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6/07:敗給十二級強風
2007/06/12 7:14 pm Deray

老天爺聽到了我的請求,賞賜給我一個無比涼快的天氣,雲層很厚,太陽從兇猛的老虎變成可愛的小貓咪。



趁著涼快早上多騎一點路,今天目標是吐魯番,全中國地勢最低的地方,也是溫度最熱的地方。

一路上非常好走,因為吐魯番的地勢低,所以一路過去幾乎都是下坡。因為陰天的關係,連平常都熱的要命的火焰山,今天也是輕輕鬆鬆的就經過了。



火焰山的山勢很漂亮,一連串起伏的雄偉山脈,山上連根草都長不出來,真的是名副其實的火焰山。



※        ※        ※

欣賞著美景,一邊慶幸自己很幸運的就通過了百里風口之稱的紅山口路段,也輕鬆的就過了火焰山。



尚未抵達吐魯番之前沿路上就已經都是賣西瓜、哈密瓜、葡萄乾的小販。



很奇怪的土製小格子屋,數以萬計的放在寸草不生的地方,完全猜不出來這是幹什麼用的。



騎自行車經過了這麼漂亮的火焰山,誰還要花錢去參觀火焰山呢?



中午時分抵達吐魯番,還滿早就到了目的地,這個時候距離烏魯木齊還有一百八十公里。

本來是計畫從吐魯番騎兩天就可以抵達,但既然今天中午就到了吐魯番,等下午我再騎一小段,這樣明天就可以到烏魯木齊了。

※        ※        ※

在進入吐魯番市區之前的卡車司機休息區那邊吃了午餐,回民料理深得我心,於是就找了一間回民餐廳,



點了一份炒麵和丸子湯,兩種都非常非常的好吃,飯後休息了半個小時,才出發進入市區內。



吐魯番到了,歡迎光臨今天的目的地,該準備找旅館了嗎?



吐魯番也種了很多葡萄,而且已經結實纍纍,果實很小,看來就是拿來作成葡萄乾或是釀酒用的,也有一個景點是葡萄溝,又是國家四 A 級的喔。



葡萄多到可以當成行道樹來種,葡萄藤爬滿了支架,的確很有遮陽和美觀的效果,一樣是結實纍纍。



天氣很熱的吐魯番,出現了賣冰淇淋的小販,一支只要五毛錢,口味吃起來像是西瓜,很好吃!

老闆是維族,吃完好吃的冰淇淋,一句「拉合美特」不要吝嗇講。



在市區內消磨時間到下午三點半,本來應該住宿的我,又繼續騎上 312 國道,想說就算多騎個二、三十公里也好,

這樣明天的負擔就會比較輕鬆,一天之內即可抵達烏魯木齊。

※        ※        ※

這就是今天考驗的開始,我太看輕吐魯番到烏魯木齊這最後的一百八十公里路。這裡面有著名的三十里風區,吹的全是超強的西北風和逆風,風速可達十二級,非常的驚人。

在進入風區之前,有告示牌寫著禁行自行車,國道為什麼禁行自行車?反正連高速公路都照騎不誤的我,當然沒把它當一回事,照騎不誤。

※        ※        ※

這就是錯誤的種子,太小看告示牌,這段路禁行自行車是非常有道理的,因為自行車根本不可能騎的過去。

很幸運有一輛三輪車載滿傢俱像是要搬家一樣,我躲在它正後方二十公分處,託它幫我檔風。

但是這輛車在幫我檔了四公里的強風之後,就拐彎離我而去了。



旋即,風勢強得很誇張,一開始前面一小段路,還勉強可以稍微騎的動,但是左搖右擺的樣子很危險,加上這一段路是沒有路肩的,我一個人就占據了一整個車道在那邊搖來晃去的騎車,所有經過我的車輛也不敢叭我,而是非常小心的從旁邊繞過我,深怕會撞上我,或是我會被強風吹去撞他們一樣。

※        ※        ※

進入風口之後,騎車根本沒辦法保持平衡,隨時都會被強風給吹倒在地上。

這風是我這輩子所遭遇過最強的風,就算是颱風天的強風和這相比也是小兒科。一開始很興奮,我朝著風吹來的方向大喊:「很涼快!多吹一點!看能不能把我吹起來!」

※        ※        ※

下午五點開始,完全騎不動車,但是距離有城鎮的地方不知道還有多遠?

