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以畫筆釋放心中所有禁錮的動物 -- 王淑慧
2005/07/10 8:10 pm 蔡政儒

「 你看不見我,或許我剛好關上了門。
  你看見了我,也許只是其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我閉著眼睛,看不見什麼,但我感覺到自己慢慢走進感覺裡。 」
王淑慧「我的心是一座動物園」繪本序言

冰果室的常客,同時也是冰果室編輯群的老友王淑慧,目前以自由插畫家的身分,自 7 月 2 日至 14 日,在南京西路的 Being 咖啡廳舉辦「我的心是一座動物園」個展,展出其近年來得意的插畫作品。老友有此突破發展,自然在下要前往捧場;不料一談之下,發現其這一年來有重大轉變,而且其轉變的過程與理想是很值得他人參考的,故特此記錄,成為一篇訪談報告。

王淑慧的專業是廣告設計,而且從事平面設計的工作達十年以上,原本過著設計師的生活的她,因為要給孩子一個更好的童年生活,毅然決然把營生的擔子交給了自己丈夫,轉成專職的與家庭主婦,同時以自由插畫家的職業,幫助自己在專業領域上不至於脫節太多,同時也帶給自己興趣上的沈澱與發揮。





■ 心靈課程的啟發

為了讓自己的插畫有更進一步的磨練,她決定找一些專業的課程來上,很意外的,因為兒子在書店中發現了陳璐茜老師的《三個我去旅行》,讓她發現陳璐茜老師的插畫班似乎是個不錯的選擇。實際去上了以後,發現陳老師上課並不像其他的繪圖老師一般,光是一味地灌輸畫圖的基本技巧與知識,「反而像是一種心靈成長的課程,」王淑慧眼眸中似乎發出亮光︰「老師在課堂上並不會教你某某東西要怎麼去畫,或者怎麼畫才會畫得像。她把握機會,與同學進行心靈上的對話,這樣刺激學員把生活上的經驗,或是心裡面比較底層的感觸,透過畫筆畫出來。」

王淑慧指出,剛去上課的時候,畫出來的東西會還擺不掉過去訓練的專業背景,會朝著卡通的樣式去表現,老師會覺得不好,且明白指出來。「她說那不是我們本身的東西,而是受到別人所影響的。」王淑慧笑著說︰「所以老師會希望我們不要用到過去所學過的技巧,而是直接畫出心中的感受。」

這樣的心靈繪圖班實在很另類,在下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指導方式。而令在下更想不到的,是科班出身的王淑慧,竟然能夠快速適應這樣的教學方式,不但不會受到過去學院派的背景影響,反而刺激出她心中的吶喊。詢問箇中原因,結果出乎我意料之外,原來王淑慧能夠如此快速適應,還是有其天賦,可說其來有自︰「其實我本身原本的繪畫技巧就不是屬於學院派,在畫圖的時候,就是喜歡把自己心裡面的想法畫出來的人,所以經過老師這樣的啟發,我很快就能夠接受,進而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來。」

當問到上完課前後的差異,王淑慧覺得的確有明顯的不同︰「以前我畫得比較表面,會希望設法畫得漂亮,但是現在只希望畫出心裡面的感覺。」王淑慧進一步解釋︰「當你看到那幅畫,你會覺得很感動,而不是感覺很漂亮。」班上同學來自各行各業,有人也是科班出身,卻有更多人都沒有任何的背景,大家都能夠被激勵,畫出自己心中的想像與聲音,「因為有興趣,就能聚在一起,相互鼓勵與嘗試!」王淑慧甚至於與同學在老師的安排下,組成次團體「繪本迷宮」,大家透過餐敘與聯展,來持續交流與學習。



■ 畫出內心的聲音

無論是生活中的所見所聞,或是心靈上的想法,王淑慧都加以採擷,混合兩者後,以自然的方式,「想到什麼,就把它畫出來」,並不拘泥於某一種特別的畫法。由於喜歡濃重的色彩與類似油畫的堆疊層次感,所以王淑慧特別使用壓克力顏料,以水彩筆來進行繪畫︰「我喜歡油畫顏料那種堆疊出來的層次感,可以帶來許多想像的空間,但是並不喜歡它的味道,所以改用風格類似的壓克力顏料。」

