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4/22:這裡沒有英雄
2007/05/14 6:19 pm Deray

出發前的最後一夜,正如預料一般的,失眠了…但多少也睡了一會兒。

清晨,比五點半的鬧鐘還早起床,想去浴室沖個澡,梳洗恢復精神一下。結果一陣反胃,空腹還沒吃早餐的胃,就不爭氣的嘔吐了一些胃酸出來。我感覺到胃部的抽蓄和身體的抖動,那嘴巴又苦又酸的味道,一瞬間讓我清醒,讓我確定現在是真實的世界,不是在作夢,更讓我確定,再過三個小時,我就要離開台灣,去進行冒險了。

很想開口大喊:「我出運呀!」因為我要開始走出第一步了!不論做任何事情,踏出第一步都是最辛苦的,所以大多數人往往還沒走到第一步,就退出了。

※        ※        ※

梳洗完,搭著朋友的小貨車,載著我和米莎莎到機場的第二航廈。昨天晚上睡前最後一次確認行李,打包到凌晨一點才睡,但我知道,肯定還忘了什麼 >"<

果然才出發不到十分鐘,就發現眼鏡跟相機都裝箱在紙箱裡面,所以我今天一直到北京領完行李為止,都要當半個瞎子,而且也不能照相做紀念。這還不打緊,起碼我有帶,只是放在不是很正確的地方。但是阿姨去廟裡幫我求的平安符,就真的忘在房間桌上忘了拿了。開車到一半趕緊折返回去,一大清早就慌慌張張,看來有點危險,「會不會有什麼東西我還忘記的?」就這樣一邊腦袋打結的亂想,還不到七點就抵達機場了。

※        ※        ※

到達長榮的櫃台,要托運行李以及劃位。

昨天晚上我在 RST ,由阿宏老師親自授課,學了更換鍊條之外,就是這輛單車的分解結合了。總共拆卸了前輪、前檔泥板、腳踏板、前剎車、前貨架、座墊、把手之後,總算可以裝的進瓦楞紙箱裡。其他的背包,我攜帶一個當隨身行李,另外的三個大背包、一個小背包、睡袋、睡墊、還有安全帽等東西,則裝在另外一個瓦楞紙箱裡,所以一共是兩個紙箱,這樣行李比較單純,要嘛就是一口氣全部都寄丟,要嘛就是統統平安的拿到手上。

※        ※        ※

畫面再回到長榮的劃位櫃台。兩個紙箱一放上去過磅,顯示 41.9 KG,每個人的行李上限是 25 公斤,所以整個超重了 17 公斤,雖然早知道行李會超重,但這依然超過我的估計。扣掉單車 16 公斤,再加上我手提的這個包包大概是 7 公斤,所以這一趟的行李就起碼有 30 公斤以上。真是辛苦這次要陪我一起旅行的 LGS-GMT 了 /_\

行李超重就得要加運費,經過長榮的協助,他們將我的行李重量上限提高到 35 公斤,所以只要付 7 公斤的超重費用就可以了,而 7 公斤的費用,就高達 2400 塊錢。 =.=

※        ※        ※

隨後銘龍也到機場來送我一程,他自己明明說太早了爬不起來,結果還是跑來了。聊聊天,小聚一下,多虧有他的協助,這次的旅行可以順利出發,同時也讓我用不同的觀點看到很多事情的處理方式,我實在太孩子氣,銘龍這樣子才算是個大人。

※        ※        ※

9 點 15 分的飛機, 8 點 30 的時候親一下米莎莎的額頭,要她在台灣好好照顧自己,我很快就回來。

※        ※        ※

台北飛香港一個小時就到了,剛好在飛機上吃一頓早餐,抵達香港的時候整個人也很 High !好漂亮的機場呀!這是我第一次到香港,可惜不能跑出去,只能短短停留兩個小時,晃晃免稅商店街,也跑去免費的機場網咖上網休息一下,等著搭 12 點 45 分往北京的飛機。香港飛北京搭的是東方航空,空姐的素質只由用超優來形容,中國地大物博,真是人才濟濟呀!敬佩!

