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4/28:河的兩岸
2007/05/16 5:35 pm Deray

晚上房門被碰~碰~碰!的敲,依稀聽到「小兄弟,你睡了沒呀?給開個門呀~」,碰碰碰~!敲了幾次之後,門就給打開了,我起身一看,以為真的是要來搶劫了。原來是鬍子大叔 (就是房東)。

結果只是因為有人住店,棉被不夠用。所以從我這一間房搬幾組過去應急一下。

※        ※        ※

看看手錶,都晚上十一點四十了,這個時候還有人要住店,也太淒慘了吧?希望我旅行不要有這麼淒慘,深夜才找到過夜處的一天,倒回床上沒幾秒鐘又睡著了。

※        ※        ※

一般住旅館,大概都是中午十二點或是十一點左右要退房對吧?

一大清早六點,我正把背包都掛回小多身上,正在戴頭巾的時候,鬍子大叔又進來了:「兄弟,你要走了嗎?」

對呀,差不多再五分鐘就要出發了,怎麼了嗎?

「沒事,只是有人要住店,只剩我這一間空房。」

探頭往外一看,還真的有一男一女在那邊等,怎麼回事呀,不是半夜住店,就是一大清早住店。還好我現在都很早起,不然睡到一半被趕走那感覺肯定很差~



把車牽到鬍子大叔的雜貨店那裏,先跟他借個熱水壺,把今天要喝的水瓶給裝滿,然後順便在這邊買了兩包牛奶當早餐喝,一包一塊錢,雖然用塑膠袋包起來感覺很奇怪,但咬掉一個小角落就可以喝還挺方便的,而且味道還算不錯。



清早出發離開邯鄲,現代結合古代的城市,這也是我在河北省的最後一個都市。



其實光是看車子的車牌就可以大概知到目前的區域,我在北京的時候,車牌就通通寫一「京」,離開市區之後,就變成「冀」也就是河北的簡稱,繼續往南騎了大約五十公里之後,就是河南和河北的界線,沒什麼特殊的標誌,就一個牌樓表示河南到了…



隨著進入河南,車牌也大多變成「豫」,除了車牌的差異之外,講話的口音更是明顯,我那三腳貓的假北京腔已經不太能派上用場了,因為這邊的人講話可沒有北京腔,而是河南腔。

而且我也不能再說我是北京來的了,因為本來北京離我很近,說是北京來的還不會太引人注目,現在只要一說是從北京來的,就會被廣播出去,「ㄟ~!快來呀!這小夥子從北京騎自行車到這呢!」然後就是一連串的,騎多遠呀、騎幾天呀、我是幹啥的呀、要去哪呀、哪裡人呀,這樣連發炮的問題。

所以現在遇到類似的問題,回答的方式就是搭火車逃票的時候的方式,查票員問你從哪一站搭車的,一律回答是從上一站就對了。

「我從邯鄲來的。」結果這樣回答也不行,因為邯鄲在河北,我現在在河南,所以還是給人家一種很遠的感覺,但起碼訝異的眼光就少了很多了。



中午的時候到安陽吃午餐,點了一份炸醬麵還有炒豆芽,如果這個是炸醬麵的話,那我吃了一輩子的炸醬麵是什麼呀 ~_~

這邊不是麵配上黑黑的炸醬,而是配上像是燴麵的醬汁,有炒蛋、豆皮、甜不辣跟很多青菜,全部都淋上麵裡頭,真的是給它超級好吃,午餐不想太寂寞,所以又點了一盤炒豆芽,結果就真的只是炒豆芽 (用辣椒還有不知到什麼酸酸的東西炒) 。雖然很好吃,但是點炒豆芽,端出來真的就是炒豆芽,心裡不知道為什麼有點空虛?



