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9/11:明天.巴黎
2007/09/14 12:32 pm Deray

室內的溫度果然比較宜人一些,早上起床還有個十度,看著不禁覺得很安慰,比起個位數的溫度,這樣真是溫暖呀。

睡在這邊感覺就是會有人一早來上班,所以設定鬧鐘六點就叫我起床,趁著一大早不引人注意的離開,可是鬧鐘被凍傻了,連吭都不吭一聲。於是乎我就安穩的睡到早上七點,醒來之後很慌忙的整理這些露營裝備,深怕被人發現。

好加在離開的時候平平安安的,外頭的天氣也還過得去,雲層一樣的低沉,冰凍的手指需要運動才能恢復知覺。

*        *        *

出發之後別忘了昨天是為什麼才騎到這邊來,那些無情的汽車專用道可不會因為我睡了一覺就自動撤離,睡醒之後繼續跟這些路標傷腦筋吧。



我要走的馬路豎立著汽車專用道的牌子,當然可以選擇硬上,後果就是隨時會被警察攔下來、一直被按喇叭、更糟的就是出車禍。

替代的選擇就是右邊的田間小路,路況不好,可是就是沒別的選擇,沒有其他道路、也沒有自行車專用道。



一開始田間小路還是跟大馬路平行而走,所以只是路況差了一點,至少前進的方向是一致的。

比較鳥的就是,大馬路明明就是直直的往前開,為什麼走小路就要爬山?

法國的駕駛人不像哈薩克會全天候開大燈,只有在清晨跟黃昏之後才會開,看著一整排的車燈,有一種時候還很早的感覺。

今天沒有日出可以欣賞,雲層還是那樣麼濃厚,昨天犀利的逆風今天收斂很多,風向跟我依然做對,但風勢已經減弱。

*        *        *

山間小路騎一小段之後要跨天橋到對面去,從上往下看,這些路段禁止自行車通行的原因很簡單,不是因為車速太快或是車流太多。

簡單的說就是根本沒有自行車可以騎乘的空間,連個像樣的路肩都沒有,雙線道就將整個馬路給佔滿。



自行車若是騎在上面的話,就會造成車輛必須不斷的變換車道繞行閃避,也就容易發生後方追撞的危險。

所以說,法國的道路規劃的真是很爛,對於騎自行車旅行的人而言簡直是個噩夢,之前我已經領教過,現在又再度上演。

*        *        *

騎著田間的小路,居然還有一點點鋪過柏油的痕跡,走在這裡完全看不見道路的指示牌,這條路也沒有名字,會通往哪邊完全不得而知。



就算騎到盡頭只是一片玉米田,我也不會太訝異,畢竟這本來就不是正規的道路,所以隨時都做好走回頭路的心理準備。

*        *        *

做最壞的打算,但結果還是值得期待,從小路穿越田地越過森林,前面又看見了房舍的蹤影,這就表示我又可以回到正常的路上騎車了。



值得紀念的一刻,首度在法國看見指示著巴黎的牌子,可惜沒有寫距離,粗略估計大約還有三百公里出頭。

明天應該是可以騎到,只是要在中午就抵達的話會很有難度,依照這幾天騎乘的情況來看,抵達時間大概會拖到太陽下山。



趕路之餘欣賞一下小城鎮的景色,看著這些鴨子,心裡不禁湧起些許同情的感覺,河水一定很冰冷吧?



