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漣漪】【流浪者之歌】有生於無
2010/08/30 2:15 pm 雲門舞集

林懷民的黃金之舞
2002 年 7 月初,雲門舞集受邀至美國現代舞蹈的聖地──雅各枕,於「雅各枕 70 週年慶舞蹈節」演出「流浪者之歌」。主辦單位特邀曾任《華盛頓郵報》舞評家的舞蹈學者蘇珊‧卡本諾撰文,從比較東西方身體論述觀點著手,寫下她對作品的詮釋與評價。

蘇珊‧卡本諾(2002年美國雅各枕舞蹈節駐節學者)
林亞婷(加州大學舞蹈史與理論博士候選人) 譯

在西方,很少人認為舞蹈能探討哲學或宗教方面的議題。柏拉圖在他寫的《理想國》一書,就將專業舞者逐出境外,而十七世紀哲學家笛卡兒也宣稱身心分離二元論。舞蹈因為以身體為主要表達工具,而被貶到純感官的邊疆地帶。

相反的,世界上其他的文化傳統則將動作視為探索心靈體驗的豐富園地。許多東方信仰長久以來發展出富於哲理的身體訓練體系。莊子更是明確提出身與心的直接關係:「真人之息以踵,眾人之息以喉。」(《莊子》大宗師第六,高人從腳根深處提氣,一般人只能從喉頭發聲。)

探討雲門舞集創辦人兼藝術總監林懷民的成就,必須同時兼顧東方與西方的哲學體系。林氏試圖由這兩套彷彿對立的體系進行協調,讓西方現代舞去環抱東方思想所篤信的觀念:身體富有探討心靈成長的功能。

生長於台灣的林懷民,22歲在美國艾荷華大學專攻寫作碩士時,才開始學習現代舞。返台後,於1973年成立雲門舞集,早期作品明顯看出林氏在紐約葛蘭姆舞蹈學校所受的薰陶。爾後,林懷民在印尼的巴里島看到火葬後,島民將祭品骨灰付諸流水,河水隨後洗淨一切痕跡,瞬間體會到世間的無常。於是,林氏開始持續地將佛教的理念融入他的舞作。1994年,這種結合宗教的創作方向,經過林氏親自到北印度的菩提迦耶聖地朝聖,並在釋迦摩尼得道的菩提樹下靜坐後,更加以確認。林懷民返台後,內心有一股力量想將他在印度的領悟轉化為一齣有關心靈轉化的舞作。

林懷民到印度朝聖的成果,《流浪者之歌》,正是以人類存在的意義為探討的主題。這個作品和一些文學名著,如:奧古斯丁的《懺悔錄》,帕塔馬汗撒‧尤迦南達(Patamahansa Yogananda)的《瑜珈人的自傳》,約翰‧班炎的《一名信徒之成長》,以及印地安人傳記的《黑鹿傳》一樣,有自傳性的意味,只不過是以舞蹈的方式呈現。「流浪者之歌」也受到德國作家赫塞一九二二年的同名小說,另一本描述個人成長歷程的著作所啟發。林氏結束印度之旅後,重新細讀此書。赫塞按照佛陀經歷五十年求道的過程,構想出故事的主人翁,藉以紓解作者自己心靈的困惑。如同赫塞,林氏的作品也是一支跨文化,不分宗教,探討求道的共通點之力作。

雖然藉由外在的軀體來描繪內心的生命,相當艱難,但林懷民發展出一些視覺與肢體上的語彙,以傳達各種「昇華」的意境(transcendence)──無論動作如何細微,畫面如何短暫。創作初期,林氏要求舞者在第一個月,只練習靜坐。等到開始動時,也是先閉著眼,傾聽體內的聲音。直到後來仔細運用身體各部位及感官,仍然繼續依循體內律動的方式而舞,呈現出空曠,綿延,重心下沉,堅韌柔美,充滿氣與空間感的肢體。

這種動作特質深受團員所勤練一套結合身心雙方面訓練的完整體系,太極所影響。太極的觀念在道家的始祖老子之《道德經》處處可見,而以下摘錄的幾段,用來描述「流浪者之歌」所呈現的動作與哲理,再恰當也不過:

