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8/06:藍白拖踩進莫斯科
2007/08/10 5:09 pm Deray

當我喝著熱咖啡,待在餐廳裡寫遊記時,覺得挑上這一間餐廳真是一個絕佳的選擇。寫遊記的時候天色越來越暗,本來冷清的餐廳,客人像潮水般湧入,連包廂都坐滿。

看著桌上空空的咖啡杯,該厚臉皮地趴在桌上睡覺嗎?怎麼想都是妨礙人家做生意。收拾咖啡杯走到櫃檯去,跟那位會說英文的服務員說我晚上能不能睡在更衣間的地板上,整個把餐廳當成旅館,但是她一樣同意了。

*        *        *

在更衣間裡睡得很不舒適,外頭客人交談聲、音樂聲實在有夠吵雜,到後來還唱起 KTV 來,一直到凌晨兩點多才漸漸安靜。我沒有打開睡袋跟帳篷,直接躺在磁磚地板上,穿上厚衣服保暖,反正只需要委屈一個晚上,何必太在意,天亮之後就可以騎到莫斯科了。

*        *        *

形容詞是「天亮」之後,而不是「睡醒」 之後,也許是地板太硬、房間太冷、客人太吵,完全睡不著覺,比騎車愛睏的時候還要清醒。

清晨四點半,幾乎一夜沒睡的情況下,全身僵硬地站起身,真的在更衣間裡換衣服,難得在正確的地方做對的事情。

走出更衣間的時候已經沒有客人,如果我算是客人的話,那就只有一個還逗留在店裡,兩位眼袋很重的服務生在清掃,揮手跟她們說早安同時道別。

昨天牽著小多進餐廳時,兩手不方便拿著鞋子,於是將鞋子在屋簷下放一晚上,正好吹風除臭。

早上要出去穿鞋的時候發現不見了。

*        *        *

非.常.好~!

這麼髒的一雙鞋子,連本來的顏色都快看不清楚了,鞋帶的末端也分岔成鬚鬚狀,鞋面多處也捲曲翹起,會有人要偷這樣的破鞋子?

我想大概是被打掃的人以為是垃圾拿去丟掉了,於是開始翻找著餐廳周圍的垃圾桶,然而一無所獲。

餐廳的人很抱歉我的鞋子弄丟了,我說沒關係,這不是你們的責任,謝謝你們讓小多牽進來放,不然弄丟的東西可能不只一雙鞋子那麼簡單。

*        *        *

那該怎麼辦呢,赤腳騎車?別鬧了,踏板上可都是鋼釘形狀的突起物。

清晨氣溫很低,太陽還沒露臉之前,四周都是濃霧瀰漫,穿上保暖的襪子還有方便的藍白拖,上路吧。



雖然旅行一路上都在弄丟東西,但是弄丟鞋子真是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翻開筆記本將弄丟的鞋子加入遺失品清單之中,累積至今弄丟的東西有:一百元人民幣、四角褲、鐵面人遮陽帽、太陽眼鏡、提款卡、身分證、米莎莎的照片、牙刷、牙膏、橘紅色雨衣、單車水壺、洗衣粉和鞋子。

*        *        *

「為什麼會弄丟這麼多東西呢?」

問得很好,除了有些是真的被我弄丟,比如說人民幣、提款卡這些東西放在口袋裡,掏東西的時候就掉了。

有些東西是忘記拿就被幹走,像是一盒剛開封的洗衣粉,開開心心地洗完衣服,放在廁所一轉眼就整盒被拿走。

有些東西則是被老天爺給活生生地拆散掉,遮陽帽和太陽眼鏡都是被大風給吹走的,連回頭撿的機會都沒有。



「那剩下的部分呢?」

弄丟的東西都是事後才會發現東西掉了,不然的話弄丟的同時就可以撿起來。

等到發現東西掉了之後,我都會開始回想究竟是掉在什麼地方?