還好剛才那條大馬路有經過這個城鎮,所以不算陷入太糟糕的迷路狀態,沿路這麼走田間小路,說不定就是通往巴黎的康莊大道。

出城之後依然是汽車專用道,馬上轉旁邊的小路跟著平行而走,騎在一輛車都沒有的小路上有些寂寞。

耳朵聽著旁邊呼嘯而過的汽車聲才能確定自己是跟著大馬路在騎,很怕騎著騎著又要把自己給弄丟。



繞過茂密的樹林之後就可以看見底下的大馬路,我好想正大光明的騎在上面,最便捷、最短距離的路線,卻是禁止走的路。

沿著大馬路騎沒多久,一條向左拐、一條向右彎,然後我就被帶往一條不知名的路上,又被群山給包圍。

只要在岔路口,一定會有告示牌,標示地名跟通往的方向,這一點法國倒是做的很好,只是這些路跟地名在地圖上都找不到。



一遇到分岔路口,我就會停車、拿出地圖,找著不存在於地圖上的地名跟道路,然後很不確定的選擇一個方向繼續騎。

騎上路的時候,心裡想的都是:「會不會選錯啦,感覺剛才那一條才是對的耶,要往回騎嗎。」

就這麼不安的一直騎下去。

*        *        *

迷路到心力交瘁的時候,會很想問人,路上偶爾會有車輛經過,可是沒有人有停下來的意思。

今天已經是星期一了,經過城鎮的時候,大多數的人家都還是緊閉大門,好不容易看到一個農莊有人在聊天,馬上抓著地圖去問路。



語言不通也不管,指著地圖說我要去巴黎,該怎麼走?

對方在地圖上也找不到目前我所在的位置,只能大概的知道在某個區域附近,好心的大叔接過我的筆記本,從我目前所在的城鎮開始,寫下沿路我會經過的城鎮名稱,一個接著一個的寫,接下來我只要跟著騎就可以了。



這麼一路寫竟然足以讓我騎上五十公里的路,進入大城市之後就要靠我自己再想辦法往下找路了。

收回筆記本,看著像是英文字母的字,等等拿這些去跟路上的指示牌比照應該沒問題吧?

*        *        *

現在感覺有信心多了,要走之前問了一下能不能讓我裝個水。

結果當然是沒問題,直接送一大瓶兩公升的礦泉水給我,沿路這麼喝可以撐到下一個補給水源的地方。



多謝你們的好心相助,讓我得以在接下來好幾個分叉路口快速的作出正確的選擇。



我一直很想騎的路是 N4 ,如果它能騎的話,只要待在上面就可以一路騎進巴黎去,但問題就是它不能騎。

走小路的話就要先往北走,再往西走,拐了一個直角就多繞了三十公里的路。

*        *        *

牆壁上的海報第二彈,跟上次那個系出同門,這次是回收寶特瓶,文字有點難懂,大概是回收五千個寶特瓶等於節省一座水庫的水。



*        *        *

昨天買的吐司已經吃完了,口袋裡的現金只有不到一歐元,進入這個城市之後,找了一間超級市場採買補給。

買了綜合果汁、鹹鹹的蝦餅、笑臉餅乾跟一條吐司。



都說沒錢了還買這麼多,要用什麼付帳?

答案是刷卡,但是不確定能不能刷,所以沒敢拿太多東西,而且還是拿了已經吃的有點膩的吐司。

萬一不能刷卡的話,其他東西都能退,身上的現金也買的起這條吐司。

這些東西總計四點八歐元,當我拿出信用卡的時候,店員沒有一絲為難的樣子,並不會因為金額太低而不讓我刷卡。

*        *        *

終於買到了新的食物,打開果汁咕嚕咕嚕的就喝掉大半瓶,拆了笑臉餅乾大把大把的吃,吐司就留到肚子餓到不行的時候再拿出來啃吧。

*        *        *

法國還有一個特色,只要是地圖上能找到的路,就算再怎麼樣的小條,鋪設的都很好。

像這一條路的水準已經打敗了哈薩克境內所有的道路,可是它只是一條 D 開頭的路罷了。



即使知道自己正在繞路騎車,但是路況如此良好,還是能夠減輕一點疲憊感,與其埋怨不如加快前進的步伐。

*        *        *

感覺好像進入歐洲,或者是說進入法國之後,所有人都覺得這趟旅行已經結束了,但剩下這幾百公里還是需要一步一步的踩完它,並不會自動騎完。

說那麼多也沒用,選擇騎車的人是我,捨棄所有喜怒哀樂七情六慾,最單純的就只剩下兩個字,前進。

*        *        *

走完大叔寫的五十公里鄉鎮,果真又回到了 N4 的路段,我真是超感謝這位大叔的!

