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6/26:荒原、上坡、烈日
2007/07/23 1:45 pm Deray

一夜睡得超安穩,有如陷入棉花堆中一樣沉沉的入眠,早上五點多就乖乖爬起來,輕聲的不吵醒還在睡覺的發勒哈特和他的家人。

這個家養了一隻叫做阿爾法的狗,第一次看到我就吠個不停,還猛的衝過來咬了鞋子一口,居然是咬鞋子不是咬我的腳,看來是隻笨笨的狗。偷偷看一下阿爾法有沒有在外面,以免等一下真的被咬到,確定安全之後到外頭洗臉刷牙,然後回房間整理遊記。



弄到九點多剛好收工,發勒哈特上來叫我去吃飯,這是他的哥哥以及哥哥的女兒,很可愛。

哥哥叫做「修後拉特」,小女兒則是「亞斯敏娜」,九個月大。



※        ※        ※

將房間收拾乾淨,東西拿回樓下停小多的地方,整理完畢之後就可以準備吃早餐了。



早餐吃得跟昨天的晚餐一樣,就是那個有點像是綠豆或是什麼東西的「葛利巨嘎」,配上熱紅茶或是熱奶茶。

之前都是喝鹹的奶茶讓我很不習慣,其實哈薩克人喝的奶茶也有甜的,桌上都會放著方糖或是白砂糖,想喝多甜自己加。配上又大又硬的大餅、一些小糖果和餅乾。如果我待久一點,午餐應該也是吃差不多的東西。



餐桌是露天的,設置在外面的樹下,樹上結了滿滿的杏子,吃飯的時候隨時都會咚的掉一顆下來砸在任何地方。

會不會被杏子砸到完全靠的是運氣,砸到也沒關係,頭揉一揉,杏子撿起來就可以吃了。



吃飯的時候拍了很多發勒哈特家人的照片,白頭髮的是一家之主的爸爸「莫夫塔」,紅頭髮是昨天邀我進來吃飯和睡覺的媽媽「瑪雅」,媽媽是俄文老師。家裡一共有五個小孩,最會說英文的大女兒正好不在家,人在阿拉木圖工作,其他所有的人統統都見到了。



這邊似乎沒有相機,拍照不太容易,所以等我到了大城市,我會把這些照片洗出來,然後寄給他們。

媽媽用很漂亮的字跡(不愧是老師)在筆記本裡留下了地址和電話,謝謝你們讓我在這裡住一晚上,無以回報,這些照片我一定會寄送到的。

在我整理行李的時候,小多借他們兄弟倆騎一下,其實大家都會騎自行車嘛,要找到不會騎的人還真困難。

照片由右至左是發勒哈特(弟弟)、亞斯敏娜(女兒)、修後拉特(哥哥)、阿賓娜(老婆)。



昨天沒水的時候是用一般的水龍頭裝水喝,今天早上要出發的時候,我也問發勒哈特哪邊可以裝水,他也是用水龍頭裝水給我喝。這麼看來哈薩克的水應該是可以生飲才是,這是好消息,以後看到水龍頭就等於看到生命的希望了。



※        ※        ※

裝滿了三個水瓶的水之後,再裝滿一個一公升、昨天喝光的雪碧瓶子,今天要騎的路況完全不了解。是上坡還是下坡、路上有沒有城鎮、路好不好走,都一點概念也沒有,只知道要走一百五十公里才有地方可以住。總之水多帶一點就沒錯,雖然一開始很重,但是沒多久就會喝光光了。



這些羊群後面有房子的建築,這個地方就是昨天再騎三公里就會到的城鎮,因緣際會之下沒有去住,今天就不繞進去了。

有點搞不清楚哈薩克人是窮還是有錢,牙齒要是有缺的話,大家都是補金牙耶,已經看了好多個滿口金光閃閃的人。



哈薩克的狗狗很多,在中國騎了兩個月的車,遇到的狗用五根手指頭就可以數出來,中國的路上看不到半隻流浪狗,該不會全都被吃掉了吧… ~_~

既然有狗狗,那我騎車就會被狗追,好加在這些狗都是追好玩的,不會真的追得很近來咬我,通常追個一兩百公尺就會放棄。



今天一整天都在爬坡,緩上坡、陡坡都有,真得很累,不是開玩笑的。

因為對路況不了解,出發前對於今天要面對的是什麼樣的情況都沒有心理準備,這些路看起來雖然都是平的,但其實都是上坡。停下來休息喝口水的時候,瓶子不小心掉到地上,就不停的往後面滾,越滾越快,不趕快回頭撿起來的話就少一個水瓶可以用了。



