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7/05:大睡一場
2007/07/23 1:49 pm Deray

早上天微亮,就醒過來,昨天整夜沒睡好,只能算是閉著眼睛躺在帳篷裡餵了一夜蚊子而已。兩隻手臂全都是大大小小的蚊子包,清查慘況,一共被咬了四十幾個腫包,拿出小護子塗,結果兩隻手都塗得滿滿的。

經歷昨天的混亂,讓我的腦袋無法正常運轉,思考了一下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和順序,一陣肚子劇痛,馬上就提醒了我,昨天還在上吐下瀉。



要做的事情第一優先就是找地方拉肚子。

老天爺沒有遺棄我,這個加油站可以很輕易的找到水龍頭,而且扭開還真的有水可以用,趁著大清早沒什麼人,就在馬路邊脫光擦身體。

渾身疲憊加酸痛的收拾行李,除了手機被拿走之外,還有沒有弄掉什麼,一時之間真的搞不清楚。昨天吐個不停,又吃不下東西,肚子全是空的,等於一整天什麼也沒吃,但是又沒有任何胃口想吃東西。

※        ※        ※

現在給我一間五星級的餐廳,然後問我想吃什麼?

請給我一杯白開水,謝謝。

※        ※        ※

在離開市區之前,有一項很重要的事情要處理,我要繞回餐廳拿手機。

祈禱白天阿漏思安睡醒之後神智會正常,並且記得我的手機(或是手機殘骸)在哪裡,如果他繼續發瘋,那我不惜跟他大打一架,也要拿回手機。

餐廳一早果然是關閉的,裡面有個打掃的歐巴桑幫我開門,我說我要拿電話,她說晚一點再來,現在店裡沒有人。

※        ※        ※

在商店買一瓶礦泉水,現在總算能喝得下水,不會像吐水的玩具一樣。

這邊的商店很好笑,明明是開店的,但是零錢缺的跟什麼一樣,買個水拿一百元的硬幣給她,居然連三十元的硬幣都找不回來。跟我攤攤手說沒有錢可以找,這是怎樣?自動從七十元進位變成一百元嗎。

因為沒錢找,所以店員拿了幾顆口香糖跟一包火柴盒給我代替找零。

※        ※        ※

在市區繞了一下,利用這個時候再找找有沒有網路可以用,但是什麼也找不到,純粹是浪費時間。

八點回到餐廳門口,門依然是緊閉的,我敲敲門,同一個歐巴桑又來開門,我說我要拿手機。

她心不甘情不願的帶我往餐廳裡面走,指著桌上的一句室內電話。

我說不是這個,是我的手機!昨天被阿漏思安拿走的手機。

※        ※        ※

語言無法溝通,但是阿漏思安的名字她聽得懂,就帶著我往後院走,阿漏思安還躺在床上蒙頭大睡。我跟歐巴桑說,妳知道他是個瘋子嗎?

在餐廳和後院反覆搜尋,最後在外頭的沙地上找回手機,雖然佈滿刮痕,但依然能用。拿回手機之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這個城市,沒游到泳就算了,這邊沒什麼值得我留戀。

※        ※        ※

在離開巴爾哈許的邊界時,被餐廳的店員揮手招換過去吃早餐。

經歷了昨天的混亂,其實現在要是有陌生人又揮手要我過去休息順便聊個天,我都會猶豫一下,或是點個頭表示禮貌,繼續騎車離開。

雖然這樣很困難,但是我一直跟自己說,不要因為一個瘋狂的人,就破壞對哈薩克人友善的印象。但可能是昨天的衝擊太突然也太強烈,對我的打擊有點大,一樣是有人在路邊對著我瞧,之前我會覺得是善意的,現在則覺得是惡意的打量。



站在城市末端的告示牌,看著餐廳的人,他們像是好人,而且壞人不會那麼早起,所以我還是靠了過去。

老闆跟老闆娘都是很友善的人,因為我沒有吃東西的胃口,好不容易才勉強能喝水,怕一吃東西又把肚子搞掛掉。

我只點了一杯奶茶喝,但是老闆娘還是主動端出了有番茄和黃瓜切片、三顆荷包蛋的早餐。



聊天中漸漸重拾對哈薩克人的好印象,只能說每個人際遇不同吧。

更讓我對自己的要求嚴苛,因為我在哈薩克旅行,每次當我拍胸脯說自己是台灣人,就代表著我是台灣來的人,也是他們對台灣的印象。要是我做了什麼讓當地人覺得厭惡的事情,他們不只是覺得我這個人很討厭,更連帶的對台灣的印象也會很差。