是因為這麼華麗的炸醬麵,一碗只要三塊五,而一盤炒豆芽要價四塊,所以我對它的期待高了點的關係嗎?@@"

老闆娘問我要不要喝啤酒?我說有沒有可樂?有,但是沒有冰的,那就先幫我冰一瓶起來,我吃飽之後想在這邊休息一下,等可樂冰涼了我再喝。吃完飯打瞌睡到十二點半,繼續往南騎。

※        ※        ※

今天一整天都是吹逆風,所以騎車的速度很慢很慢,碼表顯示都是在 10~13 公里之間徘徊。

騎的速度很慢很慢,我索性就跟著一個騎自行車賣很多小東西的小販後面走。



慢慢的騎了一整天的車,什麼有趣或是奇怪的事情都沒有發生,所以我的腦袋又進入了胡思亂想的模式。

※        ※        ※

一百年前, 1907 年,汽車從北京到巴黎探險的這個活動,它真的成功了宣告了汽車時代的來臨。

一百年後的今天,就是我們目前所處的年代,試問問我自己,一百年後,等我們大家全都已經不在了,我們能留給後代子孫的,會是什麼樣的願景?

讓他們從 2107 年回顧一百年前,也就是現在的我們的時候,會給我們下什麼樣的評語?

人類有歷史以來,已經有好幾千年的時間,這段時間,發生了很多很多的事情,人類創造了許多美妙的音樂、繪畫和美食,當然也做了很多的蠢事,發動戰爭、互相侵略。

但回顧這幾千年的歷史,有哪一個年代,是真的會讓我們覺得「憎恨」的呢?即使是二戰的時代,至今仍有許多故事為人所津津樂道;更不用提大航海時代的探險、三國和戰國時代的群雄爭霸,都是令人心醉神迷的時代,唯獨一個時代例外,那就是「現在」。

※        ※        ※

「現在」是一個很諷刺的年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提倡環保,同時也最破壞環境的時代。

一百年後,我們留給後代子孫的會是什麼?

是一個北極熊只能當成標本參觀的年代?

是一個北極冰山的存在只能透過記錄片回顧的年代?

是一個氣候異常、生物滅絕,充滿哀傷的年代?

※        ※        ※

科幻電影,只要是提到關於未來的,絕大多數都會讓車子在天空飛來飛去。

「為什麼車子要在天空飛呢?」

想必是因為路上放不下,所以只好讓車子可以飛起來,這樣才能容納更多的車子。

我們真的需要那麼多的車子嗎?車子說穿了不過就是運輸工具,要是大眾運輸做的好的話,誰還願意自己花時間學開車、買大筆積蓄買車、花錢加越來越貴的油、浪費時間找停車位、繳一張又一張的罰單、幫車子做永無止境的保養?

※        ※        ※

一百年後的人們看現在的我們,會不會給予的就是一個「憎恨」的評價,因為在我們這個年代,是人類有史以來,最讓地球瀕臨毀滅的時候,現在不做些什麼來改變這一切,將來要花的努力絕對不只一百倍甚至一千倍。

等北極熊全部都淹死了,要花多少的工夫才能再製造出一隻來?

如果有人問我騎完車後想去哪裡?我大概會說想去北極跟北極熊說對不起,是我的不作為,讓你們全部死光光。不是因為我做了些什麼而害死你們,而是因為我有機會做些什麼,但我覺得這是事不關己的事情,能做些什麼但卻不去做,而害了你們。

※        ※        ※

冷眼旁觀,不也是同罪?

「什麼罪?」

當一百年後的人們評論我們這個時代的時候,如果他們說,因為這些人的關係,所以地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這些人是該被憎恨的、該被譴責的甚至該被詛咒的,而「這些人」,我想大家通通都有份。

※        ※        ※

我想起我在當兵的時候,那時候還在新訓,整個人很菜。看到幾個班長在中山室分解一百多隻槍,要送去別的單位,幾個班長一邊聊天,一邊拆槍,後來連長進來,就說:「你們這些白癡,要拆到什麼時候?不會叫那些阿兵哥,一人一把槍,三分鐘就全部拆完了嗎?」

那些班長是有在做事的人,為什麼還會被罵呢?是因為做事的方法不對、態度不對還是想法不對?

