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4/23:小多,我是不是喬巴?
2007/05/15 5:57 pm Deray

打死那隻蚊子之後,整個晚上都睡得很香甜,手錶的鬧鐘是設定成早上七點,但是我很乖的在六點就爬了起來,跑去刷牙洗臉,然後在那種傳統式的廁所大便,傳統到整個是開放式的,要是有人現在進來,就可以跟我說聲早,然後一起蹲著拉屎。

※        ※        ※

昨天行李沒什麼拿出來,所以還挺好整理的,但是因為這次有五個背包,又是旅行剛出發,所以有一點小問題,我常常要找個什麼東西,尤其是小件的,總得一個包包翻過一個才找的到 ~_~  雖然是自己打包的行李,但是對內容物還不是很熟悉。

※        ※        ※

把單車和行李從地下三樓拿上去的時候,發現小馬睡在櫃台那值夜班,趙叔可能是昨晚喝太多了還是怎麼著,也睡在櫃台的沙發那。還那麼早,不想吵醒他們,就輕聲的開門,然後開始將背包一個一個掛回車上。

因為這些背包真的很重, LGS-GMT 每天要載這麼多東西還有我,實在太可憐,所以雖然麻煩了點,但是我每天找到過夜的地方之後,一定都會把背包卸下來,讓單車也輕鬆一下。

※        ※        ※

每次不是叫單車就是叫 LGS-GMT ,這樣實在太不親切了,再怎麼說這台車也是要和我一起遊蕩各大半年,不幫它取個名字實在說不過去。因為他載了很多很重的行李,感覺很像一台載卡多,所以我從現在開始,就稱呼我的單車為「小多」。

就這麼說定了,沒的異議,請各位記性好一點,不要沒多久就忘了小多是什麼東西。

※        ※        ※

在店門口掛完背包,小馬和趙叔也醒了,我拿出兩個水壺請小馬幫我加點水,路上可以喝。結果只有保溫瓶裡的熱水可以加,一倒進去,整個杯子被熱的軟趴趴的~

趙叔問我:「喝不喝茶?這有些茶葉,雖然不是什麼好茶…」所以兩個水壺,一個就裝開水,一個就放了一些茶葉,裝熱茶。



我比趙叔兒子還小四個月,所以他很照顧我。

※        ※        ※

昨天住店的 5 塊錢押金,我就拿來買了一包方便麵 (2.5 塊)、兩根小熱狗 (一枝 1 塊)、一瓶可口可樂 (3塊) 。



這樣把押金用完了,順便也剛好拿一張 100 塊的大鈔,跟小馬換點零錢。共找回 97.5 塊,人民幣真的很酷, 100 塊是紙鈔, 50 塊是紙鈔, 10 塊是紙鈔, 5 塊是紙鈔, 1 塊是紙鈔,連五角居然也是紙鈔。連一個硬幣也沒有呀!真是太熱血了。

小馬全部都用 5 塊 5 塊的紙鈔找給我,方便我路上買東西。

※        ※        ※

拿出北京市的地圖,昨天投宿的時候,只知道這裡很便宜,但是地理位置都還搞不清楚。趙叔說這地方地圖上找不著,在大概的位直幫我畫了一個圈。

七點半的時候,我從這個圈出發,要騎到天壇去,預計八點的時候抵達,可是怎麼知道北京這麼大 ~_~ 而且路還挺複雜的。騎著全副裝備的單車在北京街頭,路人好奇的眼光從來沒停過,猛盯著我瞧。

北京的街道,就分兩種,汽車道和單車道,沒有機車在路上跑;星期一的一大早,路上固然很繁忙,但是連一輛機車都看不到,那跟在台北的街頭真是大異其趣。

我很努力的從趙叔幫我畫的那個圈找出我的位置,走錯了幾次路,但後來還是順利的到了天壇公園,只是比預定的時間晚了40分鐘,第一天就大遲到,真是對在那邊久等的記者感到不好意思。

接受完訪問之後,還有很多大媽叔叔伯伯嬸嬸的加油,九點多我就正式的從天壇開始騎車了。騎了一下子才想到,剛剛應該叫個什麼好心人幫我在起點拍張照片留念一下的。錯過了就算了,再回去一次還真有點不好意思。

※        ※        ※

今天的目標是保定,只要走京石高速公路旁邊的輔路,就可以到,聽路人講滿簡單的,從地圖上看起來也滿簡單的,但實際騎起來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在北京市區的時候,我問了十幾個人,保定往那個方向走呀?只要有叉路出現,我一定會問個人確定之後再走,即使問的這麼仔細,即使我也看到了往保定的告示牌,上面還很清楚的寫著 138 公里,即使看起來這麼簡單的路線,我還是迷路了,而且是整個超級大迷路。



早餐沒有吃,拿出包包裡的餐包,那是在飛機上跟隔壁不吃的人拿的,兩三口塞到肚子裡先墊一下,但是還是很餓;十點半的時候,看到路邊有在賣炒飯,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所以我就停下來休息,點了一份炒飯來吃。這可不是用瓦斯爐的路邊攤,是用炭火來炒的說。

老闆娘也姓趙,就稱呼叫趙大娘好了,她叫女兒幫我炒,一份炒飯居然只要三塊錢!這就是我夢寐以求的旅行呀!

