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5/26:夜騎敦煌
2007/06/07 4:15 pm Deray

睡前的氣溫還算涼快,所以將睡袋拉鍊拉開,變成棉被的樣子這樣就沒那麼熱。

晚上透過蚊帳看到滿天的星斗,零光害的地方星星多的真是驚人,好像隨時都會因為天空負載不了這麼多繁星而墜落一樣。

月亮只有半圓形,但亮度像手電筒似的,雖然太陽下山,夜已深,但四週並不會漆黑一片,還是能看得見周遭的情況。

※        ※        ※

睡到半夜兩三點,氣溫陡然驟降,估計不到十度,被冷醒之後將睡袋的拉鍊拉回來,變成草履蟲模式。不到十度算什麼, Albula 送我的這個睡袋可以耐寒到零下 40 度呢~ 繼續安穩的睡覺,享受難得的露營時光。

※        ※        ※

清晨不到六點就爬出帳篷,只穿著短褲短袖真是冷到叫人直打哆嗦… >"<

披上外套拎著毛巾去湖邊用冰水洗臉,稍微擰一下毛巾而已,手就凍的發紅。用這麼冰的水洗臉,不論是什麼瞌睡蟲,通通全都跑光光了。



起床的時候太陽還沒有出來,東邊只有一點點橘紅色雲彩,大概六點十五分太陽才從水平線冒出頭來,給大地帶點溫暖。

慢條斯理的收拾露營的裝備,帳篷、睡袋、睡墊,這三個東西真是缺一不可。少了帳篷就沒辦法擋風、阻擋蚊蟲的騷擾,少了睡袋就不能保暖,少了睡墊就要忍受崎嶇不平的凹凸地面難以入眠。



這樣子寒冷的夜晚,要是還是像之前環法那樣,把所有能穿的衣服都穿在身上,瑟縮成一團找個角落睡一個晚上的話,我想,到了早上我已經被低溫和蚊蟲折騰的不成人樣了,多虧了這些露營的裝備,真是沒有白準備。

下次找個心情好,去菜市場買點東西自己用鍋具煮菜好了,這東西是目前唯一還沒有派上用場的傢伙。

※        ※        ※

解開小多的車鎖時赫然發現,輪框的鋼絲有好幾條都已經鬆脫的跟橡皮筋一樣軟趴趴。根本就沒有保護輪框的功能了,之前一直都沒有檢查到這個環節,出發前只會檢查胎壓有沒有飽、螺絲有沒有鎖緊。

拿出工具趕緊將鬆脫的鋼絲調緊,不知道鬆脫的情形持續了多久?我不知情的在這樣的情況下騎那麼久的車,導致後輪有一根綱絲已經分離。能夠發現鋼絲鬆脫真是完全的偶然,要不是因為露營所以需要鎖車鎖,我也不會去碰觸去鋼絲,如果一直沒有發現,而繼續騎下去的話,可能整個輪框都要報廢掉了,也許冥冥之中,老天爺都很眷顧著我。

※        ※        ※

行李重新掛載回小多身上,牽著車離開砂礫堆成的小山丘,走回高速公路上,伸個懶腰,繼續騎昨天未完的路,往安西前進。

騎著騎著,發現一大早出發真好,昨天的逆風全部都不見了,是個無風的好天氣。

又過了一會,看到路旁的旗子(施工的地方都會插上各式顏色的旗子),旗子飄的方向是順風。原來現在不是無風,而是順風,默默的從後面推著我前進,可是我都沒有注意到。



逆風的時候,即使是一點點的小逆風,也會感覺到,那種有人跟你做對的感覺。

順風的時候,就算是大順風,但卻不見得能察覺到,只覺得怎麼騎起來這麼輕鬆。

就好比有人對你好的時候,都會視為理所當然,直到有一天這個「好」不見了,才總是後悔莫及。順風、逆風,也可以給人思考人生邏輯的啟發,老是太在意別人對自己的壞、而忽略了對自己好的部分,何苦呢?