既然騎不動,那我下車用推的總可以吧,結果連用推的也是困難重重,側風和逆風永不停歇的吹著。

下車之後改用牽的,越往前走風勢就越強,必須隨時彎腰趴在小多身上,腰和右腳頂住小多,左腳則弓箭步支撐在地面,這樣的姿勢才能讓小多和自己不會被吹倒。但是只能保持不被吹倒是沒有用的,我得前進才行。

※        ※        ※

風勢極大、而且風又乾燥,眼睛被吹的直流眼淚,只要累的張開嘴吧喘氣,口水就會被強風給吹飛出來。

當我覺得這樣的風已經是風口裡最強的了吧?但是越往前走,風勢只會越來越大,一絲一毫減弱的跡象都沒有。

當我低著頭半閉著眼睛牽車的時候,零點一秒鐘的時間,太陽眼鏡被強風颳走了,零點五秒鐘之後它墜落地面,鏡片摔的和鏡架分離,我當然是想停好小多回去撿眼鏡,這是我唯一帶出來的一付有度數太陽眼鏡。

可是老天根本不給我任何機會,我就只能在接下來的三秒鐘,看著眼鏡繼續被強風颳著走,在滿地的碎石上打滾,吹下路面的斜坡,再吹上五十公尺外對向車道的上坡,然後再往更遠的地方被颳走,從此離開我的視線和旅行。

※        ※        ※

心裡有點惶恐,連戴在頭上的眼鏡都會被颳走,小多也是即使我扶著,但也隨時就會被強風給狠狠吹倒的可憐模樣。這段風口有辦法用走的走過去嗎?

趴著小多身上思考一下該怎麼辦才好,因為風向是側風,現在就算往回走也於事無補,被困在半路上了。

「小多不要怕,不過是風而已,沒什麼的,我們一起走過去。」

※        ※        ※

三十分鐘走不到一公里,全身的衣服都像是要被「北風和太陽」這個童話中的強烈北風給扒光一樣。

計畫是走到九點要是還沒地方住,也不知道下一個城鎮離多遠的話,就不盲目的走下去了,窩在涵洞裡躲一晚上再說。

※        ※        ※

放棄了攔車子喊救命的舉動,繼續牽著小多舉步維艱的前進。

這時候就算沒有小多,我自己一個人用走的,也是走不動,別說走不動,光是要你站在路面上三秒鐘都不可能。扶著小多只是幫助我降低自己的重心和增加自己的重量,雖然速度極慢,但至少還能夠一步一步的慢慢走。我絕對不要叫救命,我絕對不要攔車子載我,我可以走的過這一段。

※        ※        ※

從下午五點走到晚上九點,雙手緊握著把手,手腕痛得發疼。

想起之前當兵的時候在憲兵機車連,要騎 1300 CC 的重車風光上路之前,得先推著它跑步。 YAMAHA Royal-Star 是當時騎的車種,空油箱的情況下淨重是 347 公斤,推這樣的怪物跑步真得是很累人。

畫面回到在風口推著小多的我,小多加上行李大約 50 公斤,但是推起來比 347 公斤的重車還要沉、更難保持平衡。難怪進入風口之前會掛著禁行自行車的牌子,但是就算知道了這段路會這樣,我還是會騎就是了。

※        ※        ※

九點過後,依然沒推到任何一個城鎮,也沒有看到關於城鎮的告示牌,所以開始要找一個涵洞窩一晚上。

抬起頭來,沒有眼鏡保護的眼睛已是被強風吹得淚流滿面,試著尋找遠方的涵洞時,看到一輛貨車停在前方兩百公尺處。我很清楚的知道,這輛貨車之所以停下來,只有一個理由,他是來幫我度過這一段難關的救命恩人。

※        ※        ※

雖然小貨車在前方兩百公尺而已,這麼近的距離,我得推小多或走或停的花了五分鐘才到得了。

司機看起來很年輕,「你可真會挑時間呀!今天風可大呢!上車吧!」

兩個人相距一公尺,講話得用喊的才聽的見,話說出口的瞬間就被風給颳走,幾乎聽不見講話的聲音。

我停在貨車旁邊,問司機說前面離能住人的地方還有多遠?