牙刷和牙膏掉在旅館的洗手台;四角褲晾在曬衣繩上忘了收;裝滿水的單車水壺被爛路給震落。

回想起來的那還只算是惋惜,如果連弄丟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的話,除了惋惜之外更有死不瞑目的感覺。

*        *        *

「比如說?」

橘紅色的雨衣,當初買的時候領口的標價牌定價七千多元,只穿了不到三次就弄丟了。有時候下雨也懶得拿出來穿,覺得穿穿脫脫地很麻煩,不如就淋一下雨吧。

弄丟之後就連日下起了好幾天的陰雨,淋得非常夠本,晚上睡覺都會夢到雨衣。

猜想可能是某天露營的時候,在野外的我睡得正熟,夜裡來了一艘 UFO ,走下兩個外星人打算綁架我。包包裡的橘紅色雨衣其實是某個修煉已久的神仙,這次幻化成雨衣一路保佑我的平安,雨衣神仙為了保護我,以一對二的劣勢奮力抵抗,最後成功地擊退了外星人,但是自己也受了傷,無法再度幻化為雨衣,必須回去好好修煉養傷。

就在如此哀戚的氣氛之下,我依然呼呼大睡,雨衣神仙走得匆忙不告而別,好幾天之後我才發現它已經離我而去。而我永遠也不會知道他為了保護我所做的犧牲、那一晚慘烈的戰役,更別提雨衣原來是某個神仙幻化來的這個驚人秘密。

*        *        *

「聽起來根本就是在唬爛。」

這是我對雨衣離奇消失所能提出最合理又最具有說服力的解釋,相信總有一天你會認同的。



*        *        *

「鞋子也會不見你有什麼看法?」

雖然只是一雙破舊的髒鞋,但是有看過少林足球的人就知道,髒兮兮的鞋子比新鞋還有威力呀。

光以外觀作評斷,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何它會被偷走,所以大概不是被偷走的,事情一定有別的解釋。

昨天夜裡,當我在更衣間裡等待夜晚過去的時候,餐廳外面來了一位賣火柴的少女,今天她的生意依然很差,有她在的地方天氣也一定會變得很冷。

少女隔著玻璃窗看著裡面的人吃著大餐喝著美酒,還有人五音不全地唱著歌,此時的她突然覺得很孤寂與寒冷,於是劃了一根火柴取暖。在火柴快要燒到手指時,少女將它扔棄,正好丟進放置在屋簷下的鞋子裡,未熄滅的火無情地吞噬掉這雙無辜的鞋子。夜裡大風一吹,連剩餘的灰燼都隨風而逝…

幾個小時之後我看著原本放鞋子的地面,此時應該流露出哀傷的神情,但是卻幹聲連連地翻著四周的垃圾桶,尋找一雙已不存在人世間的鞋。

*        *        *

「所以兇手是一位孤苦無依的少女?」

讓有幻想症的小孩玩火是世界上最危險的事情之一。

*        *        *

其實穿拖鞋騎車非常舒適,通風又涼快,之前休息的時候我都會脫下鞋襪改穿拖鞋,現在隨時都保持在穿著拖鞋的狀態,感覺很幸福。

同時因為外胎磨輪,表面的紋路都已經快要看不見,變成光禿禿的胎面,如此就減少了輪胎和地面之間的摩擦力,騎車的速度快了大約 15% ,加上藍白拖的助益,兩相加持之下,離開餐廳之後往莫斯科的這段路上,有如風馳電掣般的狂飆。當然還是比不過路上一百公里疾駛而過的車輛,但是和前幾天的情況相比,已經令人很滿意。

真不相信昨天我幾乎沒有睡覺,早餐也只是啃麵包、配上白巧克力,口渴的時候就停下來到餐廳買果汁喝。不知道是這個牌子的果汁很貴還是我走進了黑店,這盒一公升的柳橙汁居然要七十五盧布。



