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輸入法漫談】奇易與我
2009/02/05 12:30 pm 鄭安巽

奇易中文系統自推出以來,普遍受到肯定,但對於奇易中文系統的開發,乃至於對奇易資訊成立的背景,向來未曾正式對外公開,這方面在這篇文章將有很詳細的交代,這是台灣麥金塔電腦中文發展的記錄。

那一年我還在當兵,時間是民國七十三年(1984)的十二月,我利用休假的時間去參觀台北國際電腦展。當時電腦展幾乎是PC的天下,整個會場是 IBM PC 及 PC 的仿製品。因為在入伍以前我就對 Apple II 非常有興趣,在服役期間還將電腦帶入部隊中使用。退伍的前夕去電腦展,難免會有採購的心態,而特別細心比較。

與 Mac 初次相逢

對我而言,在會場上只有福斯興業的攤位最吸引人,因為它展出的機器非常出色。它有與眾不同的外型,並且在鍵盤的右側還多出一個小東西(後來我知道那個小東西叫做「滑鼠」)。那一次展出的電腦共有三款主機配備有滑鼠: Apple IIc 、 Lisa 與 Macintosh 。最吸引我的是電腦螢幕上的圖形及操作方式。我很仔細的在那兒注視了老半天,也未見到操作員用手去打入任何指令,卻已經過了半個小時。

那一次因為部隊休假的緣故不能再久留,只好繼續收集其它電腦的資料。回到部隊之後,細心比較 IBM PC 、 Apple IIc 、 Macintosh 及 Lisa 這四款電腦的異同,發現它們在 CPU 上有很大的差異。 Apple IIc 承襲 Apple II 的操作系統及 6502 CPU ,因此只有 64KB 的定址能力; IBM PC 則使用 8088 具有 640KB 的定址能力(在那時期有 640KB 的定址能力真的是很吸引人),可是 8088 的定址方式是使用雙暫存器重疊區段定址法,並且暫存器的最大定址能力只有 1024KB ,這表示 8088 在開始之前就已經宣布自己的死刑。而 Apple Macintosh 及 Lisa 都是使用 68000 ,具有 32bits 的線性定址能力,具有很大的擴充性。而 Macintosh 是 Lisa 衍生出來的新型機,因此就決定購買 Macintosh 。

退伍前的一個月左右,身上帶著現金支票開始走訪蘋果經銷商。到福斯的時候遇到一位業務員,問他 Macintosh 有沒有中文系統,他說沒有;再問他有沒有 Assembler ,他問我做什麼用?我答說如果 Macintosh 沒有中文系統,我可以自己設計一個。他說如果要做中文也應該是福斯興業的事。

讓 Mac上中文

後來我向「方位電腦」公司購買了第一部 Mac,退伍以後的第一個工作就是去「方位」。上班第四十五天完成第一版的中文系統,且在一九八五年六月份的台北市電腦展上展出。那一次展出會場上,最大的訪客是前總統嚴家淦先生蒞臨,陪同者是施振榮先生。施先生還在方位的攤位上,向嚴前總統解釋:「以後的電腦就是這樣。」那一次還上報。

事實上,那時候的 Macintosh 只有 128KB 的 RAM ,又沒有 Hard Disk ,在展覽會場展示的中文是在展示台下方隱藏一部 Apple IIe 加裝「仲鼎漢卡」,再使用 RS232 做連現,在 Macintosh使用倉頡輸入中文字時,將倉頡碼傳到 Apple IIe 上交由仲鼎漢卡,找到字後再將中文字形由 Apple IIe傳到 Macintosh 上顯示在螢幕上。

展覽完後,福斯總經理斯重慶先生對我表示相當支持,無條件借給「方位」一部 Lisa 及一部 Macintosh 512K 。那時 Lisa 已經使用 Macintosh 的操作系統,並且配有 5MB 的 Hard Disk ,簡稱 FAT Mac 。

據說我的行為擋了資策會的財路,因為美國蘋果公司經由福斯興業,花了兩萬元美金找資策會評估在Mac上開發中文系統的可能性,資策會報價一千萬台幣以上且須費時兩年才能完成。因為我的無心之過,讓很多人亂了套,我花了四十五天壞了別人一筆交易。

