寫信,送花,安排約會與驚喜,他怎麼安排他的時間呢?就是一種熱情吧。」

當然,工作的熱情絕對比不過戀愛的激情,他只是強調熱情可以把時間和工作都安排的好。

熱情也有減退的一天,這時候,就該問自己要的是什麼?他以自己在臺大教書為例,原來他開的是《感性行銷》課程,帶過第五個班後,漸漸地,他覺得沒有熱情了,他和學校商量換成《品牌經營與管理》,事前準備教材的工作冗長繁瑣,他說:「我可以不用這麼大費周章的換題目,可是要我沒有熱情的敎下去,總會有聰明的學生會看出來的。」

去年底辭去 MTV 副總裁的職務原因在於,十年的行銷管理工作讓他覺得付出和學習不成正比,當他沒有新的東西能給予公司與同事時,就得暫停人生的上半場,從這點,可以看出王文華自我期許甚高:「在工作上,我是第一個知道自己露出破綻的人,與其讓別人來告訴自己該怎麼糾正,然後再混個三四年,不如離開在一個最高點,讓別人記得王文華的好。」

■ 賠不起的心碎

他的小說總是和愛情脫離不了關係,談到自己的愛情時,王文華說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只談了三次感情其實不算多,他自認是屬於蒼蠅型的男人:「可能因為我膽小怕被拒絕,膽量會隨著年齡改變的,我們小時後會怕鬼,等到長大了膽子變大就不怕了,愛情可不一樣,年輕的時候心碎了或許平復的比較快,年紀越大,再心碎的話,那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他笑笑地道出心裡的感受。

至於欣賞哪種類型的女孩呢?王文華談到了《倒數第二個女朋友》書中的女主角[周琪],周琪記得男主角喜歡的風鈴,買來送給他,在盒子裡,還細心的附帶一個掛鉤,讓男主角回家就可以直接掛上風鈴。

「是那種有點主動熱情又善良的女孩。」王文華慢慢描繪他的理想對象。

相對於目前快節奏的速食愛情,王文華覺得那不大像愛情,比較像一種都市裡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就像一個碰過幾次面以後再也不會聯絡的朋友,雖然每個人對愛情的態度不同,但是他覺得真的經過期待、交往、爭吵、溝通到和好等一連串完整的愛情過程,才能了解梁祝那種流傳不朽的愛情。

■ 簡單而快樂的生活

談上海、談工作、談創作和愛情,王文華以輕鬆幽默的方式直率地道出他的想法,面對未來,他說:「教書和電台主持是比較有彈性的工作,可以讓我有時間學習充電,可以白天過得開心,夜裡睡的安穩,對於現在的我來說,真是一件幸福的事。」

這是第幾個王文華?要求簡單和快樂生活,其實,這就是最唯一真實的王文華。



王文華小檔案
台大外文系、美國史丹佛大學企管碩士
著作:《寶貝,只剩下我和你》、《吃玻璃的男孩》、《61x57》、《蛋白質女孩》、《美國企業致勝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