※        ※        ※

多虧順風的幫忙,不論是平路、下坡甚至是上坡,時速都在 35 公里以上,和昨天 8 ~ 10 公里徘徊的龜速相比簡直是急速奔馳。從雙塔往安西有五十幾公里,平常需要將近四個小時才會騎到,今天只花了兩個小時不到就騎到了。

下高速公路的地方是一個叫做瓜州的縣,從瓜州往南再騎一小段路就是安西了。



早上九點半,抵達目的地,準備收工,輕鬆的出人意料,但是到了就是到了,無庸置疑。



找一間已經開張的飯館,準備好好的大吃一頓,先來一碗大的餛飩湯,然後再來一碗大的哨子麵。



大口的吃著餛飩配著酸甜香辣的哨子麵,隔壁的小女孩還問她媽媽說:「那個哥哥怎麼吃那麼多呀?」



小朋友,在大多數情況下我的胃都是無底洞狀態,尤其是美食當前的時候。

※        ※        ※

這麼早就騎到目的地,找了一間網吧打發時間,老闆很好心的幫忙,讓我可以用自己的電腦接上網路。開心的更新 Google Earth 的地圖資料,老闆很感興趣的盯著看,但這樣我就不能做事情了… ~_~

所以我幫老闆的電腦也裝一套 Google Earth ,然後他就很開心的去玩這套軟體,我也能開始更新網頁和寫信。

從我幫老闆安裝軟體開始,他就沒有再跟我收過上網的費用,只有最一開始我剛進店裡的時候繳了兩塊錢說要上一小時。可是我整整在店裡面耗了五個小時,從早上十點待到下午三點,正好都是太陽最大的時候。等到所有的事情都搞定了,時間也該差不多去找旅館之後,才告辭老闆,多謝他的慷慨。

※        ※        ※

因為明天的目標是敦煌,從安西騎估計有一百二十公里,又要經過一百公里都沒有人煙的火焰山。為了要減輕一點明天的負擔,所以我先從安西往南騎個十多公里,想在進入火焰山之前的城鎮找地方落腳,這樣明天就可以少騎一段路。



安西往南走,在人煙罕見之前,最後一個村莊是王家莊,在這邊我有看到餐廳和商店,但是找不到旅館。久違的冰棒小販又出現了,一口氣先買四隻綠豆冰棒,邊吃冰棒解熱,邊向老闆打聽情報。

「這王家莊有地方可以住店嗎?」老闆搖搖頭,說沒有,要往回走到安西去才可以。

※        ※        ※

唉,那我的計畫不就泡湯了嗎,才騎到這邊,等等又要騎回去才有地方可以過夜,真的是傻了。

「那往前走進入火焰山,一路上有地方可以住店嗎?」老闆又搖搖頭,不僅沒地方住店,連吃飯的地方都沒有。

從進入火焰山,一共一百公里的路,全都是沙漠,沒的吃、沒的住,要一直騎到敦煌才行。

「現在已經下午四點半,還要騎一百公里,今天我到不了呀。」

※        ※        ※

慢慢的吃著冰棒,稍微思考了一下,看起來似乎有兩條路可以選擇:

一:往回騎到安西,好好的睡一晚上,明天帶足夠的糧食和飲水,一口氣騎一百二十公里到敦煌。

二:現在就騎進火焰山,然後連續第二天露營,只是今天要睡在沙漠而非湖邊,而且沒有補給點。

※        ※        ※

稍微了解我一點的人就知道,這兩個選項對我而言是不存在的,為什麼要往回走?神經病才要往前騎。

吃完四支冰棒,再買四支當做補給,我連商店都沒進去,吃的喝的都免了,有冰棒就足夠。

下午五點通過收費站,此時距離敦煌還有九十五公里,扳扳手指估計一下,至少需要騎六個小時,所以要嘛就是露營,要嘛就是夜騎到晚上十一點才會到敦煌。



往敦煌的路是 313 國道,路況非常好,筆直的道路看不見盡頭的延伸下去,另一頭就是敦煌。

原來不需要爬山,這一路都是平路,頂著逆風和烈日,聽著 iPod 哼著歌慢慢的騎。連吃八支冰棒,肚子抗議的時候,就在沙漠中解決。



雲朵比昨天還多,可以擋住太陽,多虧雲的影子,酷熱紓解了不少,而路旁的里程表,則以每四分鐘前進一公里的速度緩慢推進著。



就這麼慢慢的騎車,到晚上九點,太陽已經消失在地平線,跟今天清晨一樣,只留下橘紅色的雲彩。

今天我比太陽還早起,就開始準備一天的旅行,而太陽下山了,我還在旅行的路上,揮揮手跟它說明天見。



換下太陽眼鏡、脫掉帽子, GPS 記錄器閃爍著電力不足的紅燈,也難怪,都連續使用了超過十五個小時。

開起車尾的紅色閃燈、打開車頭的鹵素燈泡,喝掉半瓶開水,深呼一口氣,準備開始夜騎。



「我今天騎不到敦煌?」

下午我自己脫口而出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它就烙印在我的心裡,幹嘛沒事就這樣給自己設限,今天可是很長的,就算太陽下山了,今天也還沒結束,一直到午夜十二點以前都還是今天,十一點可以騎到敦煌的話,那依然是今天。