奇易中文系統的誕生

我在「方位」待了三個月就關門了,離開「方位」後成立了「奇易資訊有限公司」,成為蘋果的經銷商,並且將中文系統正式命名為「奇易中文系統」上市。公司地點就在忠孝東路 SOGO 附近的東方大廈八樓。不久以後,美國蘋果公司來了一個人,福斯通知我,美國蘋果電腦公司的人要看我的中文,我很高興帶去秀一下。這位大人在螢幕上操作了幾下便說,他很佩服我一個人能做這些事,但這不是他們理想中的中文系統。

以後一年當中,因為本人不善交際,與福斯興業的人相處不來,導致福斯的某些員工不斷的放風聲說蘋果的中文就快要上市,以打擊奇易中文的銷售。直到一九八六年中,蘋果在香港成立 Apple Far East 及 Apple HongKong ,同時正式宣布要由 Apple HongKong 開發蘋果的中文系統,這才使福斯員工散步的謠言不攻自破。後來負責中文計畫的 Louis 先生到台灣來表示要找一個人到香港參與開發蘋果中文,並且找到了黃東輝先生。但是黃先生對奇易相當支持,他認為如果他去香港開發中文可能對奇易不利,因而婉拒。

當時還發生一件事:由於福斯業務員向經銷商假稱蘋果中文即將上市,造成經銷商停售我的中文。結果因為證實蘋果中文尚未開始開發,引發經銷商銷售糾紛,造成經銷商已經售出的系統不含中文,面臨被退貨危機。因此經銷商找上福斯總經理解決此事。總經理說了一句話「誰惹的麻煩誰去解決」。結果有位業務員跑來我公司認錯。因為我一肚子怨氣,唸了他一兩個小時,他抽了兩包菸都沒講話,只點頭。

後來高雄的經銷商「傳播」(光男集團)的吳聲譽總經理來找我,拜託我賣給他中文系統。我因心理委屈,要求他一次買十套才肯。結果他二話不說,拿出銀行本票當場開立十萬元給我。我沒見過世面,不知道什麼是銀行本票,問他是否可開立支票,他笑著說,銀行本票是鐵票,支票有跳票危險,銀行本票不會,因為銀行本票是用現金買來的。我還是不懂,但半信半疑。那是我這一輩子第一筆大生意。當時大學畢業生的程設人員起薪才八千元。

其實奇易中文的第一筆生意是更早在「方位」賣給中科院,一套賣五萬元台幣,那次賣了兩套,但錢歸「方位」所有,我沒得到任何好處。我還因為投資「方位」損失了十萬元。

「方位」當時的老闆是「唐瑾」,曾經是電是綜藝節目「綜藝一百」及「神仙老虎狗」的智囊團,方位的辦公室就在一家傳播公司內,傳播公司內有張小燕與張艾家的辦公室。當時正好有一首歌,名《明天會更好》。我在方位期間,正好他們在設計此歌,我聽了三個月,後來一推出,我就會哼,有人問我為什麼會哼這首歌?我說了一句話「這不是一首老歌嗎」?

受邀參與蘋果中文計畫

透過福斯總經理的引薦,找我出面參與開發蘋果中文的計畫。本來我的想法是,只要有一個好的中文系統可以用,也不在乎自己的奇易中文是不是要繼續發展,反正我本來的興趣是開發應用軟體,因此這個合作計畫在一九八七年五月八日簽約確定。

在後來六個月的合作過程當中,我發現蘋果的中文計畫是一個「很未來」的中文計畫。因為太前衛,整個規格都未考慮到相容性與實用性。設計出來的東西不能用於英文版軟體,那就是後來的 Script Manager 。合作中途我曾經向蘋果提出這個計畫可能會失敗,而與蘋果的人發生很大衝突。後來蘋果作了數度修正,但還是無法擺脫那種美國大老的心態,完全不考慮中文的現實問題。

蘋果中文完成後,正式取名 ChineseTalk ,並且舉行發表會。可是在台灣的蘋果經銷商卻開始向福斯施壓。福斯迫於不得已的情況下,在一次經銷商會議上,由福斯總經理出面向蘋果經銷商推薦奇易中文系統。那一次會議上,經銷商代表共同商議要我說明 ChineseTalk 與奇易中文的差異性。我在那次會議上向大家說明 ChineseTalk 真正有用的東西是 Script Manager ,但是要三五年以後才可能會成熟。