那為什麼要以「我的心是一座動物園」來當這次個展的主題呢?「我覺得每個人的心都有很多面向,他人看到的只是其中的百分之一或甚至千分之一,而不是代表你的全部。」王淑慧指出,她發現一些人只因為在某個場合遇到了你,就以當時的情境或者是交談的內容,來認定你是什麼樣的人,甚至於以為就這樣了解你,未免太過狹隘了,因為其實一個人都未必能夠了解自己,更何況他人呢?「甚至於我自己都時常問自己想些什麼,因為當我遇到了一些事情,心中就有許多聲音出來。」所以結合這兩者,王淑慧從自己本身探索起,想要了解自己心中的聲音,轉而讓大家也能從中發現自己內在的聲音。

王淑慧的這些展出作品有一個特色,那就是每幅作品中都有屬於一個大粉紅色心的其中一小塊,整個最後可以組合成一個大心。而所有作品中的角色,也在《動物園》這幅作品中集合,來個大團圓,而組合而成的大心,也在這幅作品中出現。

畫中有心,主題也是人心,王淑慧這麼用心來畫出自己心中的感受,那會持續這樣畫下去嗎?她給了肯定的答案︰「雖然上過課,收穫也很多,但因為人的心永遠都摸不清楚,所以會繼續探索下去。」



■ 作品詮釋

經過在下一再要求,王淑慧進而就其所展出的畫作,以創作者本身的觀點,直接解釋與陳述。如果只想自己來詮釋與想像的朋友,可以跳過在下所寫的文字部份。

動物園八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鱷魚對著美麗的花朵說:『我真的很愛你,為什麼你總是不相信?』我對著鱷魚說:『我很想相信你,但是我真的做不到。』」王淑慧表示,綠鱷魚看著自己尾巴長出來的花。鱷魚尾巴長出來的花很美,鱷魚非常地愛她,但花都不相信,花告訴鱷魚說︰「我很想相信你,但我做不到。」鱷魚的外表讓花卻步,而花從鱷魚身上長出來,也是人性的一種矛盾。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二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長頸鹿驕傲的吃著別人吃不到的嫩葉,欣賞著只有他才能看到的風景,但是他卻忘了自己的四肢仍然踩在暖暖的土地上。」王淑慧解釋,紫色的長頸鹿背上背著房子,因為個子比較高,所見與他人不同,但卻時常忘記了自己與他人一樣踏在同一塊土地。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七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溫馴的兔子害羞的希望我忽略他,好讓他可以自由自在的奔跑,因為弱小,所以有時不喜歡緊密的擁抱,那會讓他失去了自己。」王淑慧表示,很內向、臉上泛著羞赧紅暈的小白兔與紅蘿蔔,小白兔右邊的耳朵已經幻化成一隻往上飛的鳥,透露了內向的小白兔其實有著往外尋求自由的渴望。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三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小豬迷失在懶惰舒適中,他不願意太過清醒,畢竟在緊張的城市裡能真正享受這種慵懶的人也不多了,有時我還蠻欣賞他的。」王淑慧認為現今的城市忙碌而緊張,慵懶的黃豬居住其間,悠然自得。工商業社會的人士都忙到不敢停下腳步發一下懶,怕是對不起什麼人似的;豬的尾巴是個喇叭,代表了還是有話要講。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五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蛇說:『有人說我陰冷,我並不覺得,只是不喜歡被打擾,喜歡享受一個人的世界,大家又何必來煩我?』我說了聲:『抱歉!』便趕緊離開了。」王淑慧想要表達的,是大家認定陰冷的蛇卻吹著充滿童心的泡泡,即使背後有個大冷眼在看著它,也不為所動。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你所認識的他不一定就是外表那個模樣。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六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狐狸放慢了速度,想展露他的卑鄙,但是行動總是跟不上想法,我也假裝沒發現。」王淑慧巧妙地以一隻狐狸與蝸牛,分別代表著壞心眼與善念頭,壞心眼來個快,動作也快;反觀好的念頭卻慢條斯理,想要做,卻慢吞吞。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九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威武的獅子被鎖在牢籠裡,無法施展他的威嚴,只能隔著欄杆乾吼兩聲,伸張籠子裡的正義。」關在籠子內的獅子看起來可憐兮兮的,但是王淑慧巧妙的安排那能夠開啟柵門的鑰匙就長在獅子自己的尾巴上。人們常有自己的想法,卻因為許多原因克制與壓抑住了,其實應該要稍稍的自我解放,這樣才不會得到憂鬱症。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一號
這幅作品解說牌上的文字是「大象正要去旅行,他受夠了自己沉重的份量,決定搭乘熱氣球,試試漂浮輕盈的滋味。」巨大的魚形熱氣球,讓象徵忠厚老實的黃色大象飛上了天,因為再怎麼忠厚老實,還是需要自我突破,去遠方旅行。這幅作品中的心是最大的一塊,王淑慧用來詮釋忠厚老實是人心中最重要的成份。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動物園》 所有先前出現、代表每個人的一個面向的動物組合起來,一起現身,就形成了這個作品。而每個心的部份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完整的大心。

