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7/08:妖怪煙囪
2007/07/23 1:50 pm Deray

因為橋下是小溪跟很多石頭組成的河床,這些石頭都是有菱有角的,就算在底下用睡墊隔開,也會睡的很不平穩。所以我就想說睡在水泥斜坡的地方好了,坡度大概三十度,躺著應該還滿舒服的吧?

結果一躺下去就不停的往下滑,還沒睡著的時候是用腳撐在地上,才讓自己保持不要再往下滑動,結果睡著之後就不行了。

※        ※        ※

隔天早上在晨曦的照映下醒來,整個人已經睡在石頭和乾硬掉的便便堆之中,只剩脖子以上還停留在水泥地上。反正還睡過比這更差的,這不算什麼,躺在睡袋裡面想要賴床一下,因為外面的空氣好冰冷,抬頭往上看行李堆,都還安然的在原處。

昨天雖然一直狂打閃電,可是沒有下雨,早晨烏雲也散開了,今天又是一個涼爽的好天氣。

當我估記著能夠賴床多久的時候,聽到旁邊傳來咩咩叫的聲音,聽那此起彼落的聲音,想必數量驚人。



爬出帳棚將包包也都拿下來,放牧的隊伍正好從我身旁通過,好多的牛、羊、馬,應該有好幾百隻,橋下這些便便就是你們的貢獻。

一早起床就看到這樣的奇景,真懷疑自己還在做夢哩。



牧羊人騎著馬在最後頭,發現我在橋下呆站著,很熱情的揮手跟我打招呼,還問我說在橋下有睡得好嗎?

「睡的還可以,謝謝!」目送他和牛、羊、馬的隊伍離開。



今天被叫起床的方式還真特殊,既然醒來了,那就別賴床了,開始收拾零散的行李和露營的裝備吧。

早上六點半就啟程,目標是一百三十公里之外的卡拉干達,一座很大很大的城市。計劃是下午三點可以抵達,然後會在那邊找到網路,連接回WWW的世界。

※        ※        ※

雲層佔據了七成的天空,今天騎車不需要戴帽子和口罩檔太陽,早餐喝了蘋果汁,配上餅乾。



吃著昨天魯德蘭塞進腰包裡的糖果,這些糖果不論包裝有多大的差異,拆開之後裡面千篇一律全都是巧克力。

而且都是超級甜的那種,每吃一個,牙齒彷彿因為這些巧克力而鬆動了。

※        ※        ※

越往北走,路旁的荒原漸漸有了生機,不再是枯黃一片的短草,而是各式各樣的植物都有。



構成了一整片的草原,而且處處都開著藍、黃、紅、白顏色的小花,隨著風搖曳很漂亮。



植物的種子都很愛跟人走,很多長在路邊的花花草草,當我騎車累了停下來休息的時候,腳都會去碰到。

馬上就沾黏上一堆的種子,用拍的絕對拍不掉,要一顆一顆拔下來,不然這條褲子穿到巴黎,這些種子還是在上頭。



這一台應該是收割牧草給動物吃的機器,也有可能是翻土用的,但是翻土要幹嘛呢?這些又沒有田地。



出發三個小時之後,看到了營業中的餐廳,終於可以享受一頓豐盛的早午餐,還有熱熱的奶茶沖淡一下嘴裡巧克力的味道。

餐廳的門口掛著很可愛的牌子,上面還畫著一隻狗,很明顯是「內有惡犬、請小心」的告示牌。



早午餐吃得很豪華,像是煎過的多汁牛排切片的美味牛肉,配上洋蔥、黃瓜、番茄在灑上綠色的香料,這一盤實在是美味到我連盤子都舔乾淨了。



餐廳的老闆說昨天有兩個像我這樣騎單車的人,往另一邊走。

原來昨天遇到那兩個要去游泳的人,也在這間餐廳吃過飯休息,真是好巧呀~

※        ※        ※

老闆有事要去城裡,所以吃飽後我不能在店裡多做停留,他們急著關店出發。

結果就忘了在臨走前買一瓶水帶著喝,蘋果汁已經被消耗完了說。

※        ※        ※

但沿路上最多間隔十公里就會有房舍出現,想買個喝的止渴還不困難,在一間長方形的小餐廳停了下來,本來想除了買水之外,接著繼續吃午餐,但這裡什麼都沒有,已經是半歇業狀態,老闆還是很好心的將空空的水壺裝滿水。



漸漸有離開山區的感覺,筆直又平緩的下坡路帶著我快速的往大城市移動。

路邊看到有軍人持槍在站哨,這種荒郊野外站什麼哨,吃太飽嗎?靠近之後才發現只是座雕像。



還剩下二十幾公里的時候,大老遠的就能看見城市的輪廓,因為實在太大了。

樓房雖然不高,但是人工的建築物在自然景觀裡特別明顯,通往市區的道路也是豁然的展開,不僅路面變好,車道也增加。



終於抵達大城市了!萬歲!萬歲!網路我來了!