看看時間,理所當然的在飛機上吃了午餐,和空姐的高素質相比,機上的餐點則是難吃到一個想翻桌的地步;講是這樣講,但我還是吃完了,看到隔壁有沒吃完的麵包跟奶油,我還拿起來當作緊急的糧食。

可能東方航空也知道自己的餐點很難吃,所以甜點吃的居然是喜見達的冰淇淋!這個落差也太大了吧~ Orz

 

和隔壁的老伯伯 (就是他給我麵包的) 交換座位,換到靠窗的地方,往下一看就是中國。第一眼只有一個印象:「好黃呀~!整個就是一個土黃色的國家。」

下午四點就抵達機場了,北京機場的動線設計明顯很不好, 尤其和我剛剛才經過的桃園機場以及香港機場相比。一群人下飛機之後,就只有一個電扶梯和小樓梯可以走,就通通塞在那邊,出關的時候也很誇張,整個根本就是廟會麻 ~_~ 不論是中國居民用的通道還是外國人用的通道,全部都是大排長龍,在這邊排隊就排了好久的時間。

海關在檢察完你的資料之後,會有一個評分的功能讓你按按鈕打分數,選項有:非常滿意、滿意、普通、速度太慢、態度不好等五項。我連按了很多次「速度太慢」,按、按、按、按、按,然後才開心的出關。

※        ※        ※

領行李又是另外一個考驗,我的行李有兩個,裝背包的是一般行李,就跟大家一樣去行李「轉轉區」撿就好了。但是單車分解裝箱之後,尺寸上還是大行李,要用人工的方式搬運,之前去法國,那邊的員工就搬到同樣的行李提領區,所以我一下就找到了單車,它甚至比所有轉轉區的行李都還要早就出現,領回單車的感覺只有一句安心可以形容。

但是我在轉轉區,推著機場的推車,繞了好幾個圈子,就是沒看到我的單車被抬到哪裡去。裝行李的紙箱則順利的從轉轉區領回,但是我的單車呢?

就這麼繞呀繞的,繞到沒有行李繼續掉出來,還是沒看到我的單車,這樣有點慌了,趕緊找看起來像是在搬運行李的工人問一下:「這一個班機有一個裝單車的紙箱,請問在哪裡?」

如果他跟我說沒看到,沒聽過這東西,那就表示單車被遺留在香港了 >"<

好險他只是一臉「原來那一箱東西是你的呀!」的表情,比了比領行李區的盡頭:「推到那去了!」我哩咧,整個也差太遠了吧,領行李的轉轉區分 1~8 區,我的班機在第 7 個轉轉區提領,你把單車給我推到第 1 區的角落去?但總是個實用的好訊息!道聲謝,趕緊推著推車狂奔,去提領我的單車。剛好看到有人把它從架子上推下來的「碰~!」那個畫面。馬的那是我的車耶!跑過去領回來,昨天打包的紙箱已經有點破爛了!貼了那麼多易碎品、小心輕放的貼紙,根本就是貼心酸的。

也好,就結果來講,已經平安了領回了行李、單車還有我,這樣就算到齊了。

※        ※        ※

這個時候看看手錶,大概將近下午五點,問了一下服務台:「請問一下機場有沒有路可以讓單車騎到北京市的?」

三個小姐互看了一下,「應該是有輔路 (就是非高速公路),可你要自己問路,我們也不會走。」

本來我的想法是要是搭機場巴士到市區,然後在路邊將車子組裝起來,這樣的模式在法國可以成功,因為那邊是法國,不會有人趁你在忙著組合車子的時候,悶不吭聲搶你一個背包就跑掉,然後趁你氣急敗壞去追那個人的時候,其他人則搶你的單車跟其它的行李一哄而散。

這裡是中國,是我懷有期望的一個美麗國家,同時也帶有警慎的恐懼心。在不確定路線要怎麼從機場騎到北京,然後我得在北京臨時找一個便宜的過夜場所,更別提我連哪有旅館都不知道的情況下,今天的著落點在哪都還不清楚。