聽聽王淑慧怎麼說︰



由於每個觀賞者的層次都不一樣,所以王淑慧很期待觀賞者能夠以自己的角度去詮釋她的作品,但是心中又有些怕,因為「不知道可能比知道好吧!」不過最後她還是接受大家透過展場的留言本,或是 E-Mail 的方式,與之互動。



■ 手繪與電腦再次結合

王淑慧早期都是以手工進行平面設計的工作,後來使用了 Mac ,就一直習慣這麼方便的工具,直到離開職場為止,她都是使用 Mac 。然而現在開始從事實際的插畫手繪,就很少用到 Mac 或其他電腦了。不過這次為了展出,還是自己以 Adobe Illustrator 在 Mac 上編排了一本真正的繪本,以彩色印表機列印出來。「沒想到還是要用到電腦來完成個展的局部工作」王淑慧笑著說。

當問到是否因為手繪就會排斥以電腦創作的作品,王淑慧指出︰「應該要尊重各種想法與嘗試各種創作方式的人!」所以她並不會因為自己喜歡隨手拿筆亂揮來作畫的感覺,就不喜歡以電腦弄出來的作品。甚至於「我現在不用電腦進行創作,不代表我十年以後還是不喜歡用電腦!」



■ 想畫?就畫吧!

雖然是科班出身,但王淑慧後來還是離開職場,變成家庭主婦,想必對於其他有著拿筆作畫悸動的非科班出身的朋友,能有些鼓勵吧?「想畫就畫,因為繪畫就像是音樂,可以給予人們心靈上的平衡。現在人壓力實在很大,但是經過繪畫與音樂的治療,就可以慢慢平復!」以輕鬆簡單的語氣,王淑慧十分高興地指出︰「不管是自己隨手塗鴉,還是去上課,都是很好的事情。想做就去做,趕緊畫吧!」

常常遇到他人以「我都不會畫圖」來當藉口不開始動筆嘗試畫畫,王淑慧認為︰「只是你不想而已!」因為如果真的想畫,你就會直接去畫,而不會一直告訴他人「我不會畫畫!」



■ 結語

看著王淑慧以畫筆釋放心中所有禁錮的動物,而那些真實呈現內心底層波瀾的畫作,讓我一時間也感到震撼,思緒被推回泛黃而純真的黃金年代…小時的我也愛信筆塗鴉,得過校內獎項,也曾以中正高中美術班為第一志願;曾幾何時,那些直斜橫撇的線條,青紅皂白的顏色,希臘神話的石膏像,都已離我遠去,而且是離開了好遠,好久。如果真有時間,像王淑慧般參加個不錯的繪畫班,應該是個讓自己接受藝術薰陶的好方法;如果沒有時間,或許偶爾讓雙手離開鍵盤,恣意信筆塗鴉,把心中的想像悉數畫出,應也是朝九晚五生活中的歡欣情趣。

就讓你我的心從牢籠中走出,擺脫背上的重擔,與可愛的小花與小鳥一同乘著熱氣球,高飛,高飛;順著遠遠近近飄揚在風中的泡泡所牽引出來的幻夢大道,到虛無飄渺的國度悠然高歌。

「我閉著眼睛,看不見什麼,但我感覺到自己慢慢走進感覺裡。」



註 1︰本文中的照片為蔡長青所拍攝,所有照片均獲得創作者與拍攝者的授權使用。

註 2︰還有場地介紹續篇「可以免費舉辦個展的 Being 咖啡廳」,歡迎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