至少還要十幾公里。

那再往前走風勢會轉小嗎?

越來越大,側風夾雜著逆風,又是上坡路,你推著自行車不可能過得去。



確認完這兩個問題之後,我就投降了,卸下小多的背包一個一個放進車子,然後把快被車子吹散的小多扛上去。

司機問我要去哪?我說要去烏魯木齊,但是風太大了,被困在這裡,一路上都用騎的,現在要搭車,雖然很感激你,可是心裡很不甘心。

司機叫做薑百松,今天才從吐魯番載了一車的西瓜要去烏魯木齊賣,所以他可以一路載我去烏魯木齊。

「達阪城離這裡還有多遠?順路的話載我到哪行嗎?我想自己從那騎到烏魯木齊。」

「達阪城往烏魯木齊的風也是大的很,騎自行車過不去,到時候你又被困在路上,我直接載你去烏魯木齊吧。」



百松小我兩歲,今年 24 歲,已經結婚了,小孩剛出生,現在才幾個月。聽到他的小孩剛出生,我心裡就跟著高興起來,感覺很窩心。

坐在被強風吹的顫抖搖晃的車子裡,透過車窗看到的景色很美、風勢更強,有點遺憾自己不能騎過這段風口。

※        ※        ※

聊著天,百松很有趣,和我一樣喜歡自由,他是河南人,十五歲的時候就離家,到一個親戚朋友都沒有的吐魯番闖蕩討生活。不喜歡給人家聘僱當工人,自己學著當老闆,雖然賺的不多,但是不用看老闆的臉色過日子,養家活口也還過得去。

除了拖運瓜類之外,他也和幾個農民合夥種植晚熟的哈密瓜,八月十五才收成,那時候全中國只剩下吐魯番有產哈密瓜,價錢好得很,通通用空運送去北京賣,每個人分攤之後也有個七、八萬的收入。



過收費站的時候,我想出這筆錢,百松說這只是他的舉手之勞,叫我不用客氣,這麼客氣的話,這朋友就當的沒意思了。

因為剛剛我提到達阪城,所以他特地帶我繞經達阪城,想開車載我轉一轉,以免大老遠騎到這留下遺憾。他說因為一首歌「達阪城的姑娘」所以全中國人都知道達阪城這個小鎮,「沒來嘛,就覺得後悔一輩子,真的來過的人,則一輩子後悔。」

在快要離開達阪城之前,我請百松讓我在這裡下車,也許從這邊往烏魯木齊的路很難騎,但是我還是想靠自己騎到烏魯木齊。

很謝謝百松載著我渡過風口,讓我今天不至於睡在入夜後風更大、溫度更冷的涵洞裡,而是能住在達阪城。千言萬語也比不過一句謝謝,「這麼客氣的話,這朋友就當的沒意思了。」這句話我記在心裡了。



搭百松的車開了約五十公里,到達阪城是晚上十點,第一要務是找個過夜的地方,問了幾間之後找到一晚上八元的招待所。



老闆娘說今天烏魯木齊下雨,所以達阪城跟風口就會颳大風,明天不知道天氣怎麼樣。

老闆喝得很醉,一直說我沒有帶身分證,明天他要叫公安把我抓起來,我則說你早點睡吧,明天我陪你喝兩杯。

八元的房間其實還算不錯,唯一缺點是離廁所和水龍頭很遠。



第一要務解決之後,再來就是第二要務,吃晚餐。

找了間燒烤店,在烤肉和冰啤酒上桌之前,學客人點了一碗酸奶,加上白砂糖,攪和攪和,吃起來不酸,淡淡的奶香,味道還不錯。



然後就是重頭戲香噴噴的烤肉啦,配上冰涼的啤酒,真是人生一大樂事。



明天要是依舊大風颳個不停,那我就在達阪城玩一天,如果是好天氣,那我也要在達阪城玩一天。

趕路是沒必要的,享受一下旅途中的點滴,比一天多騎五十公里路還要值得將來回味。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6 月 7 日(第 46 日)
        中國 鄯善 → 達阪城 147.92 公里(累積里程 4,784.20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6/06:光之少女【德瑞 BTP】06/08:達阪城的姑娘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