若不是因為他,那麼自己胡亂摸索的情況下,能不能重新騎到這裡都是個未知數,就算真的給我騎回來了,那也不知道是幾個小時之後的事情。



另外一件值得慶賀的事情,一樣的 N4 ,從這邊開始可以讓自行車上去,接下來就是最有效率的騎乘路段了。

*        *        *

汽車專用道跟可以讓自行車走的路,差異幾乎是零,可以說只差在路口有沒有放一個藍色牌子而已。



接下來的 N4 ,大卡車一樣呼嘯而過,本來擁擠的路面多出了一點點的路肩能讓我棲身,以貼近最邊緣的方式騎車,避開兇狠的大卡車。

在限速一百一十公里的路上,跟這些大卡車交會而過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光是風壓就足以將我吹的左右搖晃。

*        *        *

騎在 N4 上,許久不見的道路指示牌又回來了,早上看見巴黎的牌子,但是距離不明,下午三點的時候距離為一百六十七公里。



的確可以在明天抵達,如果進入巴黎不要迷路太慘的話,天黑前應該可以騎到鐵塔。

但若希望在中午就到,那不是用一般趕路的方式就能處理,今天夜晚可能要在漆黑的路上一點一點的往巴黎前進才行。

*        *        *

看著明確的指示牌,覺得巴黎已經不遠了,地圖上說這條 N4 只有這麼一段路是可以讓自行車騎,接下來又要繞路而走。



沒關係,把握這個機會,能有效率的多騎一公里也比繞路繞半天在原地打轉的有意義。

*        *        *

趕著在這一段 N4 一口氣縮短跟巴黎的距離,結果居然爆胎,有沒有搞錯呀?



在大卡車呼嘯而過的路上給我爆胎,而且昨天早上才換過一條新的內胎耶。

在波蘭的時候從小鵝那邊補給了三條新的內胎,本來只覺得是帶心安的,壓根沒想到才這點路程就陣亡了兩條。

儘可能靠著路邊停好小多,自己也坐在草地上,吹著大卡車經過時所颳起的大風,快速的將新的內胎給換上。

*        *        *

這次不用找半天研究是為什麼爆胎,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見這根刺穿輪胎的大鐵絲。



這麼粗的鐵絲刺破全新的外胎,看地我很心疼,還好框架沒有因此而受損。

花十分鐘處理好這個意外的插曲,在太陽下山之前不知道今天可以騎多遠?