※        ※        ※

推著兩箱行李的推車,時間是下午五點,我思考著要在這邊花 30 分鐘~ 1 小時將單車組合起來,然後試著騎 30 多公里,也就是單車兩小時的路程,順利的話晚上八點到達北京市,然後開始找旅館,度過第一個在北京的夜晚。還是搭機場巴士,先往北京市移動,下車之後,在冒著行李被偷被搶的情況下組合單車,然後在騎著單車閒晃找便宜的過夜場所。希望能順利發現一間便宜的旅館。事情看來就只有兩種選擇,每一個都要付出相當的代價和一定的風險。

就在我苦惱的時候,一個穿西裝的人猛的問我一句:「你這箱啥東西呀?」抬頭看了他一眼,雖然穿著西裝,但應該是計程車在攬客的,隨口回了一聲「單車。」

「你要到北京市對吧?搭我的車吧。走~」

我都還沒有說我的目的地、甚至我都還沒答應要搭他的車,他就叫我跟他走 =.=

「先說說多少錢呀?」我沒有拒絕,我問了車資,因為這可能是我目前情況的第三條路。

※        ※        ※

「你這堆東西……算你 300!」「太貴了,我沒那麼多錢。」轉過身,推著推車要去找機場巴士的搭乘處。

果然過沒五秒鐘,他就追上來了「那你願意付多少錢呀?」「150 。」不知道怎麼殺價的話,也不用管什麼行情多少,只要記得最高指導原則,就砍一半就對了。

我一開口,馬上換他揮揮手,掉頭就走,看來我砍得多了些,這樣也好,少了個糾纏的人。

※        ※        ※

我繼續推著推車找巴士的搭乘處,繞了一圈發現找不到,正打算回頭的時候,發現他帶了一個高高瘦瘦的年輕人過來,一走近我,我們同時開口:「這樣吧,一口價 250 !」那個司機大叔說。

「200 !」同一瞬間,我則喊出這個數字。司機大叔搖搖頭,嘆口氣:「唉~那就 220 吧。上車?」

我接受了這個提案,司機大叔喊的價,但是載我的是那個高高瘦瘦的,長的有點像是葛優的年輕人。

「怎麼不是你載?」我馬上提出質問,難道你只負責喊價錢的嗎? /_\

「他是我弟弟,他載也一樣,你的行李多,他的車才載的下,小計程車不行。」

我一邊跟著他口中說的弟弟走,一邊回頭看著司機大叔大喊著說:「你弟弟?看起來不像呀?是不是真的你弟弟呀?」

其它的司機們小聲的笑著說,當然不像,因為是不同媽生的……

※        ※        ※

我跟著葛優,穿過機場前的馬路,往停車場地下三樓走,越走越黑暗,什麼司機會把車停在這邊,難道攔到客人之後,還要客人走這麼遠嗎?難道是打算要在停車場的深處洗劫我?

「到了!就這台車。」在我正準備要開始胡思亂想的時候,我看到了一輛黑頭車。裝背包的行李紙箱放在後座,裝單車的行李紙箱則放在後置物箱,雖然因為太長凸出來了一點點,但問題不大,還是可以正常開車,這台車果然比一般計程車要大上一些。

※        ※        ※

上了他的車,問了名字,瘦瘦高高的葛優叫作安明,北京人,開計程車接客人從機場到旅館,剛剛那個司機大叔是少數有資格進去機場拉客人的人,所以都由他拉客人,然後其他人負責載,然後就聊到我是哪裡人,我就說我是香港人 =..= ,行李裡面是單車,我打算從北京騎到西安。

聊著聊著就聊開了,安明是一個很有趣的人,我問他為什麼北京腔聽起來那麼好聽?他就說其實就是「音長」,你們廣東人講話 (他相信我是香港人了) 就一個字一個音,北京人講話音都拉很長,所以聽起來就變成這樣了。當下馬上領悟到北京腔的訣竅:音要拉~很長。

聊開之後我問安明,載一趟客人就有兩三百塊錢,那這樣下來,一個月薪水很可觀吧?他說沒這回事,這錢在跟我收了之後,等等都要繳回去的,每個月就領 2000 人民幣的薪水,要是遇上客人好心會給點小費的,那才是真的有賺頭的地方。

※        ※        ※

聊著聊著,我就說,雖然這邊說是機場高速公路,可是怎麼開起來不怎麼高速呀?安明說因為前面是收費站,我點頭哦~了一聲,他繼續說過站要收十塊錢,我又哦~了一聲。跟我講這個幹嘛?介紹收費站的細節嗎?

