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門漣漪】「舞蹈秋天」壓軸 林懷民黃金雙作豋場
2010/10/14 12:30 pm 雲門舞集

《屋漏痕》傾斜舞台 雲門八里排練場 首度亮相
林懷民拋出超級難題 舞者宛如穿上高跟鞋跳舞

應兩廳院「舞蹈秋天」之邀,國立中正文化中心與雲門舞集 11 月在台北國家戲劇院共同推出林懷民黃金雙作, 11 月 10 至 14 日,流浪全球一票難求的黃金之舞《流浪者之歌》重新獻演; 11 月 19 至 28 日,全新鉅作《屋漏痕》接續登場。舞者將在傾斜八度的舞台上,用身體揮灑出一幅奇幻壯麗的潑墨山水。

《屋漏痕》尚未首演,就已獲得國內外矚目。兩廳院「2010 舞蹈秋天」邀請為壓軸節目;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參與共同製作,預定 2012 年以《屋漏痕》做為十周年慶重點演出;紐約「下一波藝術節」積極敲定 2011 年雲門演出,藝術總監喬瑟夫‧梅里諾(Joseph V. Melillo )將專程來台觀賞首演。

昨天,雲門在八里排練場為《屋漏痕》打造的傾斜舞台首度曝光。藝術總監林懷民說,雲門就是在鐵皮屋舞蹈工廠裡,做出如此安靜的作品。兩廳院藝術總監黃碧端則期待地表示,林懷民總能透過舞者身體,把難以言說的境界表達出來,觀眾將可透過《屋漏痕》看到心靈才得見的不可能風景。

2000 年起,林懷民以書法為靈感,創作出國際舞評譽為二十一世紀登峰造極經典的「行草三部曲」, 2009 年歐洲 Movimentos 國際舞蹈大獎頒發「終身成就獎」給林懷民,典禮上《狂草》精華贏得如雷掌聲,評審團表示「林懷民重大地影響,豐富了世界當代舞蹈。是與喬治.巴蘭欽,威廉.弗塞,莫里斯.貝嘉等二十世紀獨創性編舞大師同層級的藝術家。」

繼「行草三部曲」之後,《屋漏痕》從書法高峰再出發,但林懷民心中已經無「書」,而是進入師法自然的更高境界。林懷民強調,《屋漏痕》雖以墨的美學為跳板,但不是演繹書法,希望表現出一種趣味與芬芳。

《屋漏痕》創作靈感來自唐朝書法大家懷素與顏真卿的一則軼事。狂草大師懷素在洛陽拜謁書法界老前輩顏真卿,顏真卿問懷素對書法有何見解。懷素說,他觀察到夏天的雲彩變化萬千,有如峻奇的山峰,經常揣摩學習,寫起字來「其痛快處如飛鳥出林,驚蛇入草,又遇坼壁之路,一一自然。」顏真卿問:「何如屋漏痕?」據說, 35 歲的「狂僧」懷素激動抱住顏真卿的腳,吼道:「賊!」

這則書法史上的軼事令林懷民深深著迷。他想起小時候看到滲入房屋牆壁的雨水痕跡,有時像一個人的臉,有時像一條龍……,給人無限想像。酷愛大自然的他,繼稻米、荷花、石頭、流水之後,這次要把風雲山水整個搬上舞台,再探有機世界,「看看自己能不能觸及那『一一自然』的境界。」

早在編作《狂草》時,林懷民就想以《屋漏痕》為題再創新境,卻屢遭行政同仁勸阻,擔心這名字會讓人誤以為是講屋子漏水,很難推票。這次,林懷民再提《屋漏痕》,鐵了心,不顧四周雜聲,不管宣傳期正面迎撞五都大選煙硝,決心將胸中醞釀多年的《屋漏痕》「一吐為快」。挑戰自己,也挑戰舞者身體新的可能性。

傾斜的舞台,是《屋漏痕》夢幻的密碼。為了完全顛覆雲門舞者的基本肢體訓練,開發更豐富的表現可能,林懷民不惜在八里排練場大興土木,比照劇院規格搭建大型斜坡舞台。從 125 公分高處拉出斜坡,魔術般改變了景深,延長透視感,讓投影更加立體,甚至產生虛實交錯的 3D 效果。再運用複雜的投影技術,移山引水進劇場,以地板為畫布,繪成一幅氣象萬千、奇幻空靈的潑墨山水。

然而這美麗宏偉的大畫布,卻成了舞者的超級難題。長年接受東方身體向下扎根訓練的雲門舞者,在傾斜地板上,重心全失,原本易如反掌的跳躍、舉腿、旋轉,霎時完全無法施展,一雙腳好像成了長短腿。整天練習下來,越是用力想要抓地站穩,越是讓膝蓋、關節酸痛到不行,摔跤滑倒都是家常便飯。