※        ※        ※

也許有人會說,「薛德瑞你這個白癡,你以為靠你一個人騎腳踏車,就可以阻止地球暖化嗎?我把我家的冰箱打開不要關,都還比你弄的涼快些!」

也許通用汽車或是福特汽車的總裁會說:「嘿,這個台灣人在幹嗎?以為自己一個人說些屁話,就可以動搖汽車工業嗎?」

當然,靠我一個人肯定是不夠的,我也沒想過可以拯救地球。但是如果可以藉由這樣的行動,讓更多的人願意一起騎單車,讓台灣能有更好的騎單車環境,讓世界知道台灣並不只是「Greed island」,更是「Green island」。

※        ※        ※

讓未來的人,也有機會看到活生生的北極熊,讓以後的小孩,也可以夢想自己長大成為北極探險家,而不是北極考古學家。

※        ※        ※

胡思亂想著,時間過的特別快,一眨眼就下午四點了,剛好到一個城市,看了看指示牌,是一個叫做「鶴壁」的地方,地圖上找不到。

膝蓋的部分有點痠痛,雖然騎車胡思亂想時間過得很快,但是該騎的部分,可不會因為這樣就變得比較輕鬆。

看到一個很大很大的牌子寫著「住宿部」,牽著車子過去問,住店多少錢?



結果回答的口音已經不再是熟悉的北京腔了,濃濃的河南腔,又等著我去學習,然後唬爛別人我是從河南來的。

大娘先問我是哪裡來的?我說今天從邯鄲開始騎。她說那有多遠呀?看了看碼表,剛好 110 公里,老實的跟大娘講,結果她整個很開心,問我累不累?要不要早點休息呀?然後帶我上去看房間。

※        ※        ※

這已經是歐洲級旅館的程度了,潔淨的單人床,寬大的房間,有第四台的彩色電視,連沙發和小桌子甚至冷暖氣都有,更別提角落那個夜壺了。



旅行到現在,就屬這一間最高級,有點擔心會不會太貴,大娘說看我是個好傢伙,從邯鄲騎到這裡,算我 20 塊行了。折合台幣也不到一百塊的房間,而且還有一個免費的大澡堂,我趕緊把東西都卸下來,然後拎著全部的髒衣服,和我的毛巾、肥皂,往浴室狂奔而去!



哇塞!真的是浴室呀!

哇塞!真的打開水龍頭就有源源不絕的熱水呀!

哇塞!真的是浴室呀! (我知道這一句講過了,但是真的太興奮)

※        ※        ※

旅行到今天正好一個星期,第一次可以洗個正式又舒服的熱水澡,把越穿越髒,但是洗不乾淨的風衣也用力的搓揉了幾下,這件衣服會是我髒兮兮程度的指標。希望到了巴黎還看得出這件衣服原來的顏色是藍灰相間。

※        ※        ※

晚上在住宿部旁邊的小館子吃飯,是間頗有規模的館子,連服務人員都要穿制服,看了一下菜單有點皺眉頭,十幾二十塊,甚至三十塊的菜都有。物價不是絕對性的,而是相對性的,雖然這間餐廳最貴的菜,比起台灣路邊的快炒也差不多價錢,但是這幾天都生活在極低的物價水準中,突然看到一樣菜就將近一天的生活費,還是覺得貴的吒舌。

點了一晚燴麵,結果送來來是湯麵,裡頭除了一般的麵條之外,還有冬粉絲和豆腐皮,湯底是很香的豬骨白湯。大碗的吃很飽,四塊錢就結束掉了晚餐。晚上可以優閒的看電視、看書還有睡個安穩的好覺。

※        ※        ※

剛剛大娘又跟我要身分證登記,唬爛一下說忘記帶出門,我用手寫資料行嗎?也是矇過去了~

要是台胞證拿出來,不知道這間舒服的房間,會變成多少錢一晚上?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4 月 28 日(第 6 日)
        中國 邯鄲 → 鶴壁 111.00 公里(累積里程 857.56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4/27:裝窮也是我的強項【德瑞 BTP】04/29:黃河之水天上來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