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漣漪】雲門《流浪者之歌》觀後
2010/08/10 9:50 pm 雲門舞集

莎拉‧布魯克絲著,黃之寅譯

舞者謝幕後,大幕仍未落下。「流浪者之歌」的觀眾們專注地觀賞著臺上唯一的舞者,緩慢而一絲不茍地將滿臺稻穀耙成螺旋狀。給人的感覺不像是舞蹈,而是一種禪的冥想。耙米的動作,為前面九十分鐘的演出作了最恰當總結。節目單上稱之為「終結或起始」,即隱喻著「流浪者之歌」並不想傳達某種訊息,而是希望能夠達到一個目的:帶領觀眾經歷一趟「終結或起始」的心靈朝聖之旅。

整齣舞的創作靈感來自於亞洲--特別是印度--豐富的宗教活動。印度,佛教及印度教的發源地,林懷民先生曾在此地停留相當時日且深受啟發。他說:「所有宗教活動都是追求一份心靈的平靜。」並進而將此一共通性轉換為自己的宇宙觀。這種啟發及「流浪者之歌」的創作靈感,則是經由再三細讀赫曼‧赫塞的作品「悉達多求道記」而得。

第一幕幕起,一位光頭的和尚雙掌合十,面無表情地佇立於一側,一涓如細水的穀粒,由舞臺上方靜靜地、不斷地灑落在和尚的頭頂,而推積在他的腳前。藉著身前穀粒的推積,傳達了編舞者「沙漏中的沙」的意念。一切旅程,均必須通過,進而超越時間之輪而達於永恆。林懷民說:「這是時間的舞。」

身著寬鬆白衣的流浪者(或朝聖者)出現在舞臺上。他們象徵著印度的苦行僧:緩慢單調的舞步,代表了苦行僧禁慾禪思的精神。事實上,過去三年,靜坐正是雲門日常練習的一部份,因此大部分的舞蹈動作均是由靜坐冥想而產生。林懷民表示:「我們經由靜坐漸入太極而後即興創作以致成舞。」

舞臺上,流浪者們藉由各種儀式繼續朝聖之旅:他們如密宗僧人日禱般俯拜,如印度教徒般沐浴於聖河,如苦行僧或瑜珈行者自埋於沙堆中,藉著自我鞭苦以超脫肉體之痛,如亞洲寺廟中常見的神靈附體般瘋狂地前後擺動,又如中國氣功師或土耳其回教僧人般旋轉身體。他們面覆白紗,頭頂火盆,靜坐沈思。而佇立於一側的和尚及耙穀的舞者則賦予旅程中個個不同儀式一完整性。耙穀成螺旋狀的動作構想,實際是源自中國古典園藝,現今仍可在日本禪園中見到,而密宗亦有以彩沙創作複雜圖形之習俗。

滿佈的稻穀連貫了流浪者的旅程,而伴隨著旅程,稻穀自身亦形成豐富的象徵意義。在亞洲地區的稻米文化中,穀粒原本即象徵著生命之源。在「流浪者之歌」中,它更被用來表現不同的地貌:忽而蜿蜒的河川,忽而小山,忽而沙漠。它被用來計時,也被用來奉獻。當舞者撲向地面堅硬粗糙的穀粒時,它又成為折磨肉體的工具。但同時,它又可以是一種禪坐冥想的方法。在「禱告Ⅳ」中,當流浪者狂喜著將如瀑布般傾瀉而下的稻穀拋起時,它則又象徵了喜悅之泉。而靜靜灑落或細涓而下的穀粒雖無聲,卻似乎應和著取材於俄羅斯音樂的舞作配樂。

「流浪者之歌」有許多宗教甚或密宗儀式般的動作,但是對宗教一無所知的觀眾亦可樂在其中。事實上,經由理性的分析,而想試圖整理出整齣舞的理想,很可能反而傷害了它原本要表達的精神層面的意含--正如苦行僧必須身體力行,而不是言語討論才能傳道,觀眾們由佇立於一側的僧人到最後舞臺呈現的螺旋狀圖案的稻穀,亦經歷了一趟發人深省的精神之旅,而獲致一份沈靜卻又令人雀躍的喜樂。正如林懷民所說:「我試著傳達一種心靈的狀態。何謂空?何謂靜?希望帶給大家一份平和與寧靜。」




─────────────────────

【黃金稻米套票】功成身退的黃金稻米 首次讓你帶回家
《流浪者之歌》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0-14 |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12/17-19
《屋 漏 痕》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9-28 | 台中市中山堂 12/4-5 | 高雄市至德堂 12/11-12 

雲門秋季公演網站 | 訂購演出門票

─────────────────────

本文由雲門舞集提供,相關智慧財產權利均屬相關當事人所有。

老地方冰果室 frostyplace.com敗家網 byja.com 為支持國內文化與創意產業,特別刊登本篇專文,並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相關資訊能夠曝光與流傳,並幫助網友重視文化與創意產業。

您若想觀看其他與雲門相關的內容,可按此搜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