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6/01:找碴的小蜜蜂
2007/06/07 4:17 pm Deray

趕路的卡車司機,一直到凌晨都有人入住在這間星星旅館,本來空曠的內院,半夜爬起來看星星的時候已經停滿了各式大卡車。真感謝老闆沒有找其他司機跟我擠一間房,因為司機們都是在比賽誰打呼比較大聲的,讓我安穩的睡了一個好覺。

※        ※        ※

早上六點多準備要趁著天氣涼快出發,想在星星峽吃過早餐再走,但是除了我是醒著的,整個城市都還在睡眠當中。

店家都是關門的,也沒有人在賣早餐,要七點過後才會開始有人做生意,我不想枯等到七點,今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趕。

早上這一段風勢比較小的時間就是能不能趕完兩百公里路的關鍵,如果中午以前能夠騎上一百公里,那下午就算風勢轉強,慢慢撐著騎的話,天黑前應該也可以到的了哈密,只是會累的像條狗就是了。



星星峽在睡覺,美味可口的早餐又沒有著落了,裝滿開水之後,告別了這個小地方,開始前進吧。



今天的「單車早餐」菜單是,三顆橘子、半包花生、幾把葡萄乾,將近中午的時候又吃了一根大熱狗,配著數量不多的開水,再怎麼省著喝,如果路上沒有補給,要一路騎到哈密是不可能的,大概中午的時候就會喝光光。



從星星峽出發,在抵達哈密之前,只有一個叫做駱駝圈子的地方有吃喝住,其他都是一望無際的戈壁灘。

還沒出發的時候,我看著地圖,發現在這一段路一百五十公里的荒漠當中,出現兩個地名,苦水和煙敦。



「既然有地名會標示在地圖上,那應該就表示這邊有人煙吧?」這是當時我的想法,等實際騎經過這些地方,等著我的只是一個路牌,什麼都沒有,一樣的沙漠、一樣的乾渴、一樣的漫漫長路。



戈壁灘這個名字我很喜歡,聽起來就很充滿想像力,明明是沙漠為什麼要稱為「灘」呢?看著高低起伏的沙漠,有時還能長著一些植物,有時則寸草不生,一片死寂。

我都把這片景色像想像成是古代浩瀚無邊的海洋,但是如今已經乾枯,所遺留下來給後人的只剩下它曾經美麗的名字。

當然這只是我的想像啦,這邊可能億萬年來都不曾是海。



我喜歡看著貧破的東西、荒蕪的景色,這樣可以幫助我思考,什麼東西是真正需要被重視的價值。

一路上看到很多中國人住的老舊房子,在大都會地區,這些房子連廢墟都稱不上,連棟狗屋都比它還豪華。但是在這房子裡頭確實蘊含著生命的力量、親情的溫暖,人需要多好多舒適的房子,才能讓它像是一個「家」?

又或家的定義不在乎房子的好壞,而是居住在房子裡面的人,所帶給這棟房子一個像家的感覺。

※        ※        ※

幸運的時候可以淋浴洗熱水澡,有時候在小地方則連個水龍頭都沒有,得拿著臉盆去水缸舀水擦身體。人類所追求的生活的舒適程度,又是怎麼樣才叫做享受呢?不斷提出和被滿足的物慾,只會造就更多物慾的需求,而鮮少有滿足的一天。

相反的,貧困的環境下,一點點稀鬆平常的生活物質,但卻顯得無比珍貴。用手扭開水龍頭所得到的自來水,跟用手拿著勺子舀著水缸中不知從何取來的清水,那感受是截然不同的。

※        ※        ※

房子跟水,只是一些日常生活中的小感觸,我每天騎單車的時間平均都在十個小時以上,用緩慢的速度騎過這片大地,讓我感觸最深的,就是這片大地的面貌,時而翠綠、時而荒蕪。

有時生意盎然、有時一片死寂,連大聲喊叫的聲音都被吞噬在空氣中那樣的死寂。

哪一種環境是人類所追求的?