*        *        *

不要太在意會不會有鹿出現,這個標示的同等意義就是前面是山路,等著爬坡吧~



大概騎了八十公里,只花短短的四個小時,早上很涼快非常適合騎車,平常這個時候不是在賴床睡覺就是在餐廳裡用電腦。

終於開始出現一些跟莫斯科有直接相關的東西,像是主要連外道路的告示牌,拍張照起來,將來說不定會派上用場。



莫斯科和其它之前經過的首都不太一樣,比如說哈薩克的首都-阿斯塔那,在看到城市的告示牌之後還是一片荒野,必須再騎十幾公里才會有都市。

莫斯科正好相反,還沒見到莫科斯的牌子,就已經是鄉村和城鎮混合式的景色,讓我一直懷疑自己是不是早就進入了莫斯科,只是錯過了告示牌。

生活在這座巨無霸城市中的人口足足有一千萬人,相當驚人的數字,而在地的華人則佔了九萬,大約 1% 的數字。將半個台灣的人口集中在一座城市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簡單地說,莫斯科和俄羅斯可以用兩個世界來形容,這十幾天以來我經過的俄羅斯,和現在要進入的莫斯科,是完全不同的世界。

趁著物價還便宜的時候再度採買,莫斯科的物價是世界排行第一名,超過歐洲先進國家,盧布進到市區會薄得像吸油面紙。



這間商店沒有賣喜歡吃的杯子牛奶冰淇淋,所以改買甜筒代替,另外還買了蛋糕跟餅乾當備用乾糧。



在商店外面的陰涼處吹風休息一下,一口氣飆了將近一百公里的路還真不是開玩笑的。

一隻小貓咪對著我喵喵地叫個不停,牠也知道我在吃好料的,蘋果可以分羊一起吃,那甜筒也可以分貓一起吃。



城鎮和城鎮之間不再距離幾十公里,一個鎮的結束馬上就緊接著另外一個鎮的開始。



休息完畢之後繼續騎車,因為比估計時間還早一天進入莫斯科,所以得連絡台灣跟 MSI 在莫斯科的人,協助我入城之後的路線該怎麼騎?

手上沒有莫斯科的市區地圖,非常擔心自己入城之後會迷路得哭天喊地。

最理想的作法是 MSI 的人派一輛汽車到 M7 道路進入莫斯科的告示牌那邊等我,然後我一路跟在後面騎。但是這個辦法無法實現,因為開車的司機先生外出,所以我必須自己進入莫斯科找路。

*        *        *

早上十一點距離莫斯科還有四十多公里,此時正邊騎車邊講電話,跟 MSI 裡面一位香港口音的大陸人詢問路怎麼走?他說直直走就對了,進入市區之後再直走大約十五公里,然後會遇到什麼路需要轉彎。

我說請給我兩個小時,等我騎到市區之後,下午一點半你再撥電話給我,指示我該怎麼騎到辦事處去。為了在下午一點半的時候順利在市區中接到電話,而不是接起電話很抱歉地說我還沒進城,請再給我一個小時趕路,這樣很遜。

掛上電話之後就拼命騎車呀!

*        *        *

很順利地在下午一點的時候抵達了莫斯科的牌子,脫下腳上的拖鞋,穿著藍白拖騎車非常爽。

要是藍白拖耐操一點,一路這麼騎到巴黎去也是一種壯舉,赤腳走在草地上拍了照片,莫斯科~想不到真的騎到了。



最猛的還是小多,在哈薩克鋼絲斷掉,才換了一根新的而已,居然又騎了兩千多公里抵達這裡,實在很努力呀。

*        *        *

這個時候電話還沒響,剛剛說了進城之後要繼續往西邊騎十五公里,那我就勇敢地向前進,迷路再想辦法。

繞過入城前的複雜圓環道路,這一路入城都沒有禁行自行車的告示牌,但這個圓環路就是汽車專用道了。



往市區漸漸深入,路線變得越來越複雜,又是過橋又是圓形分岔道,一點半的時候不敢再騎,怕接下來連身在何方都不知道。停在路邊等著電話響,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肚子開始咕嚕叫,心裡想說等等 MSI 的人有可能會帶我去吃午餐,就先挨餓一下。

