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漣漪】【流浪者之歌】從那米中來
2010/08/30 2:23 pm 雲門舞集

在多元宗教演出中的恍惚情境

一個光頭的人走上台,定位。金黃稻穀由天而降,在他頭上迸散,在他身旁沛然四濺,有如豐饒之雨。一個半小時演出裡,他始終挺立不動,米在他腳下堆聚如山。一個意象訴盡於永恒與昇華,外在的生命與內心的安寧。

這位和尚顯然找到了我們苦求不獲的東西:精神上的滿足,專注,深入。我們可以輕易的斷言:這是佛教禪宗的修行。但林懷民意象豐盈的「流浪者之歌」不只是一場舞蹈表演,它有文化與藝術的多重指涉,同時又渾然自我,凝為一體,即使無法徹底瞭解,絕對可以辨識。一群美麗的台灣舞者透過每寸筋骨肌肉,淋漓體現一段神聖與追尋的朝聖之旅。

開場的一幕,十六位衣裳襤褸的舞者執杖而行,展開一段肉體與精神的旅程。他們緩慢穿越舞台,走到一道橫切黑色舞台地板的金黃米流——沙漠甘泉或荒野米糧,流浪者屈膝伏地,撥灑稻穀,進行感恩的儀式。隨後又有一段「自罰」之舞,舞者以樹枝鞭打自己的背脊,頗有清教徒之風,這點一般人很容易明瞭。

這樣的作品,使林懷民成為一個享譽國際的舞蹈大師。一位舞蹈專家就曾以民族學的角度為「流浪者之歌」逐段註釋:舞者的河畔之舞,有如恒河畔的印度教徒;他們揮灑穀粒,有如埋身沙堆的瑜珈苦行者;他們狂喜急轉的動作又源於土耳其蘇非教徒的宗教儀式。這種例子比比皆是,尤其是那來自高加索的優雅民歌。而那些我們看來十分異國的動作又源於中國古舞與武功。我們突然發覺林懷民對西方現代舞的信心:神有諸多稱號,舞蹈亦有諸多根源。

然而,儘管作品內容廣博,也有信心充沛的意象,《流浪者之歌》的演出成敗完全繫於觀眾是否有意內省觀想。儘管動作意象表達力很強,這齣舞,就像那和尚,始終寧靜,觀舞經驗的好壞取決於觀賞者是否願意去傾聽舞者的專注,進而跟著專注起來。《流浪者之歌》要求觀眾投降,全然繳械。觀眾只要找到自己的深呼吸,找到身體的重心,這齣舞妙不可言,趣味無窮。至少,這是從那一面填報稅單,一面咒咀上帝的日常生活逃逸出來,全然寧靜的九十分鐘。

哥本哈根政治報
1997 年 8 月 7 日
麗莎.葛斯泰爾 評巴黎皇宮廣場的演出




─────────────────────

【黃金稻米套票】功成身退的黃金稻米 首次讓你帶回家
《流浪者之歌》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0-14 |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12/17-19
《屋 漏 痕》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9-28 | 台中市中山堂 12/4-5 | 高雄市至德堂 12/11-12 

雲門秋季公演網站 | 訂購演出門票

─────────────────────

本文由雲門舞集提供,相關智慧財產權利均屬相關當事人所有。

老地方冰果室 frostyplace.com敗家網 byja.com 為支持國內文化與創意產業,特別刊登本篇專文,並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相關資訊能夠曝光與流傳,並幫助網友重視文化與創意產業。

您若想觀看其他與雲門相關的內容,可按此搜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