這答案很明顯,只要有綠意的地方,就會有人跡,反之,當我騎乘在荒漠當中,幾百公里沒有看到一棟房子,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

我們能選擇自己住的房子要多高級、生活的享受要多舒適。那我們是不是也能選擇自己所居住的地球可以更加的充滿生命力。



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但很多人集結起來的力量就不容忽視,人類既然有本事破壞地球的環境,那就拿出一點責任心來,讓它恢復原貌。再這麼下去,將來不論住在多高級的房子裡,門一打開全是荒蕪的世界,水龍頭扭開流出來的只有沙子。

多美麗的海洋,都有可能只留下一個令人懷念的名字,但是放眼望去,全是像這樣的面貌,沒有任何生命能存活在其中。趁我們還有機會做出選擇的時候,有能力做點改變的時候,一切都還不算晚,領悟永遠比後悔來的可貴。



※        ※        ※

沿著 312 國道,是一條正在修建當中的高速公路,預定明年完工,從星星峽通往哈密的快速路線。

一路上看到很多在沙漠中辛苦修築的工人,先對我大聲吆喝一下,引起我的注意,然後跟我揮揮手,我也會和他們打招呼問好。

既然有工人,那勢必有工寮讓他們休息,期盼著自己能夠在像雙塔水庫那樣,遇到沙漠中的商店。



無奈這一路上什麼都沒有,風勢隨著氣溫的高漲,也逐漸增強。

在中午時分,只剩下半瓶水,這已經是相當省著喝的結果,好消息是,果真在中午的時候就騎了一百公里的路。看來今天騎到哈密有望,只要我別渴死在沙漠中的話...



找了一間沙漠中的工寮騎著小多過去,要是什麼都沒有的話,我的損失也只是多騎這幾百公尺罷了。

進入工寮看到第一個人就問他這邊有沒有賣點喝的東西?



這一個我看到的第一個人,就是整個工程單位的領導,也就是這裡職位和權力最高的人… ~_~

他說這邊沒有賣東西,轉身進去房舍裡面,出來就遞給我一瓶綠茶:「天熱,很渴吧。這個拿去喝。」



我的眼淚已經在眼眶打轉,被邀請到領導的辦公室坐著休息喝飲料,他正忙著監督各地來的工人良莠不一的施工品質。

在他繁忙的空閒之餘,又跟我補了一句話:「等等留下來一起在食堂吃個飯吧。」



為什麼我總會幸運的遇到那麼多好人,不求回報的幫助一個遠方來的陌生人,換來的只是幾句謝謝。

我拿出三個空空的水瓶,趁領導不忙的時候,問他哪邊可以裝開水?在工寮外面有一個大儲水槽,旁邊有一個不停加熱的小爐子,那個隨時扭開就是熱開水了。



大水槽的旁邊養著一隻大黑狗,一開始沒發現牠,後來看到的時候嚇一跳,還好牠不會咬人,只是看守著而已。

將三個水瓶都裝滿滾燙的開水,瓶子都變的軟趴趴的,放在陰涼處讓它變涼。



工人們早上八點起床,除了中午一點半到三點半是休息之外,其它時間都要工作,晚上一直到八點才下班吃晚餐。

中午開飯的時間是一點半,我就坐在辦公室裡先睡一會,迷迷糊糊的睡著,然後被領導的助理搖醒,說一起去吃飯吧。

食堂在工寮的後邊,工人們星期一到星期日都沒有假日,得不停工作,菜單則貼在牆壁上,每個星期三和星期日會加菜吃大魚或是大肉,今天是星期一,午餐吃拉麵。



大家都自備筷子以及大碗公或是大便當盒,放在廚房外頭的桌上,就會被廚師拿進去裝麵淋上醬料。

自備的碗有多大,麵就裝的有多滿,但是我沒有帶餐具,就傻傻的坐在餐廳裡面等。



進到廚房裏頭,問廚師有沒有多的碗或是什麼的,也幫我煮一碗麵。



我的午餐就是用大盤子裝的醬羊肉拉麵,和很多甜甜的青菜梗,免費,很好吃!