兩點的時候電話都沒有響,「大概是午休時間或是在開會吧….」,苦等也不是辦法,路複雜還是可以騎下去,硬著頭皮繼續上。



好不容易騎到一個地鐵站,看著外頭清楚標示著站名,現在的市區路已經複雜到剛才我拐了哪些彎都搞不清楚,連要騎回去都沒辦法。

這次真的停在地鐵站外面,希望電話快點響,然後我說出自己的位置之後會有人來接我。傻傻地苦等,電話還是靜悄悄的,讓我不禁懷疑電話是不是壞掉了?



地鐵站外面有莫斯科的地鐵路線圖外加城市地圖,偌大的莫斯科就畫在一張一公尺見方的地圖上。拿相機拍下照片當作參考,這可是我手上僅有的莫斯科地圖。

拿出電腦開啟 Email ,之前 MSI 的人寄信給我說他們辦事處在某個地鐵站附近,搭配著市區的地圖,在筆記本上簡單地寫了三條路名和拐彎的方向。迷路也沒辦法了,再繼續等不知道要等到何時,自己想辦法去找 MSI 比較實際一點。



平時很路痴的我,此時此刻不論方向感和第六感都變得極佳,憑著鬼畫符般的地圖居然也讓我順利地找到 MSI 所在位置的大樓。

繞過警衛和柵欄進去,大樓分為五棟,共用同一個地址,這種情況在莫斯科很常見。門口有警衛伯伯,我說可不可以讓我進去,我要找微星科技?

他直接了當地說這裡沒有這一家公司,而且當然不讓我進去,加上他不會說英文,地址明明就是這裡,但是我真的也看不到 MSI 的招牌。



心裡非常疑惑,這個時候我已經在市區裡騎了四個小時的路,下午五點多了,電話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真是太奇怪了,明明就說好下午一點半打給我,怎麼就此沒了音訊,而且我都按照地址找到大樓,居然說沒有這間公司。好不容易進到了莫斯科居然不如想像中來得輕鬆,考驗怎麼隨時都在等著我。

*        *        *

牽著小多站在大樓外面的馬路,心裡想說就站在這邊等,哪裡也不要去,等一下 MSI 的人下班就會看到我。

將近一個小時之後,電話終於響了,那個香港口音的大陸人打電話來。搞了半天早上十一點掛上電話之後他就完全忘了這件事情,下班前才想起這件事。

雖然有種被耍的感覺,但畢竟還是連絡上了,而且我所在的位置真的是 MSI 的辦事處沒錯。沒掛招牌的原因是怕當地的政府很難搞,有時候會搞得一間公司兩個月沒辦法營業,所以行事很低調,連名片都沒有。

*        *        *

約在這邊的地鐵站門口等 MSI 的人來接我,等待的時候我就拿出麵包撕成小片餵鴿子。

本來鴿子都在其它地方,眼前只有一隻落單的在走來走去,丟下第一塊麵包屑之後,全部一百多隻的鴿子統統都飛過來圍繞著我。鴿子突然群體飛過來的動作還嚇到地鐵站進出的人,還好沒人罵說我幹嗎在這邊餵鴿子。

今天我被放了大半天的鴿子,結果現在我在餵一大群的鴿子。

*        *        *

接著 MSI 的人終於出現了,她不是電話中放我鴿子的人,而是 MSI 在莫斯科僅有三個台灣人中的一位,還是個美女,可惜結婚了。

她帶著我到 MSI 的宿舍去,常常有人到莫斯科出差,每次都找飯店又貴又麻煩,就乾脆租了一間房子給出差的人住。路上就說這個宿舍不是很好,破破舊舊的,人根本不應該住在這樣的地方,看到大門的時候我真的覺得裡面不會多高級。

但是我要求也不高,可以洗澡,有床睡覺,最重要是有網路就好了,就算是一間倉庫也無妨。



*        *        *

實際進到裡面之後真是驚為天人,這根本就是一個家呀!