※        ※        ※

早餐店的餐點很好吃,大家也都很友善,聊天中我說要往首都去,順便得到路線的情報,可惜都是錯誤的。

他們說往首都走都是平路,而且沿路上都會有商店跟餐廳可以補給。我心裡想說終於可以擺脫山坡路和荒涼的景致,但接下來還是那個樣子,除了荒涼依然荒涼。

※        ※        ※

老闆從屋裡拿出一頂全新的白色帽子說要給我,讓我帶著擋太陽,我指著頭上說已經有一頂了。

但是老闆堅持要我收下,說這是哈薩克人的禮物,巴爾哈許人的友情。

※        ※        ※

吃了一頓飯,感覺精神跟體力都好了一點,雖然身體不舒服,但還是要騎一天的車,總不能光靠開水就撐一整天吧。

指著被一掃而空的餐盤,問這一餐要多少錢,老闆娘比了一百元的手勢,實在是太便宜了。我拿出一張兩百元,並揮手表示不用找零了,並不是因為我很有錢,而是感謝他們在我心靈很需要溫暖的時候像我伸出雙手。

臨走前順便裝滿兩個水壺,一壺裝開水,一壺裝熱紅茶,糖給它一匙一匙的加進去。

※        ※        ※

離開這個大煙囪的城市,今天的風向又不一樣,煙往不同的地方飄,我指著煙囪做出咳嗽的動作,大家都表示同意,並且七嘴八舌的說煙囪的壞話。



繼續上路之後,其實我已經很厭倦哈薩克騎車的風景,一成不變,很悶,身體又不好,超沒力。

路上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聽排氣管的聲音,猜後面的車子有幾個輪胎?是小轎車還是大貨車?他會不會主動讓路繞過我?

萬一感覺聲音不太妙的時候,我就乖乖的離開道路,自己先閃車子比較保險,畢竟路上小動物的屍體已經夠多了,沒有增加的必要。

※        ※        ※

眼前望去前方是黑鴉鴉的烏雲,風向則是強烈的側風,由左向右吹,烏雲則在天空緩慢的漂動著,遠方雨霧飄渺。

一開始都是小小的雨滴,像昨天夜裡的那種雨,下不到十分鐘就會停止,就壓低帽子淋一下雨。



精神實在太渙散了,淋點雨可以讓我清醒一下。

下過雨之後的路上都是積水,急駛而過的車輛捲起滿天飛舞的水花,水滴濺的到處都是,小多、包包、外套和我的臉。



雨時下時停,大魔王還在前面著我,一整片的烏雲像從地上長出來,或是因為負載太多水汽,太重而拖著尾巴在地面漂浮的樣子。

一進去烏雲的範圍,就是轟然的雷聲大響,強烈的逆風吹得我往路邊斜坡橫向的騎。



雨滴又大又快的落下,打到身上痛得讓我懷疑這是雨滴還是冰雹,風勢太強,雨勢又大,躲到路旁的排水孔歇一陣子。

有好幾次我都想要在這樣的地方搭帳篷過夜,可是這些地方都已經充滿了前人的大便,一點想讓人睡覺的念頭都沒有。



風向是吹橫的,所以躲在這邊正好可以檔住雨勢,下雨之後,久旱逢甘霖,不知從何處冒出小青蛙,往草原跳去。

※        ※        ※

躲了一陣子,雨勢終於歇緩,不是雨下完了,而是因為風太大,烏雲被吹著跑,一路往東邊降雨水,讓這乾枯的大地得到滋潤。

拍掉座椅上的雨滴,重新將小多牽回路面,下過雨的空氣好新鮮,沒那麼炎熱,閉上眼睛多吸兩口,馬上又被大貨車捲起的水花給濺得滿臉都是。



一路上只看到一棟建築物,招牌不是熟悉的餐廳或商店,靠過去一看裡面只放了一大堆的空酒瓶,補給的期盼落空。



騎到下午三點終於有點人煙,一間小小的餐廳,掛的招牌也是看不懂的字。

之後問了餐廳的女兒,才知道這是她兩個哥哥名字的縮寫,哥哥都在哈爾哈許工作,這裡只剩下她跟婆婆兩個人顧店。



抵達這裡,婆婆探出頭來看我,我說這邊是商店嗎?她問我要什麼?拿出空水壺比出喝水的動作,然後婆婆拿了一大瓶的可樂給我,身體覺得比較好了,喝這個應該不會太刺激。

坐在店外頭屋簷下的平台,婆婆問我剛剛下大雨的時候我怎麼辦?