「這十塊錢可能要請你付一下。」安明說。

挖哩 =.= 搭計程車走高速公路,過收費站還要乘客自己出過站的費用,這整個也太酷了吧!車資規車資,收費站規收費站,分的真是清楚。

我的皮包裡面,現金就只有 Bianca 昨天給我的 300 塊人民幣,車資就花去了 220 ,收費站又花了 10 塊,那我等等還要找過夜的地方,這可該怎麼辦才好?因為他很欣賞我一個人要去騎單車,是個漢子,我馬上全盤跟安明托出,我就說我現在身上只有 300 塊錢,要是你能幫我找個旅館讓我住一晚上,那 300 扣掉車資還有旅館的錢,要是還有剩的,那就通通給你當小費。

安明說北京最最便宜的酒店一晚也要 300 人民幣,最最便宜的旅館,一晚也要 158 塊人民幣,我這預算要找過夜的地方可難了。依照等級來區分,酒店再來是旅館,那再來呢?還不到路邊那麼淒慘喔,還有一種地方叫做招待所,一個晚上大概 50 多塊錢就可以了。他撥了個電話給三姊,問問那間招待所還有沒有空房間?結果已經全部都租出去了。

「沒關係!」我說只要是在北京附近就可以了,就算離天壇大概有十公里遠也沒有問題,憑著安明是北京人,他幫我找便宜旅館,總比我騎著車瞎晃來的好。

在北京的某個地方,安明找到一間他印象中記得很便宜的飯店,到了之後他叫我先別下車,因為我的口音不行,這樣住店的價錢比較貴,他先去問問,我就坐在車上等他,抬頭看了一眼招牌「泓晨旅館」,是旅館耶,那應該便宜不到哪裡去吧?

沒一分鐘,就看到安明笑嘻嘻的回來,我問他這住一晚上多少錢,他笑笑的說, 55 塊一晚上。真是撿到便宜了,第一天就找到便宜的旅館,而且這邊很安靜,正打算等等在店門口組合車子,然後牽到房間去放。

※        ※        ※

這樣一口氣就解決了:車子組裝、抵達北京市、第一晚的住宿這三個問題。

才開心的,馬上就有點沒那麼簡單的感覺,旅館的櫃檯人員是個男生,他說住房需要登記,跟我拿身分證。當然,他這邊說的身分證絕對不會是各位手上那一張中華民國身分證。

我很心虛的拿出我的台胞證,很小聲的說:「我是台灣來的」很怕被安明聽到。然後店員就面有難色的說:「台灣來的?那你沒有證件嗎?」

安明在外面聽到,就探頭進來關心一下說:「他身分有什麼問題嗎?他是香港人呀。」我馬上很愧疚的跟安明說其實我是台灣來的,店員也很好心的通融讓我住,因為這邊是不能讓外國人住的。一晚費用 55 元,付了 6 0元,結果 5 塊錢的零頭被扣留成住房保證金。

所以我可以給安明的小費,就只剩下我的 300 塊 - 車資 220 (要上繳) - 收費站 10 元 - 住宿費 60 元 = 10 塊人民幣。

他也是很高興的說謝謝,總是個緣分,看到我一個人要去騎車,覺得很欣賞。

※        ※        ※

然後他沒有馬上就回機場,待在這邊看著我組裝單車,想要看一看它長什麼樣子。

當我割開封裝行李的膠帶,總算可以拿出相機,開始拍今天的第一張照片。安明看到我的車,說:「這車不錯呀!不便宜吧?要不要一千塊錢?」要是我回答大概要五千多塊人民幣,那應該不太好,所以我點點頭說差不多啦,這車滿普通的。