※        ※        ※

大概是台灣兩份炒飯份量的超大炒飯,還配上了辣蘿蔔和黃豆,吃起來真是有夠鹹,配著開水才嚥得下去,邊吃邊跟趙大娘聊天,原來他們是江蘇來的,順便問了問她女兒的名字,趙大娘說這是她第三個女兒,所以就叫趙三。

然後 17 歲的趙三小姐就在旁邊跺腳:「娘~!妳別胡說。」



吃完飯,肚子整個很撐,這樣很賺,早餐跟午餐一起解決,為了配飯,喝了整整一壺水,順便跟趙大娘裝點開水路上喝,她也很熱心的答應了。

早上剛出發的時候,以及到天壇的時候,都是陰陰的天氣,吃完飯之後太陽就出來了。



吃飽喝足繼續上路,這時候都還沒離開北京的範圍呢,北京真的很大很大很大… ~_~

剛剛說過了,雖然我一路上很認真的問人家:「先生!問問,保定往哪走?」 我問過公安,路旁抽菸的大叔,賣水果的販子,賣鴿蛋的大嬸,每個人都很確定的跟我說了他們以為是正確的方向。然後我就這麼樣的,輕易的迷路了。

保定明明是在北京的正下方,理論上我只要往南邊走就可以了。可是怎麼我一直在往西邊騎,而且有時候還反過來往北邊騎;而且這條輔路明明是京石高速的,理論上應該很大、很直、很長才對,但是怎麼我騎的路都是鄉間小路的感覺?!



路況不好還不打緊,路上跑的全部都是運煤礦的大卡車這是怎麼回事? 每一輛開在我背後大概 50 公尺的時候,就開始對我大鳴三聲喇叭,當我是個聾子就對了。我就算不聾也被你們叭到聾了!然後開過我身邊的時候,每一台都揚起好濃的灰塵風飛沙,還有煤灰風飛沙,雖然我心裡面一直很懷疑這條路有九成的可能性,是我走錯了。



雖然有九成這麼高的把握,但我還是沒有回頭走,因為我很懶得走回頭路。我想,就算走錯一點點,等一下再往前面走,應該還是可以接回正確的路吧。就這樣塵土和煤灰飛揚,我在這條路騎了 80 幾公里。



路上每一個指標我都找不到對應的地圖位置在哪裡,問人家保定往這走對嗎?每個人都跟我搖搖頭說這邊走的話就繞一大圈了,得回頭往北京那去才行。可我就是不信邪,硬是不想往回走。



從早上十一點走到下午三點,在一個小狗翻垃圾的小路邊,從一個大叔那,我終於確定我走錯路了。



到下午三點多開始肚子有點餓的感覺,就把早上在小馬店裡買的小熱狗吃掉兩條,

然後又吃掉了從台灣帶來的一包餅乾墊肚子,騎腳踏車不用加油,但是人要補充熱量才騎的動。



本來應該往南走的我,因為一路往西走,走得太深了,就跑到應該是產煤的「房山」,所以才會這麼多運煤的大卡車跑個不停,叭個不停,煤灰飛個不停。



煤灰多到有一些人,就拿著掃把和手推車,沿路掃這些煤灰堆成的小山,這樣也是滿滿一車的煤炭。

※        ※        ※

因為騎錯路的關係,今天肯定到不了預定的保定,所以只好沿路找找,看有沒有落腳的地方,我打算騎到下午五點過後,才開始找旅店。大概在下午五點半的時候,在路上遇到一群下課的小學生。大陸人的小孩,每個臉蛋的腮紅都紅通通的,看了好想給他捏下去。



拍了張他們的照片,順便和她們交換一下情報:「這路上,那裏有住店的地方?」

這些小孩是下布國小的小朋友,有的說五里路,有的說十里路,後來他們討論一下,就給我「七里路」這個答案。為了報答他們,我也對他們的問題有問必答,他們對小多最有興趣。

「包包裡都裝些什麼呀?」

「這是什麼呀?」指著變速器的小孩問我。

「那這又是什麼呀?」指著水壺的小孩問我。不會吧,連水壺都沒看過?可能單車用的水壺比較時髦吧。

跟他們揮大手說掰掰之後,就要往下再騎個七里路,希望就能找到過夜的地方。小孩的情報還挺正確的,在六點十分,天還挺亮的時候。我就看到了一間「好運來飯庄」。



問了一下「住店一晚多少錢呀?」

「10塊!」哇塞~是不是這麼便宜?十塊人民幣也可以住一個晚上?