蘋果希望我繼續開發 ChineseTalk,但我婉拒,後來找了光河資訊。這時候福斯的員工又有人開始心戰喊話,說光河改良過的 ChineseTalk 會比奇易中文好上幾倍。 Chinese Talk 6.03 上市之後,大家才意識到: ChineseTalk 本來就是一個 Bug ,誰也改變不了事實。

後來曾經發生一件事:當時台中州全電腦的林火生先生宣稱開發一套 Mac 中文系統,交給福斯測試,福斯的人員交給我看看,我看了後發現不對勁,因為內容完全跟我的程式碼一模一樣,連 bug 都相同。他們宣稱是找了一個博士生花了幾天的時間就做出來了,但忽略了一個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字形的取得與輸入字表來源問題,我也可以證實他們是採用 assembler 還原法修改我的中文系統。因此打電話告知福斯人員。結果福斯有一個經理突然來訪,在我公司閒聊一整個早上,我與他本來雖認識但不熟,而且也沒事先約定,為何突然來訪?打哈啦一整天?結果收到一封台中州全寄來的存證信函,我看了幾乎氣炸了,原來那經理知道會有存證信函,因此提前來安撫我。

後來福斯一位協理出面協調,找來林火生到我公司談了幾個小時,我決定不追究。當晚那位協理請我到台北市忠孝東路的 SOGO 百貨樓上吃日本料理,還直誇我年輕穩重(當時我才二十幾歲)。後來那協理還安排他女兒到我公司上班。吃完日本料理,回到公司已經很晚了(當時我住公司在漢宮大廈十樓),竟然林火生先生來按電鈴。又進門來跟我談了很久,他說整件事情他都掉入福斯的圈套。因為是福斯的人員主導找他開發中文系統,而他找來博士生,也不清楚那人如何開發出來。沒想到福斯把測試中的版本交給奇易。本來以為死定了,已經找好律師討論過,律師建議他當庭認罪,然後再控告福斯興業洩漏業務機密,而證人就是我。沒想到我表示「不追究」。林火生先生表示很不可思議,因為他還故意寫了存證信函激怒我,沒想到我不追究,他也很佩服我年輕穩重。這個說法跟福斯的協理如出一轍。

其實台中州全幫我賣了非常多的奇易中文。台中的林火生先生與高雄的吳聲譽先生都是非常支持奇易的人,他們兩位後來也都當過電腦公會理事長,是很有成就的電腦界人仕。

蘋果在台分公司成立

蘋果到台灣設立分公司時,大家都以為蘋果會來找我,可是卻完全相反,這時的蘋果真正絕地大反攻。他們認為 ChineseTalk 之所以在贈送的情況下還不能跟奇易競爭,完全是因為福斯推廣不利。因此蘋果一到台灣,就以「中文新方向」為主題,花了五百萬元台幣,開了個酒會。會中邀集台灣 Mac 界的三教九流,很巧的是奇易正好被忽略。

以後的半年多時間,蘋果公司更全面禁止旗下經銷商銷售奇易中文(這是好幾家經銷商老闆向我提出的警告),並表示要讓奇易中文消失。可惜天不從人願,因為在那半年裡,雖然沒人幫我,可是本公司直銷的業績卻直線成長。

System 7上市

直到 System 7上市的時候,台灣蘋果才發現到奇易偉大之處。因為 ChineseTalk 完全上不了 System 7 ,而奇易中文系統卻若無其事的上了。這時蘋果才想到來找我。本來我不想去,後來去龍山寺抽籤,竟然抽到兩張類似的籤文,一張勸我不要太倔強、一張勸我溫柔一點,所以就過去了。

這一回我心中有不快之處一傾而出,這才發現我自己的心胸原來是這麼狹窄。因為台灣蘋果總經理胡國輝先生很有耐性的聽我發完牢騷之後說,他完全肯定我對蘋果的貢獻,只是 ChineseTalk 是蘋果的一部分,他只是在執行蘋果的業務,對奇易沒有任何的偏見,並且願意聘請我為蘋果的技術顧問,邀請成為榮譽開發商。