他繼續問說:「這車什麼牌子的?沒看過耶?」我覺得要解釋 Louis Garneau 是加拿大的牌子是個很複雜的事情,所以我說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牌子,「覺得便宜,看喜歡所以就買了。」

※        ※        ※

多虧安明幫我找到這間旅館,讓我的第一步不至於跨的太淒慘,整體看來還算平平安安的。在他要回去繼續上班之前,我拍了一張他的照片。



泓晨旅館的店員,名字叫做小馬,他看到我的行李其中一個是單車,而且準備要組裝,就拿了很多的工具給我用,也幫我一起鎖螺絲。有些地方我組合錯了,還是他幫我先看到的。真是慚愧!



組合到一半,隔壁一位 60 多歲的大叔也過來看我跟小馬在這邊努力。



邊組合邊聊天,小馬也知道我要騎單車從北京到西安 (就只跟他們說要騎到西安而已) 。然後大叔他姓趙,小馬叫他趙叔,那我也叫跟著叫。

我在台灣 26 歲,但是在大陸就變成 27 歲,小馬則是 25 歲,小我一點。

趙叔問我是哪裡人呀?我笑著說這個答案有點敏感…小馬則大方的幫我回答,說我是台灣來的。



趙叔聽了笑笑說,這有什麼好敏感的?加入趙叔之後。就變成組車三人組,依序將前煞車、前輪、前檔泥板、前貨架、腳踏板、把手、座墊一一的裝回去,因為粗魯的行李托運方式,沒有拆解的後檔泥板居然被撞彎掉了,騎的時候後輪會嚴重摩擦到檔泥板。多虧小馬和趙叔幫我調了一下才正常。

組完之後,我自己試騎了一下,狀況完美,也把座墊調低,然後讓小馬和趙叔試騎看看我的車。



車子組好之後,就準備要牽到房間裡去,小馬沒給我鑰匙,只跟我說是 144 號房,儘管下去就對了,會有人幫我開門,說是 144 號房,但是可不是在 1 樓,更不是在 14 樓,而是在地下三樓。底下大概有五十來個房間,我住是單人房,還滿不小的。而且這邊很熱鬧,至少有八成滿。

一張單人床,一個床頭桌、一隻椅子和一台顏色偏紅的電視,天花板的油漆已經整片整片的剝落,很有味道。



放好單車,我跑回樓上,準備拿一大堆的背包下來,我拿一半,小馬幫我拿一半,順便問小馬他今天晚上要吃什麼,能不能帶我一塊去吃,我的想法是,反正有緣一場總是個朋友,而且跟當地人去吃飯,也會吃比較便宜的東西。

※        ※        ※

進到房間之後,就整理一下裝備,看大陸的中央新聞 (這真是很酷的頻道,可惜台灣看不到) 。入夜之後的北京。好冷好冷,在室內 (地下三樓) 的我,都感到寒意漸漸的逼近,還好有棉被可以蓋著。

大概八點的時候,小馬敲敲門,問我吃了嗎?還沒的話就上來一起吃個飯吧。我正好已經咕嚕咕嚕的肚子叫了,放下手邊的事情,穿著拖鞋就往上跑,我以為小馬要帶我去附近便宜的小飯館之類的吃點什麼,我又剛好把荷包裡 300 塊的人民幣,才一天就揮霍光了,所以再拿一張一百塊的,想趁吃飯的時候換點零錢。

一跑到櫃台才發現,原來不是要出去外面吃,是小馬自己炒了兩樣菜,熱了幾個饅頭,這就是晚餐了,「這菜我自己瞎炒的,你試試看合不合口味。」



趙叔也從隔壁過來一起吃飯聊天,小馬炒了黃豆芽菜炒臘肉,還有地瓜葉,配著又大又白的饅頭,我也吃的好飽,這比飛機上的鬼東西要好吃多了。趙叔問我喝不喝酒?要不要來點?