哈薩克的交通牌子很有趣,只要是上坡路,統統都是 12 度的陡坡,今天遇到的都沒有例外,大概這樣比較方便製作吧。



白天騎車的時候,看到路旁有飲料的空罐子,我都會跟自己說,「你看,有空罐子,這就是上天的提示,代表前面不遠的地方一定有商店。」

結果往前再騎一整天還是荒原。

※        ※        ※

騎了一整天的車,累得要命但是騎不到八十公里,一路上只有老鷹雕像這一段是下坡路,其他都是累得跟狗一樣的上坡路。



一路上真的是什麼鬼都沒有,唯一會出現的建築物是這種大概每五公里一個的白色小房子,就是電話亭的大小,不知道是幹嘛用的。



荒原中有一些墓碑跟獻花,樣式差異都很大,停下來看著這些墓碑,好像自己就被埋在裡面一樣,因為我感覺已經要死掉了。



緩坡爬完之後,就是要爬超陡坡,陡到一路上都有大貨車拋錨在路邊,一開始勉強還騎得動,後來不行了就下來乖乖用牽的。



太陽很大,水消耗的超快,之前在中國的時候是每騎三十公里喝光一瓶水,現在騎不到十公里就喝光一瓶水了,而且喝再多還是覺得渴。很希望有個樹蔭或是乘涼的地方,可是一整天下來連個加油站也沒看到,全部都是荒原,有時有點綠意、有時是光禿禿的地,但相同的都是沒有人跡。



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大大的牌子,配合太陽照射的角度正好有個影子可以讓我躲在這乘涼,牽著小多過去,坐在影子下休息,笑不出來,因為太累了。



腳上本來穿著襪子的部分,有些紅腫,應該是騎車流汗的緣故,長褲將汗排到褲管的位置,然後就被襪子給吸走,接觸襪子的皮膚就過敏紅腫。

昨天洗過澡之後塗了小護士,睡醒已經消腫,但還是有紅紅的斑點,今天襪子拉得很低,跟長褲沒有重疊的部分,這陣子都會這樣子穿襪子。就算騎車的時候會露出一小段的腳踝也無所謂,趕緊恢復比較要緊。



躲在這個牌子後面半個小時,想睡也睡不著,蒼蠅太多,嗡嗡的飛來飛去,又老是往耳朵那邊鑽,光是趕蒼蠅就夠受的了。

接著往前騎,無止無盡的上坡路,本來覺得今天騎一百五十公里到那個可以住的地方應該不是難事,事實上則是非常非常的有挑戰性。



很快的又要進入夕陽西下的時候,前方看去全部都是山脈,不論往哪邊騎都是要爬山的命。今天如果不想睡在山裡面,那就是早一點休息睡在路邊的荒原上。

翻過一個斜坡之後,赫然出現一個城鎮的牌子,地圖上跟道路指示牌都沒提到這個地方,真是有種賺到的感覺!不管它有沒有旅館,有商店能讓我買飲料就已經足夠了。



在一間有很多種招牌的地方,雖然看不懂在寫些什麼,先把小多牽上去再說。



外頭是間商店,東西不多,可是喝的倒不少,買了一大瓶紙盒裝的蘋果汁,三兩下就喝光。



停小多的地方有洗臉台,這可不是自來水,水都是放在裡面的儲水箱,用完了還得手動補水,而髒水則流到底下的水桶中,拿去澆花,一點也不浪費。

舒舒服服的洗把臉,解決難受的口渴,再來就是肚子餓的問題。



今天除了早餐在發勒哈特家裡吃過才出發之外,一路上就是喝水、吃餅乾、吃融化的巧克力,就這些東西而已,也撐了一整天。

口渴的時候根本不會覺得肚子餓,因為口渴的感覺太強烈了,想喝水的慾望足以壓過所有其他的渴望。

※        ※        ※

跟雜貨店的老闆娘比了吃飯的手勢,問這邊有餐廳嗎?結果這一棟裡面就是餐廳。

進去裡面坐下來,我看著服務生傻笑,她也看著我傻笑,該怎麼點菜呢?