後來經過六次密談,決定由台灣蘋果購買奇易中文系統取代原來的 ChineseTalk ,並且簽下草約。可是這件事遭到香港的反對。反對的理由是「蘋果的系統不可以外包」。說也奇怪,合作不成卻讓我如釋重負,後來我同意蘋果的建議,在奇易中文下加入 Script Manager ,使蘋果的中文政策得到肯定。蘋果總經理胡國輝先生也贈送一套 Mac IIsi (市價二十幾萬台幣)以表示對我的肯定。

我成立奇易公司先後收過三次大禮:第一次是福斯興業送我一套 Macintosh II ,市價三十幾萬台幣,因為我答應釋出免費的 16*16 中文系統;第二次是 Apple 的 Macintosh IIsi ,市價二十幾萬,因為我答應支援 Script Manager ;第三次是隔幾年後有一家做中文 PostScript LaserWriter 的公司,送我一台「Laser Printer + 中文字形硬碟」,市價四十幾萬,因為我幫他解決支援 Macintosh 系統輸出的問題。我說是禮物,是因為在我答應之時,都沒有提出任何要求,本來只是認為我可以辦到,可以幫幫別人,也幫自己爭取一些朋友。

System 7 上市以後,奇易中文系統更受到肯定,裝機量直線上升,各經銷商也因為蘋果正式聘請我為技術顧問而再銷售奇易中文系統。後來台灣蘋果在香港公司的壓力下,決定開發 ChineseTalk II 支援 System 7 。這一次的蘋果中文系統,可以說完完全全跳出原來的 ChineseTalk 的影子,一頭栽入奇易中文系統的影子裡去了。後來的 ChineseTalk II 上市時,很多人都跑來問我,是不是我設計的,為什麼那麼多奇易的特徵全出現在 ChineseTalk II 裡頭?

後來蘋果找 PageMaker 原廠開發支援 ChineseTalk II 的中文版排版軟體,沒想到開發好之後上市卻只能在奇易中文上使用,這件事情讓 Apple Taiwan 很難堪,又找我去開會,希望我能把 500 套的中文 PageMaker 「吃下來」,令我大吃一驚,後來我才知道因為 PageMaker 原廠拿到的是奇易中文而非 ChineseTalk II 。

堅定地開發奇易中文

因為蘋果的中文一直是用送的,開發的成本可以從機器的銷售上回收;而奇易中文系統是一個單獨的產品,開發成本必須從產品本身回收,因此奇易中文系統一直以來,售價偏高實在難免。但是近八年的時間,我一直競競業業在經營,不單是奇易中文的本身,更是顧客對奇易的一種信賴感。

這八年來很多人認為奇易只是一個小公司,中文系統的核心只有我一個人在做,也許有一天我會突然宣佈停產。我不能說他們擔心的毫無道理,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奇易中文系統已經作了將近八年了,到現在還在做,有人仍然不信這是一個事實。而蘋果中文才做了五年,現在美國蘋果公司已經正式宣布 ChineseTalk 結束了,也是有人不相信這是一個事實。

蘋果的系統真的不可以外包?

現在(1992/12)聽說台灣蘋果為了給客戶一個交代,準備將 ChineseTalk 以外包的方式,交由蘋果離職技術員成立的新公司繼續維護。這使我想起了當初香港方面反對台灣蘋果購買奇易中文系統的理由。不知道是我被耍了?還是台灣的 Mac 族被耍了?

由 System 6.0 、 7.0 至 7.1

System 7.1 已經快要上市了,本公司依然秉持一貫的作風,讓奇易中文系統能上 System 7.1 ,而蘋果也將秉持一貫的作風讓 ChineseTalk 在上面出一些小問題。美國蘋果公司已經表示,在 System 7.1 裡面沒有 ChineseTalk ,也沒有 Script Manager ,只有 WorldScript ,但是我想可能是一個小動作而已,譬如說,也許會將新的 Bug 加上一個漂亮的包裝紙,然後美其名為「禮品」,因為它畢竟還是會「送」到客戶手中,但總是要有人付了錢。

原創日期:1992/11 發表於 InfoMac 月刊






本系列【中文輸入法漫談】取材自「奇易輸入法」發明人鄭安巽先生的「Smart Inside」網站。有興趣的朋友可以經過搜尋的方式,找到全部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