吃過午餐已經下午兩點多,還有一百公里等著我,趁著大家都在午休的時候,滿懷謝意的離開這個工寮,謝謝你們大家的幫忙,謝謝。

※        ※        ※

這一路上都是沙漠,但是沿路都飛舞著一種昆蟲,蜜蜂。

相當的不可思議,又沒有養蜂人,也沒有蜂窩,更沒有花朵,哪來這麼多蜜蜂呢?

一開始不以為意,只覺得很神奇,但是在爬一個陡坡的時候,騎的速度比較慢,蜜蜂開始像我圍繞過來。不停的撞擊在我的頭上,在耳朵旁嗡嗡嗡的盤旋,停在我的手上、衣服上和臉上。

一開始我都是用轉動頭部的方式將牠們從我的臉上趕走,後來我有點被激怒了,就用手在頭的四周揮舞,結果一點效果也沒有,蜜蜂們反而更加的倉狂,我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妙,就脫下帽子,更大面積的揮舞趕走這些蜜蜂,所帶來的只是更糟糕的反效果,蜜蜂們也被我激怒了,開始攻擊我,朝我露出皮膚的部分螫過來,幸虧我帶著太陽眼鏡和口罩,但是因為頭巾是花色的,就成了牠們攻擊的目標。

在我頭巾和太陽眼鏡的部分露出一點額頭,竟然被蜜蜂無情的螫咬。數隻蜜蜂就這麼螫在我的額頭上,超級無敵痛的,而且居然螫完了之後,就整隻連刺留在額頭上,我還得忍著痛把牠拔起來。

被螫到第一下的時候,原本不妙的想法成真了,我在荒郊野外被不知從何而來的蜜蜂攻擊了!

帽子揮舞的太大力,連太陽眼鏡都給拍掉在地上,掉頭回去撿的時候,又被另一隻蜜蜂給狠狠的螫了一下。不知道蜜蜂有沒有毒性?一個人可以耐得住被幾隻蜜蜂螫咬?

蜜蜂的數量太多,揮舞帽子只帶來反效果,我忍痛將頭巾拉低完全蓋住額頭,帽子戴回頭上保護頭部。逆向騎乘在對面的車道,那邊的蜜蜂比較少,很想加速逃離這個地方,但是被困在上坡,怎麼騎也騎不快。奮力踩著踏板,恐懼的腎上腺素給我力量,翻過上坡就是下坡,同時藉由大卡車極速駛過的風壓,總算驅散了這群瘋狂的蜜蜂。

※        ※        ※

本來看來無害的蜜蜂,居然無情的攻擊我,虧我這一路上還跟你們聊天示好,同時小心不要壓到在地上散步的蜜蜂,你們居然這樣對我?蜜蜂群散開之後,停下車在額頭被螫的地方,塗上了厚厚一層的小護士,中和一下毒性。

接著就一直騎在對向車道,看著對面馬路的蜜蜂在盤旋,看我什麼時候會騎回去再給他們螫咬。等我檢查自己額頭的傷勢,發現有一點紫紅色的小包,有點痛但不礙事,胡亂拍打中,居然有一根蜜蜂的刺還留在額頭上。



隨後蜜蜂比較少了,我才又回到自己該走的車道去,不然騎在對向車道,那大卡車疾駛而過的風壓,簡直要把我從馬路上推到沙漠裡一樣,我像隻無助的小蟲,被空氣做成的巨大蒼蠅拍狠狠的拍扁。

※        ※        ※

下午五點左右到達駱駝圈子,又回到了有人出現的地方,恭喜我又騎完了一百五十公里的戈壁灘,還算平安?