她先比了喝東西的動作,我以為是問我要不要喝湯,就說好,然後送上來了一壺熱奶茶跟幾塊乾麵包。

光吃這個怎麼夠,換我比一個很餓的動作,問問看有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吃,什麼都好,然後又來了一碗湯餃。



真是開心,有熱騰騰的美食可以享用了~

吃了兩口,有別的店員用很奇怪的中文問我:「你到這裡做什麼?」中文也能通?原來是新疆人,到這邊已經五年,因為沒有人跟她說中文,所以中文的發音和文法都變得很奇怪,但還是能溝通。聽到熟悉的語言真令人感動,除了聊兩句之外,順便又問了還有沒有別的東西可以吃?然後又送來三個好吃的薄皮肉包子。

這樣一頓吃下來,居然也才 275 元而已,或許哈薩克的物價並沒有我想像中那麼樣的高不可攀。還是因為我還沒有進入城市,這兩天都在偏僻的小鎮的緣故?



吃飽了也喝足了,在小鎮逛逛,這邊是一個很小的地方,一條馬路旁邊幾棟做生意的房舍就這樣而已。

離馬路遠一點的部分有一間廁所,想方便的話不成問題,只是要先搞清楚牆壁上那個標誌,男生跟女生到底該怎麼分。



晚上就用洗手檯的水將身子擦一擦,越來越髒又都是汗的衣服就晾著,車子停在這邊的屋簷底下,包包卸下來在水泥台上。

問過餐廳和雜貨店的老闆,晚上我在外頭打地舖睡覺是 OK 的,免費。



外面的牆壁很好心的還有插頭可以用,插上電之後就可以整理照片和寫遊記。



今天住在餐廳門口,用電腦的時候身旁圍了很多小朋友跟大人。

比手勢問了一下接下來要走的路怎麼樣?他們的回答的手勢像雲霄飛車那樣,往下然後往上接著再往下,看來明天是要爬很多座山嶺。

本來以為身上沒帶多少錢,應該很快就會花光,但是因為不用住宿的緣故,開銷出奇的低。而且今天決定以後看到商店也不要再買汽水喝了,真得很渴的話那不如買果汁喝還比較有營養。

※        ※        ※

白天熱得要命,太陽下山之後稍微涼快一點,還不到會冷的地步,穿著短褲短袖剛剛好,很有夏夜舒服的感覺。

把帳篷拿出來不用睡袋直接睡在裡面,不要讓蚊子跟蒼蠅來打擾就可以睡一個好覺。多謝這個讓我在屋簷下打地鋪的店家,晚上我會打呼小聲一點。



雖然跟上次一樣是露營,在這次是在有燈火以及屋頂的地方,感覺令人心安很多。

但是相對的也帶來很多困擾,並不是大家圍圈圈參觀我睡覺的樣子,事實上沒有人對我感到好奇,而是這間餐廳是深夜不打烊的那種。所以整個晚上都有路過的司機會停下車,發出「逼~碰~機~搭」的剎車聲,然後「碰碰碰」拍木頭門,發現沒鎖之後就大聲的點餐,然後大聲的聊天。吃飽之後終於又繼續上路,「低~嘎~碰碰」的引擎啟動聲,車子駛遠之後終於能給我片刻的寧靜,然後又是下一組的客人到來。

※        ※        ※

剛入夜時雖然不冷,所以就懶得開睡袋,因為帳棚跟睡墊都很好收拾,每次收睡袋都要弄老半天,想說既然不冷那就省點事情。結果到了半夜三點左右,突然就變得很冷很冷,探出帳篷從包包裡翻出厚的長袖衣服,穿上之後繼續睡覺。

整個晚上就這麼翻來覆去,總計加起來睡著的時間不超過兩個小時,眼睛腫得跟餐廳裡面那位值夜班的女侍者一樣。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6 月 26 日(第 65 日)
        哈薩克 巴哈德 → 科別克 76.62 公里(累積里程 5,864.59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6/25:穿越國境【德瑞 BTP】06/27:招牌中的棲身之所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