*        *        *

日落的方向,正西邊,終點的所在之處,明天就可以抵達了,這趟從北京出發的旅程,只需要再一天就可以劃上句點。



明天‧巴黎

*        *        *

今天晚上沒有睡覺的打算,會找一個地方小窩一下,然後夜騎上路,在天亮之前多少騎一點,要在中午之前抵達並非不可能。

*        *        *

沿著 N4 道路可以發現很多的休息站,我想是因為高速公路不給大卡車上的緣故,所以大卡車通通跑到 N 開頭的路上狂奔。

而這些休息站就專做卡車司機的生意,二十四小時經營是最基本的,裡面還有腹地超廣大,可以停好幾十台大卡車的停車場。

發現這一間的時候,本來計畫是在裡面充電存一下照片,最好可以吃點東西,稍作休息之後上路夜騎。



但是門口沒有貼信用卡的標誌,所以沒有辦法在裡面消費。

*        *        *

之前太陽下山的時候,大概都會維持一小時的亮度,現在只要太陽一落下地平線,十五分鐘左右就會變得漆黑一片。



點亮車尾警示燈,開啟車頭的鹵素燈泡,繼續沿著路肩慢慢的騎,一樣的路況,只是白天跟晚上的差異,感覺就危險許多。

後面經過的車輛,會先用遠燈照一下,看看那個在前面閃著紅燈的是什麼東西?發現是自行車之後,多半都會繞道閃過我。

*        *        *

我不擔心被撞到,擔心的是黑漆漆的夜裡自己會不會騎到摔車,路面的情況變得曖昧不清,只有短短一秒鐘的時間可以分辨。

*        *        *

晚上快十點的時候進到這一個無人的二十四小時加油站,感覺自己就像昆蟲一樣,被燈火吸引而來。



因為是無人加油站,所以當然就沒有任何員工,這邊就是今天的休息處所了。

*        *        *

很幸運的在這裡發現插頭,毫不客氣的就用了起來,屁股枕著睡墊,背靠著加油的機器,打算趁休息的幾個小時,一口氣寫完這三天的遊記。



坐在加油站吹風打電腦,衣服什麼的都沒換,只脫掉了手套,換上了脫鞋,四周已經是漆黑一片,加油站照明以外的地方什麼也看不見。

*        *        *

這邊畢竟是加油站,就算沒有員工,也是會有顧客的,我坐著的地方是一條加油的通道,不時會有大卡車開過來加油。



這個大叔是跑長途貨運的,他剛從莫斯科開車過來,要開到巴黎去。

我指著小多,說自己也是從莫斯科騎過來的,也要去巴黎。

*        *        *

這一講就讓他有種很被驚嚇的感覺,其實從莫斯科騎到這邊算是小意思,不過旅程的三分之一不到而已。

大叔一邊加油一邊跟我聊天,他講的是法文,我就假裝自己聽得懂,眼睛跟手指則沒離開過電腦。

*        *        *

加完油的大叔並沒有馬上離去的意思,陸續也很有多卡車是直接開進加油站就停車睡起覺來,我看他也是一臉倦容的樣子。

不知道公司規定從莫斯科開到巴黎要幾天?

*        *        *

他坐在車子上看著包覆睡袋打電腦的我,感覺越看越有趣。

對~是睡袋,入夜後實在太冷了,我又拿出了睡袋將自己給包起來。

*        *        *

接著聽到卡車上傳來喀啦喀拉的聲音,然後飄出了咖啡的香味,非常不可思議的,大卡車裡居然內建咖啡機,想喝咖啡提神隨時都可以自己泡。

大叔泡了兩杯咖啡,一杯他自己喝,另外一杯則遞給了我。



寒風中可以握著暖呼呼的熱咖啡感覺很舒服,看著大叔加油的時候,我本來想問他可不可以分一點油給我,這樣子汽化爐就有燃料了。

但是想一想,明天就到巴黎了,現在補充燃料有什麼意義?

而且如果大叔真的分汽油給我,百分之百我會在加油站就直接升起火來,明天又很有可能會上當地的報紙。

*        *        *

喝著大叔的熱咖啡,喝完還可以續杯,送走到大叔之後繼續打字寫遊記。



這就是我目前的樣子,包括打這一句話的時候。

之前寫遊記都是回顧今天發生的事情,難得這次是記錄正在進行的事。

*        *        *

依然寒冷的夜裡,空氣又只剩下七度,有睡袋的包覆真是暖和不少,在加油站一口氣寫了三天份的遊記,實在有點累人。

從晚上十點寫到凌晨四點,足足寫了六個小時,眼睛沒闔過,剛才的熱咖啡除了很暖身子之外也有提神的效果。

*        *        *

寫完這些遊記,收拾完睡袋,準備出發,從凌晨四點到中午十二點,我有八個小時可以騎車。

能不能在中午抵達巴黎,我也不知道,可能你在看這邊遊記的時候,我已經在鐵塔下累得不支睡去,也有可能是累得不成人樣。

比較有可能是還在路上迷路,但無論如何,總有一天,不論多晚,我都會騎到終點。

*        *        *

走吧~該是去劃句點的時候了。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9 月 11 日(第 142 日)
        法國 聖奧賓某過磅場 → 艾絲特奈一加油站 176.02 公里(累積里程 13780.61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9/10:逆我者,慢【德瑞 BTP】09/12:這裡沒有英雄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