這邊看起來也就是個卡車司機中繼站的味道,找一間小販買一瓶可樂、兩根冰棒,慶助我歷劫歸來。



我問小販兩個問題:「這邊為什麼叫駱駝圈子呀?」因為連一隻駱駝都沒有,叫卡車圈子還比較合適。

老闆娘說相傳以前這邊有駱駝商隊,但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這裡從她出生就叫這名字,看起來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        ※        ※

「這一路上那麼多蜜蜂是怎麼回事呀?」

老闆娘笑著說我被螫到了是嗎?我比了三根手指頭,表示我的慘況。

她說沒事,被螫的時候很痛,但過兩天就好了,他們在這邊常被螫,習慣就好了。這蜜蜂是因為養蜂人開著卡車要運送,結果因為超高,常常被警察攔下來不給上國道。在路旁一等就是一整天,晚上才給走,所以蜜蜂就滿天的在這邊飛舞,以及沿路上都有笨蛋蜜蜂從蜂窩裡飛出來,結果跟不上卡車的速度,就被沿路遺留在 312 國道,成了有家歸不得的蜜蜂。

殘酷一點的說,牠們除了在路邊飛來飛去偶爾螫一下我這樣的可憐人之外,就只能等著死在沙漠裡了。雖雖剛剛才種下深仇大恨,但現在則有點同情這些被遺忘的蜜蜂,安息吧。

※        ※        ※

從駱駝圈子往哈蜜還有將近六十公里,估計抵達時間是晚上九點,懶一點的話也可以就這麼住在駱駝圈子。只是都騎了一百五十公里了,還差最後這短短的六十公里嗎?

多虧可樂和冰棒的加持,讓我精神為之一振,傍晚太陽漸漸下山之後,狂風又會逐漸減弱,低矮處的雲層很厚,所以西曬的太陽變的沒有威脅性,脫下口罩和帽子,往哈密騎去。



在這樣有點孤寂的氣氛下,我想了很多自己從小到大所遇到的人、所發生的事情。

回憶清晰的令人恐懼,當時的味道、當下的話語都一一浮現,好像在做人死之前一生會從眼前閃過那樣的回顧。覺得自己此時此刻能夠在這個地方旅行,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要和多少的人在生命中有過交叉的軌跡,才能造就今天的我?

※        ※        ※

九點的時候離哈密市區還有最後的五公里,但是整條路被挖的像是二戰的戰壕。



我不想住在郊區,所以或牽或騎的走完最後的五公里路,喧鬧的市區就在眼前展開了。十幾公尺寬的人行道擺滿了桌椅,幾百個人在這吃著烤肉、砂鍋喝著啤酒享受人生。

我當下決定要住在離這裡越近越好的地方,連續幾個晚上也來好好的享受人生。



在街角找到一間旅社,正要開口大喊有沒有人呀?老闆已經站在外頭了,他們一家正好要出去吃飯。再晚個一分鐘到這裡,就沒人可以處理我的住宿問題了,真是好加在。

哈密可以休息幾天,看情況而定,先住兩晚上,房價是二十元。



單人間通常都很小,但是不論多小的房間,我都會堅持要把小多也放進來房裡。

「不看著單車我晚上睡不著。」如果老闆問的話,我都是這樣回答。

舒服的擦洗過之後,晚餐正在鬧街上等著我,今天很努力的騎到了哈密,值得嘉許,來大快朵頤吧。

找一間看起來很好吃的烤肉店,點了烤羊肉串、烤羊排、烤餅和一瓶冰的青島啤酒。



晚餐享受著美食,總是一天最開心的時候,這代表著一天的辛勞結束了,多虧那些蜜蜂,這又是個不枉此生的一天。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6 月 1 日(第 40 日)
        中國 星星峽 → 哈密 210.53 公里(累積里程 4,254.61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5/31:星星峽【德瑞 BTP】06/02:哈密.瓜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