有現代化的廚房、衛浴分離、客廳和三張又大又舒服的床,而且這裡都有請人打掃,所以非常乾淨。網路速度是極速,還是無線網路,可以在宿舍的任何地方上網。



在這裡洗熱水澡的時候,所有的衣服都拿去洗衣機洗,只留下一件四角褲穿,洗出來的水髒得可以拿來寫毛筆字,方便的洗衣機終於讓衣服恢復乾淨。

非常有湯姆漢克浩劫重生回到文明時候的感觸,一切都是那麼不可思議。

抵達莫斯科之後有好多事情要透過網路處理,晚上就沒跟 MSI 的人一起去聚餐,而且我只剩一條內褲能穿而已。

*        *        *

相機的創見(Transcend)記憶卡第二次損毀,繼上次在賽里木湖遺失七十幾張照片之後,這次更慘,一百四十一張的照片全部毀於一旦。

我本來只有一張 SanDisk 的記憶卡,大概是四年前買第一台數位相機的時候跟著入手的,容量只有 512MB ,用了這麼長的時間一點問題也沒有。

出國旅行前又添購了三張創見的 1G 記憶卡,想說這樣比較保險,結果沒有一張是相機能夠讀得到,全部都是廢卡。之後在烏魯木齊,請米莎莎幫我在台灣買一張新的記憶卡,寄過來之後是一張 2G 的記憶卡,但又是創見的。

平常我只會用 512MB 的卡,除非有什麼美景拍個不停,又不想在路邊拿出電腦存照片,這個時候才會拿出 2G 的記憶卡接著拍。才用不到幾次而已,幾乎每次用都出狀況,也格式化了好多次,每格式化一次記憶卡的可拍張數就一直減少。

為了拯救記憶卡裡的照片,在留言板上求助,很多好朋友也紛紛寄來各式各樣的軟體,試過七、八套之後依然什麼也救不回來。死心打算將記憶卡再次格式化,結果連這樣也不行,格式化都會失敗。終生保固有什麼用?只能讓我現在不憤怒地將記憶卡折成兩半,因為這樣就變成人為損壞,不能去換一張新的回來,怒呀~

*        *        *

九點多肚子餓燒了開水準備泡麵來吃的時候。 MSI 公司同仁們下班過來找我,還帶了好多的禮物:四盒果汁、一大瓶的水、兩隻烤雞腿、焗烤煎牛排、大麵包、蘋果、沐浴乳、牙刷、牙膏…滿滿的東西放了一桌上。



真是謝謝大家的熱心,等我今天熬夜將東西處理完,明天再一起去吃飯。大家知道我的鞋子被偷走了,還說要帶我去買新鞋子。

揮別大家之後,準備吃我的晚餐,瞬間房子就跳電了。

*        *        *

在漆黑的房間裡點著手電筒吃晚餐,沒電的同時也代表著網路沒了,今天真是每一刻都不能輕鬆下來呀。

昨天沒睡覺,今天又騎了一百八十公里,還在市區繞來繞去以為被遺棄,跳電可以想成是老天爺的捉弄,但也許是老天爺想讓我早點休息。

既然如此那就睡覺吧~反正會在莫斯科待很多天,直到烏克蘭的簽證下來為止,有很多時間能處理事情。

*        *        *

睡在舒服的床墊上,一些看似很普通的事物,經歷過刻苦的旅行之後,都有了不一樣的價值。

要等到失去了才了解東西珍貴的人是傻瓜;越是唾手可得的幸福越需要好好得去珍惜,真的~信我一次!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8 月 6 日(第 106 日)
        俄羅斯 輔拉機米爾 → 莫斯科  184.17 公里(累積里程 10509.23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8/05:二十四小時衝刺【德瑞 BTP】08/07:這樣走比較快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