在這邊晃了兩個小時,眼光無時無刻都在搜尋有沒有網路的招牌,不停的問警察和路人這邊哪裡有網路咖啡廳。



手上拿著筆記型電腦,每一百公尺就停下來搜尋看有沒有訊號可以使用。

一開始我認定絕對百分之百能在這裡找到網路,畢竟是一個這麼樣大的地方呀!



各式各樣的購物商場一個接連一個,路上的行人數量超多,大型建築物也是櫛比鱗次,像這樣的城市怎麼可能會沒有網路呢?

但是我真的找不到… T_T



哈薩克文的「網路」,我已經會背了,但招牌上最接近網路的,只讓我找到 Windows 的標誌。問了至少一打的步行巡邏警察,街邊的情況沒有人比他們還了解吧,沒有人知道哪裡有網路。

筆記型電腦沿路搜尋無線網路的訊號,有找到幾個,可是怎麼樣也沒辦法連線成功。



就這麼在市區耗掉了兩個小時,一無所獲,重返 WWW 世界的夢想就這麼落空了。

難道一定要到了首都之後才會有網路可以用嗎? orz



邊找網路的時候邊做了城市觀光,這邊真得很大,頗有歐洲的感覺,只是沒有太古典的教堂、宏偉建築那一類。

火車站的月台很熱鬧,等著上下車的人非常多。



在城市裡,人們住的房子不再是獨棟的大房子,門口還能養牛的那種。

而是統統住進公寓之中,城裡最高的建築物大概就是公寓了,這些公寓看起來真像是某一種怪獸的巢穴,稍微一驚動就會傾巢而出。



馬路很大條,路上也有紅綠燈,而且大家真的都會遵守,所以哈薩克是個有法治的好國家。

路邊的警察數量極多,十個裡面有七個都在開交通罰單,剩下三個則讓我問路用。

※        ※        ※

這邊也有很多的雕像、造型柱子之類的東西,這個雕象看起來超像是星際大戰裡的尤達大師。



還有應該是列寧的石像,或是這個國家的總統年輕的時候。

城裡面很多總統的大型廣告,白花花的頭髮、穿著西裝、面帶微笑,站在農田中或是礦工的前面,但看起來都是將穿西裝的人合成到景物裡。



大城市的象徵噴泉是一定不能少的,除了噴泉之外。更重要的是噴泉這一區的整體設計,是不是能讓市民在此享受休憩的時光。



我一直以為哈薩克是沒有郵政系統的,到處都沒看到郵筒,住宅門口也不見有人擺著信箱,從來沒看過郵局的車子,郵差根本不存在。但這個國家確實是有郵局的,村上說義大利的郵局是笨蛋機關,郵局會把同一個人的信累積到一定數量之後才拿去投遞,因為這樣比較方便。

不知道哈薩克郵局的效率怎麼樣?



城裡另外一棟建築物,上面擺著六尊石像,塑造了六種職業的形象。

我能分辨出來的是音樂家、學者、農夫、軍人、牧民,最左邊那一個手舉的高高的,該不會是政治家吧?



忙著找網路訊號,連午餐都沒有吃,最後一次用餐是早上九點半,現在已經下午五點半了,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的叫。因為找不到網路,所以就不打算停留在這個城市,沿路上看到很多間旅館,但是我連進去問多少錢都懶的問。

離開城市前在公車站牌旁的商店買了飲料、洋芋片和巧克力餅乾,然後就要跟大城市說掰掰了。



拆開洋芋片邊騎車邊吃,被一個奇怪的招呼聲音嚇了一大跳,吃了半包的洋芋片都掉到地上去了。

因為我騎在車道的右邊,然後頭往左邊看著風景,本來沒有人的右邊,突然傳出聲音,我還以為要撞上什麼人了說。

這是第三個遇到的哈薩克旅行者,他已經不知道從哪邊騎回來,準備要回家去了,旅行超輕便的,所有的東西就只有一個小背包。



接近郊區的時候,這邊的地上長滿了一坨一坨的白毛球,隨處可見。



而白毛靠近一看則是這樣的植物,近看很不毛。



市區的消費高,那我就往郊區走, 房舍瞬間又變的破爛。

這個國家的城鄉差距之極大,不親身體驗很難感受的到,打算在這邊吃飯,然後找地方過夜,有旅館就住,沒有就露營。



進入郊區之後,發現一間餐廳,站在門口的是店裡的 DJ ,維特, 22 歲,俄羅斯人。



晚餐就吃 DJ 幫我點的好料,跟之前吃過的東西都不一樣喔,有像是榨菜肉絲麵的湯麵。



還有很香嫩的炸雞排、配上馬鈴薯泥、豌豆、橄欖。



※        ※        ※

在知道維特是 DJ 之後,他就拿了一片 CD 給我看,說這是俄羅斯的音樂,很好聽。看著印有台灣廠商標誌的光碟片,光是用眼睛看,我怎麼知道這個是好聽還是不好聽呢?