我蹲在地上,用手抱著頭,說剛剛就是這樣在路邊躲雨,婆婆笑得很開心,指著木頭平台,問我要不要在這邊睡一下?其實我今天已經不想再騎車了,要是可以在這邊住一個晚上不知道該有多好。

剛剛的大雨讓屋頂漏了水,木頭平台有點淋濕,婆婆鋪上了一大條的地毯,我自己則拿出睡袋攤開,昏沉沉的睡著。



從下午三點睡到晚上八點,在講話的聲音中醒過來,這時的感覺終於好一點。

搖搖晃晃的走路去一百公尺外的廁所尿尿,夕陽的影子讓我長高了,腳看起來很長。



屋子外頭有一個接著電線桿的設施,好幾次我都想說要怎麼樣才有辦法偷接電線桿的電來用。

看到這麼複雜的裝備,看來沒那麼容易才是,雖然有這樣的設備,可是這裡要等到晚上九點過後才有電力供應,白天是完全沒有電的。



這邊養了兩隻狗,都是大隻的,用鏈子拴在外頭,這就是你們不乖會對人吠的下場,好好反省吧。

屋子裡則養著一隻才幾個月大的小貓咪,滿屋子裡外活潑的跑。

用毛巾洗把臉,一團糨糊的腦袋稍微還原成本來的形狀,這時候才有辦法開口聊天講講話。

家裡的小女兒叫做「莎爾坦娜」,才十四歲而已,這邊不只是餐廳或是商店,而是他們的家,這裡有個地名「別克島阿達」,可是只有一棟房子而已,無比的空曠。

婆婆的名字是「努米娘」,她下午三點問我要不要睡一下,大概沒有想到我這個睡一下,就是一口氣睡到晚上八點。



看到我好不容易醒過來,問我想吃東西嗎?

身體時好時壞,所以還是只點了熱奶茶,但是婆婆還是貼心的送上了燴飯配漢堡肉,淋上醬汁的飯軟軟的,吃起來很像稀飯,很好消化。

配上熱熱的奶茶,沒想到自己的胃口恢復的還滿不錯的。



婆婆笑著問我說要繼續往下騎嗎?還是今天就住在這裡?

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晚上可以讓我在這邊搭帳篷嗎。

一邊搭帳篷的時候,小貓就在帳篷和行李堆中到處跑竄。



晚上九點過後,電力終於來了,亮著燈的房子在夜色中特別清楚,路過的車輛都會停下來買個水或是吃點東西。

一個小女兒跟一個婆婆兩個人還有點忙不過來,利用恢復的電力,終於可以充電,好多東西的電力都已經乾枯。

婆婆說晚上路過的司機很多,我這麼多包包放在外頭有點太顯眼,怕被人隨手拿手,所以晚上我睡覺的時候,包包放在房子裡面比較保險。



在哈薩克好像每天都在露營,同時磨練我的毅力,也消磨著我的精力,一開始覺得露營很好玩,後來覺得露營很累,睡不好又不能洗澡,現在已經漸漸覺得露營是常態,只要有個屋頂跟燈光就心滿意足了。

哈薩克之旅不比旅館遍佈的中國輕鬆,都已經待十天了,早點習慣吧~接下來的俄羅斯搞不好更荒涼呢。



在房子裡面將必要的東西充好電,照片存到電腦裡頭,遊記還沒有整理,因為那時候腦袋才剛恢復正常。

昨天在巴爾哈許發生的事情,在那個狀態寫下來的遊記,只怕會出現很多像是:

「哈薩克只適合給喜歡蒼蠅滿天飛的人來旅行」

「這邊除了荒涼之外沒有別的值得一看的景色」

※        ※        ※

所以打算有空的時候再來補寫,再說身體才在好轉當中,能夠早點睡覺就別熬夜了,反正寫好也沒網路讓我上傳,就先擱著吧。

睡前婆婆問我明天幾點會出發呢?我想了一下,說大概七點的時候會走。

婆婆說要是那時候她們還沒起床的話,我就敲敲門,她們就會開門讓我進來拿行李。

跟繼續忙碌的婆婆和小女兒說晚安,我走回外頭舒服的帳棚準備睡場大頭覺,其實睡在帳篷裡面也很不錯呢~

要是不要缺東缺西的,將睡袋、睡墊這些都放進去的話,加上帳篷的庇護,其實睡起來都很舒適。

※        ※        ※

深夜裡爬起來尿尿的時候,屋子的電力又歸零了,四周一片寂靜,連吠了我半天的大狗都打鼾在睡覺。

在寒風中抖一抖,快步跑回溫暖的睡袋中,離天亮還有好幾個小時,可以大睡一場。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7 月 5 日(第 74 日)
        哈薩克 巴爾哈許 → 別克島阿達  80.84 公里(累積里程 6,866.41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7/04:扭曲的善意【德瑞 BTP】07/06:友誼帶著走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