曲則全。枉則直。
(第二十二章/委屈才能保全,有了彎曲才能伸直)

企者不立。跨者不行。
(第二十四章/踮著腳尖的站不穩;故意跨大步的走不遠)

天下萬物生於有。有生於無。
(第四十章/天下萬物生於能看得見的「有」,而「有」卻生於看不見的「無」。)

善建者不拔。善抱者不脫。
(第五十四章/善於建造者,其所建不會被拔除;善於抱持者,其所抱不會滑脫。)

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第七十六章/堅強者過剛易折,易陷死境;柔弱者有彈性,不至中途夭折,得保長生。)

這種曲柔,沉著,穩健,平靜,持續的特質,與西方所推崇的炫耀技術的情形成為強烈的對比。此套美學,在舞作一開始就奠定了:那位頭頂淋著米粒而佇立著的和尚,其毅力與平靜,傳達了超出凡人所及的耐力與專注。這位求道者平時練就涵蓋許多關於調節體內氣流順暢的氣功,相傳源自古代巫師進入恍惚狀態的祭典。

而林懷民透過舞蹈想傳達的,正是這種永恆的,延續的,與廣大生命匯流結合的觀念。林氏曾提過,他要求舞者特別注意舞蹈動作的銜接處,也就是西方舞蹈經常視為微不足道的地方。如同佛教所倡導的,林氏經常化平凡為不凡,在被忽視之處尋找到美感。(熟悉作曲家兼美學家約翰‧凱吉的西方人,對這個觀點想必耳熟能詳。凱吉也是佛教禪宗的信徒,他曾說:「只要每個人用心看,美就在我們腳底下。」)林氏希望我們重新思考自己對舞蹈的期待,學會欣賞到任何種類或程度的動作皆是美。(林懷民說:「漲潮與退潮之間,河水依然流動著。怎能說這期間所流過的水,就不美呢?」)他對每個動作一樣重視,也要求舞者以跳高難度,炫耀性的組合所投注的精力,面對緩慢或靜止的舞步。

《流浪者之歌》不在敘述一個特定的故事,而是林懷民在印度看過苦行僧的儀式後得到靈感,進而呈現出一連串有關求道者的相關祭典。這些僧人擺脫一切俗的束縛,勤練瑜珈與靜坐,甚至從事禁食,自我凌虐,以及其他極端的儀式,為的就是要盡快得道。另外,這個作品也引用其他宗教傳統的祭典,如源自高加索地區的回教音樂,以強調全世界追求心靈昇華的共通性。

舞蹈作品由一連串獨立的意像相呼應,從少許且常見的元素,創造出令人驚奇的視覺效果。舞台設計靠著三噸精心洗滌與染色過的稻米,不斷變化出大自然中的瀑布,河川,海洋,雨水,山脈,沙漠與道路等景觀。對林懷民而言,稻米是神聖的,因為在亞洲,米代表一切生命的根源。而在這作品當中,林氏以米喻指生命的各個層面。米這個簡單的道具,不但在視覺上令人驚嘆,林懷民還運用到米在聽覺與觸覺方面所造成的效果。林懷民曾稱「流浪者之歌」為他的「黃金之舞」,理由除了作品裡使用的金黃色稻米及舞台燈光的效果之外,更在於這支舞是在林氏心靈得到啟發之後,有感而發的作品。所以林懷民說,流浪者之歌「是菩提迦耶,或者,是佛祖恩賜的禮物」。這支舞也是送給所有求道的旅人,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的一份獻禮。




─────────────────────

【黃金稻米套票】功成身退的黃金稻米 首次讓你帶回家
《流浪者之歌》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0-14 |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12/17-19
《屋 漏 痕》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9-28 | 台中市中山堂 12/4-5 | 高雄市至德堂 12/11-12 

雲門秋季公演網站 | 訂購演出門票

─────────────────────

本文由雲門舞集提供,相關智慧財產權利均屬相關當事人所有。

老地方冰果室 frostyplace.com敗家網 byja.com 為支持國內文化與創意產業,特別刊登本篇專文,並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相關資訊能夠曝光與流傳,並幫助網友重視文化與創意產業。

您若想觀看其他與雲門相關的內容,可按此搜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