而且不用登記什麼身分證,那又不用洩漏我的身分了,就說我是北京來的吧,這句話倒也是事實。

但…不是住在這邊,這裡是餐廳和雜貨店,住的地方要往斜坡下走,那個樹上開花的就是了,這邊是他們的家。



一間比較大的,放了六張床拿來給人住,一間大概只有兩坪大小的地方,則是他們自己睡覺的地方。



這個家 70 多歲的姥姥,邁著不便的腳幫我開門,我把小多放進去之後,發現牆壁上很神奇的貼著 SHE ,不知道是幾年前的海報 ~_~



問了一下可不可以洗澡,姥姥說今天沒燒熱水,這裡的人就星期五或是星期六洗一次,沒有天天洗澡。我想米莎莎應該很想搬到這裡住吧,這樣就不會天天需要洗澡了。

姥姥幫我舀了一盆水,我就用這盆水,洗洗髒兮兮的手,還有髒兮兮的臉 (都是煤灰呀),也擦了一下身子,這樣就算是洗過澡了。



※        ※        ※

卸下小多身上的沉重背包,然後上去飯庄裡吃東西。

問老闆娘有什麼可以吃,她說有餃子,看是要羊肉的,豬肉的還是素餡的。所以我就點了半斤豬肉的餃子,居然不是算吃幾顆幾顆,而是算半斤還是一斤。

在我等著吃水餃的時候,這個家的小朋友,一直在我面前跑來跑去。

「你在幹什麼呀?」小孩問。

「我在寫日記,記錄今天發生的事情。」剛寫完晚餐吃半斤水餃這幾個字。

「你從哪來呀?」

「我從北京來,八點多開始騎車,本來想去保定,結果迷路就跑到這裡來了。」

小孩笑得樂不可支,老是被問怎麼行,我也開始問他問題:「你叫什麼名字?」

小孩的名字叫做劉理成,十歲,是家裡最小的三兒子。不是讀今天經過的下布小學,而是念中心小學三年級。

「那這是哪裡呀?」「下河。」

好陌生的名字,我從來沒計畫要到這裡來呀!沒關係,總算知道了現在的位置,那也就夠了。

※        ※        ※

半斤的水餃送了上來,數了數一共有 27 顆,一斤十塊,所以半斤只要五塊錢。



看著滿滿一盤的水餃,早知道剛剛不要那麼貪嘴,把那一包餅乾留下來當成儲糧該多好!

劉理成整個很喜歡表演給我看,一下拿出兩面扇子跳扇子舞,一下表演起拳腳功夫,掃堂腿、無影腳,一招接著一招使,最後擺了個黃飛鴻的姿勢之後對已經看傻的我說:「儘管來吧~!」小鬼頭,你是當真的嗎…

還好他姥姥叫他別玩了,先讓我吃飯吧,所以他就跑去拿了他的寶貝出來給我看。是一輛連車殼都沒有的四驅車,像這樣的小朋友真是令人疼惜,那麼樣的單純,比起現在台灣的小孩,每個人不是一大疊甲蟲王者的卡片,就是嬌生慣養的像個王子。

我帶他來看看小多,他也是很稀奇的東摸摸西摸摸,然後又指著水壺問我說:「這是啥呀?」

這是水壺呀 ~_~ 小朋友 水壺呀~



吃完餃子,也就飽了,回房裡的時候已經入夜了,現在這邊大概七點半左右開始天黑。理成看我吃飽了,整個很開心,因為這時候她姥姥那一句:「先讓哥哥吃飯吧。」已經失去效力了。他眼睛發亮的跟著我走回去,擺明了就是要我陪他玩的意思 ~_~

我想起了今天有一張 5 角的零錢,就偷偷的拿給理成:「噓~不要跟媽媽說。你是乖孩子,給你一點零用錢,那你就不可以來吵我好嗎?哥哥要睡覺了。」

回房後,我一邊整理今天的照片和遊記,一邊聽劉理成和她姥姥在隔壁房聊天。

這個客房今天只有我一個人睡,房裡雖然只有一個昏黃的小燈,但是好加在有一個插頭。可以讓我把相機和 GPS 充滿電,明天繼續加油。

※        ※        ※

把 GPS 的軌跡抓出來用 Google Earth 一看,差點沒有暈倒。這整個迷路也迷得太遠了吧,我今天騎了 120 公里,通通都在往西邊騎呀,而且一不小心跑到山裡了,姥姥吃飯的時候跟我說,這路再往下走的話,就要開始爬山了,而且變成石頭路,不太好走。總之就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西安本來就在北京的西南方。

雖然我今天都沒有往南走,但起碼有往西邊騎動了一大段的距離。我就是喜歡這種充滿變數的旅行,要是今天真的如計畫的抵達保定,那我大概會有點疲憊,因為明天就又要如計畫般的往石家莊騎。這樣也不是不好,只是太規矩了些,少了點旅行冒險的感覺~

※        ※        ※

海賊王裡的喬巴,本來是一隻麋鹿,但是因為吃了人人果實,所以變成麋鹿人。我什麼東西都沒有吃,但是看來我天生就是一個無藥可救的迷路人 ~_~

小多,難為你陪我騎了一整天,反正只要可以到西安就好了。

迷路沒關係,路線也很隨意,男子漢不拘小節。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4 月 23 日(第 1 日)
        中國 北京 → 下河 124.56 公里(累積里程 124.56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4/22:這裡沒有英雄【德瑞 BTP】04/24:迷失桃花源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