※        ※        ※

因為鹵素燈泡是用花鼓發電,也就是我要騎車燈泡才會亮,而發電就會讓踏板更難踩一點。

但至少這個亮度是我很滿意的,前面有大燈、後面有小紅燈,遠遠的看小多就跟一台摩托車一樣。

※        ※        ※

慢慢的往敦煌騎,夜晚好安靜,輪胎和地面磨擦的聲音都聽得很清楚。

縱然是沙漠,夜裡依然傳出各種的蟲鳴聲,唧唧唧的,他們怎麼能活在沙漠這樣的環境中呢?

※        ※        ※

在抵達敦煌之前,會先經過敦煌機場,小小的飛機從夜空中落降或是起飛,燈泡閃爍的樣子很漂亮。過了機場,人跡再度出現,晚上十點半還在營業的商店,買一瓶葡萄糖汽水快速恢復體力。

雙腳有一點不聽使喚,但還走得了路、騎得動車,距離敦煌最後的八公里,半小時單車路程。

漆黑的夜裡是沒有路燈的,偶爾有從機場載客的計程車會從身旁經過,然後又歸於漆黑。

※        ※        ※

在黑夜中,遠方的霓虹燈特別的顯著,那一定就是敦煌,還有五公里。

遠遠的就看到燈火,可是要騎好久才會到,好像自己才前進,燈火也在偷偷的往前跑一樣。但我總是騎到了,霓虹燈閃爍的城市,說明了它的夜晚比白天還要五光十色,這裡是個不夜城



進入市區後,第一要務是先找旅館,三天沒有洗澡,想找一個有熱水可以讓我淋浴的地方。其實這樣的旅館並不難找,有錢就可以搞定,只是你願意花多少代價的問題罷了。

在一間新華招待所看到了我需要的 24 小時熱水供應,停好車去問價錢。



普通雙人間、兩張床、一台電視、自己專用的廁所和洗手台、公用的熱水澡堂,開價一晚上 50 元,開啟討價還價厚臉皮功能之後,變成連住三個晚上,一晚上 30 元。

※        ※        ※

用最後僅剩的力氣,把小多扛上四樓,卸下背包洗把臉,回櫃台問這麼晚還有東西可以吃嗎?果然沒讓我失望,這個不夜城越夜越喧嘩,旅館的斜對面就是「敦煌夜市」,一直到凌晨兩點都還很熱鬧。



走進去就聽到那卡西歌手拿著吉他推著喇叭沿桌走唱的歌聲,和各種食物的香味以及饕客們的談笑聲。露天的夜市,中間是桌椅區,圍繞一圈都是賣吃的。

找一張椅子坐下來,馬上就有穿著白襯衫、黑褲子的服務人員先送上一盤瓜子,問你要喝點什麼?然後遞給你一張菜單。不論你要喝什麼酒,吃什麼料理,她都會去各個攤位幫你張羅,只要坐在位子上當大爺就可以了。

※        ※        ※

點了一碗大的餛飩湯、紅油耳絲、一斤的戈壁灘烤肉和兩瓶冰涼的黃河啤酒。離開蘭州已經一千公里遠,還是能喝到蘭州產的黃河啤酒,真是令人懷念的味道。

吃熱騰騰的餛飩湯配上香辣的豬耳絲,嗑甜甜的瓜子,聽著免費的歌謠,從中文到地方民謠都有。

吃著豪爽的烤肉(應該是羊肉吧),大塊大塊的串在鐵支上,只灑了鹽巴沒別的調味料,配著冰涼的啤酒。

※        ※        ※

我想跟下午那個在吃冰棒的我說,今天絕對到得了敦煌!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5 月 26 日(第 34 日)
        中國 雙塔 → 敦煌 185.04 公里(累積里程 3,807.24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5/25:和一千兩百隻羊露營【德瑞 BTP】05/27:偉哉莫高窟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