「禮物,送給你,帶著路上聽。」

※        ※        ※

收下維特的禮物,他的 DJ 工作晚上九點才開始,想留下來看他表演,可是那時候要是還沒找到過夜的地方就會很麻煩。

維特對小多很有興趣,卸下包包借他騎一圈,當做 CD 的謝禮。



本來想吃過飯之後繼續往郊區的鎮上騎進去找旅館,維特看到我準備進去裡面,把我攔下來,說裡面很危險,是「黑街」。

那邊都是混混和年輕人居多,像我這樣亞洲面孔的旅行者進去,實在太危險了。

※        ※        ※

抖了一個冷顫,還好剛才有先停在這間餐廳吃飯,不然我已經騎到裡面去找旅館了。

維特在地上畫地圖,教我離開郊區,接著往下一個城市騎,只要十公里而已,不遠,在那邊有旅館,比這裡安全得多。

※        ※        ※

聽從維特的建議,吃飽後繼續騎一小段路,十公里很近,從上坡就能看見遠處的城鎮。



除了城鎮之外,還看見一根根的煙囪,排放著亂七八糟的黑煙、紅煙、白煙。

這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哪來那麼多的煙可以排放?



這邊是一個叫做鐵米套爾的城市,鎮上和工廠是分不開的。



進城之後特地選了繞著工廠的路沿著騎,佔地遼闊的工廠,都是生鏽發黃的老舊機械、鐵架,一根比一根還粗的煙囪冒著五顏六色的廢氣。

這些廢氣怎麼看都是有毒的,就這麼往燦藍的天空不停的排放。



鎮上跑著小型電車,動力是電力,行駛在鎮上錯綜複雜的鐵軌路線上,從車上下來了好幾位的乘客,他們才正要去上班。

這個時候都已經晚上九點了,難道工廠是二十四小時輪班不停運轉的嗎?



機械就算不休息,起碼也讓接收廢氣的天空喘口氣的時間吧。



這邊是工廠的大門,沒有招牌或是看板,不知道裡面到底是生產什麼,會需要排放如此大量的廢氣。



小鎮上處處都鋪設著鐵軌,輕軌列車的壞處大概就是路面會變得很不好走,車道也隨時縮減。

此時太陽已經要下山了,趕緊找過夜的地方吧。



問了路人,整個鎮上唯一一間的旅館,是汽車旅館,外表看起來挺高級的,但是誰會跑到這邊來住呢?

與其擔心別人經營的問題,我比較在意住宿的費用,問價錢之後,店員在紙上寫了兩個數字,三千元和兩千元。

我拿過紙筆,接著在下面寫了一千五百元,店員搖搖頭說不行。



掉頭往回走也沒人攔住我,殺價在這邊行不通,只好走到外頭將小多牽進來,然後指著紙上的兩千元,我要這一間。

房間很大,將近十五坪,大得有點誇張,床也是巨無霸的雙人床,還有沙發跟茶几。



但這些都只是假象而已,地上鋪的不是地磚,而是已經剝落的塑膠貼紙,浴室沒有熱水,這一點我就很在意。

去櫃檯那邊反應沒有熱水的問題,他們則表示熱水沒有他們也沒辦法,要嘛我就不要洗,要嘛就洗快一點。

※        ※        ※

真是的,一晚上才四百塊的旅館就可以洗舒服的熱水澡,兩千元的則要用冰水擦身體。

昨天睡在橋下,不算太糟但也沒睡得多好,早上六點多就開始騎車,騎到晚上九點,超過一百八十公里,體力耗盡。用冰水擦過身體之後,躺在床上很想要寫今天的遊記,但是眼皮一直闔起來,睏得沒辦法,只好關上電腦,先睡覺再說。

夜裡蚊子和蒼蠅齊飛,很擾人安眠,明明是睡在旅館裡面,我還是拿出了帳棚放在床上睡覺,這樣蚊蟲就騷擾不到我。為了找一個有床有屋頂的地方過夜,這個代價還真是不划算。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7 月 8 日(第 77 日)
        哈薩克 阿克蘇阿尤雷 → 鐵米爾套  184.05 公里(累積里程 7,245.54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7/07:我們要去游泳【德瑞 BTP】07/09:晴天‧雨天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