我謙虛的說:「我酒量還不錯,還可以喝兩杯。」「那這下可麻煩了~小馬,到隔壁再多買兩杯。」趙叔笑著說。

就一邊啃著饅頭配著小馬炒的菜,一邊喝著趙叔請的蒙古口杯的酒 (酒精 38% ,一杯 1.5 塊錢) 。雖然人在國外,今天都很不敢老實的說出自己的身分,因為怕說出自己是台灣人,會帶來麻煩,趙叔說我這樣的顧慮是對的,低調一點好,大陸人多,什麼樣的人都有,不得不小心。

※        ※        ※

閒聊中得知,原來趙叔是國民黨員,當初國軍要撤退的時候。他手上就有一張黨發給他的到台灣的機票,但是因為老媽媽在中國,他一個人捨不得走,所以就留了下來,也因為這樣以及他的身分,前後一共被帶去河北勞改了共三年的時間。

他問我說我當過兵沒有?我說我當過了,而且還是當憲兵。他就問我可不可以唱幾首國民黨的軍歌給他回味一下,他好久沒有聽到了。可是我會的都是一些憲兵哥或是機車連歌,「國民黨的軍歌」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唱… =.=

※        ※        ※

小馬說這附近有雜貨店,我想到口袋裡那一張 100 塊,要是不把它換成零錢,那帶在身上也沒有用,因為當地人沒有錢找給你,本來打算飯吃一吃,就去買點補給品,順便換零錢,趙叔說,你這口音不行,一聽就露餡,到時候找一堆假鈔回來給你,真要買什麼的話,叫小馬去幫你買,如果只要要買些方便麵,小馬這裡是旅館兼雜貨店,而且他不會找假鈔給我。

※        ※        ※

吃著鹹鹹的菜、喝著甜甜的酒,滿肚子裝滿了溫馨。

小馬問我騎到西安然後呢?這些裝行李的紙箱要不要他給我收著,我到時候總要再把東西裝箱吧?我說我可能明天出發,就不回北京了。

「你到西安就不回來啦?那你要去哪呀?」趙叔問。

「我接著走絲路,往烏魯木齊走」,小馬和趙叔的筷子都停下來了。

「哪得花多少時間呀?」「不著急,我慢慢騎,總有一天到的了的。」

※        ※        ※

「那你到烏魯木齊,也不回北京?」「嗯 (滿嘴都是饅頭跟菜) ,我接著往哈薩克騎。」

「那接下來呢?」兩個人都驚訝的看著我。

「接下來往俄羅斯騎,然後往烏克蘭騎,接著是波蘭。」

「你究竟要騎去哪呀?有個終點嗎?」聽到這句話,突然有點噴飯的感覺。

「有呀!要是順利的話,就騎到法國去,然後差不多就沒力了。」大家都哈哈大笑,然後互敬一杯。

喝了一小杯酒,我整個人就有點茫然的感覺,這裡是哪裡,是異鄉?還是故鄉?安明、小馬和趙叔,是陌生人?還是故人?

※        ※        ※

睡前想洗澡,發現浴室是鎖著的,問了一下樓下的管理員,原來洗澡還要買澡票才可以洗,這樣那還是免了吧,用毛巾沾濕擦擦身體就代表洗過了。我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除了打死一隻嗡嗡叫的蚊子,倒也沒留下什麼情。

※        ※        ※

到北京的第一天,有了很平安的開始,平安的抵達,平安的取裝備,平安的找到過夜處,我不想做台灣之光,也不想當什麼 OOO 第二,或是大紅大紫、家喻戶曉、眾所屬目。

我只是一個會在出發一大早,因為緊張到乾嘔胃酸,還笑得出來的平凡人。

我是會怕第一天開始就吃苦,所以搭計程車省事,如此偷雞摸狗的普通人。

我就是我自己,去做自己想以生命為賭注,去努力、去實踐的夢想,我只想做薛德瑞。

所以這裡,沒有英雄。




 【德瑞 BTP】04/23:小多,我是不是喬巴?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