「不要抵抗,要和傾斜地板做朋友!」排練場上,林懷民對著汗水淋漓的舞者大聲喊。林懷民形容,就像穿著三吋高跟鞋跳舞,舞者卻哭笑著補充說,其實更像是一腳高跟鞋,一腳平底鞋。卻還要舞出如「身手矯健的俠客、輕盈的水墨精靈」。

閉關一個月,烈日下曬得發燙的鐵皮屋裡,舞者與斜坡天天奮戰。耳邊,曾獲柏林愛樂 100 週年作曲大賽首獎的日本作曲家細川俊夫的樂曲,與鐵皮窗外轟然飛嘯的卡車聲,相互對應。

但是,雖然天天面對這樣的魔鬼特訓,大家仍非常開心,因為這個中秋終於可以在家過節了。自2006年起,雲門舞者及工作人員奔波世界各地演出,始終沒有機會回家團圓賞月,這個中秋終於不用再受「每逢佳節倍思親」之苦,苦戰《屋漏痕》的同時,卻也享受著流浪者終於回家的喜悅。

2007 年,舞團在倫敦演出時,正逢端午,我駐英大使貼心送來粽子,舞者劉惠玲看到粽子忍不住大哭,談到這段往事,劉惠玲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昨天開心地說,今年終於可以在家烤肉吃月餅了。

闊別台灣八年,今年秋天重新獻演的《流浪者之歌》,結合印度的故事、台灣的稻米、喬治亞的民歌,是雲門演出場次最多,國內外好評如湧的重量級作品。

1994 年,林懷民帶著赫曼.赫塞根據佛傳故事改編的小說《流浪者之歌》,來到佛陀悟道的菩提伽耶。那清涼的菩提,靜靜流過的尼連禪河,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寧靜。印度歸來,他不假思索流水般地編出《流浪者之歌》。

林懷民認為,這是佛祖送給他的禮物。甚至透露:「我常想,往生後如果只能留下一個作品,希望就是《流浪者之歌》。希望它在喧囂的時代裡,繼續帶給觀眾安慰與寧靜,像那穿過菩提葉隙,斜斜照射的陽光。」

十六年來,《流浪者之歌》已成為雲門舞作國際邀演最多的作品,全世界無數觀眾為它感動落淚。 1998 年編舞家碧娜鮑許首度邀請雲門到烏帕塔劇場,謝幕時,碧娜上台獻花給舞者後回到座位,看最後一位舞者把滿台稻米畫成同心圓,看著看著就流下了眼淚,觀眾走光,她還坐在觀眾席哭了半小時。

三噸半的黃金稻米,是另一段動人的故事,台灣嘉南平原平凡的稻米,在林懷民手中卻鋪灑出求道者的修煉之路,黃金稻米如河、如雨、如路、如丘,成了舞作中最撼動人心的風景。

音樂也是上天的賜予,喬治亞 Rustavi 合唱團滄桑而溫暖的歌聲,是林懷民歷經歐洲、台灣、俄國、美國…千里搜尋,才終於找到的聲音。雲門每回演出《流浪者之歌》,總有觀眾問:那裡可以買到這張唱片?而過去十六年來只能「神會」的兩支團體,明年六月,終於應歐盟邀請,將在德國德勒斯登國際藝術節首次同台演出。

《流浪者之歌》今年底演出就將突破一百六十場,被國際舞評譽為林懷民的「黃金之舞」。法國進步報評論:「神聖化的肢體語彙恰似無盡的承諾祝禱。」巴黎費加洛報:「看了一輩子舞,沒看過這種場面,演出結束了,觀眾仍然戀戀不捨,不肯離去。」挪威奧斯陸午報:「一次偉大的劇場經驗,觀眾的心充實得幾乎迸裂,不禁流下喜悅的眼淚。」




─────────────────────

【黃金稻米套票】功成身退的黃金稻米 首次讓你帶回家
《流浪者之歌》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0-14 |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 12/17-19
《屋 漏 痕》台北國家戲劇院 11/19-28 | 台中市中山堂 12/4-5 | 高雄市至德堂 12/11-12 

雲門秋季公演網站 | 訂購演出門票

─────────────────────

本文由雲門舞集提供,相關智慧財產權利均屬相關當事人所有。

老地方冰果室 frostyplace.com敗家網 byja.com 為支持國內文化與創意產業,特別刊登本篇專文,並希望能夠拋磚引玉,讓更多相關資訊能夠曝光與流傳,並幫助網友重視文化與創意產業。

您若想觀看其他與雲門相關的內容,可按此搜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