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瑞 BTP】06/29:廢棄科帕的管理員
2007/07/23 1:46 pm Deray

雨下了一整夜,清晨起窗時已經沒有雨聲,大馬路上急駛而過的汽車仍捲起了水花的聲響。看來大雨已經停歇,但昨天的雨下得很大,處處都積了水。

昨天睡在涅瑪特的宿舍,小小的房間裡面有兩張床、一張桌子,牆壁上貼滿了報紙上剪下來的美女圖案。



一大早大家都還在睡覺,餐廳的門口鐵門是關的,沿著圍欄走繞進餐廳,小多也被鎖起來,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在儲藏室睡覺的人。換裝領回小多,他問我要不要吃東西或是喝茶?

看看手錶還那麼早,大家不是還在睡覺就是還沒上班,還是不要麻煩別人太多,路上再解決吃飯的事情吧。



昨天晚上睡前要刷牙的時候,發現牙膏跟牙刷都不見了,仔細回想一下,發現是忘在前天住的旅館洗手台。

不好好刷牙的話到時候牙齒又痛起來就麻煩了,好不容易才好的說…用牙線和水仔細的漱口,等有看到商店再去買新的牙刷和牙膏。



繼續沿著大馬路走,因為路實在鋪設得太好,旁邊還有一小條的路肩讓我當自行車道,所以很不想離開它。

也許沿著它一直騎可以連接阿拉木圖跟阿斯塔那這兩個新舊首都也說不定?



往前走不遠就看到幾間加油站,連「前方五十公尺有旅館」的看板都出現了,昨天如果不睡在餐廳,可能又是個不一樣的際遇發展。



早上九點多在路旁的餐廳吃飯,依然看不懂菜單,吃什麼就讓店員替我決定吧。



餐桌上的東西很西式,而且一定會有的就是大罐大罐的糖,我唯一會自己點餐的東西只有「茶」,配上糖很好喝又可以恢復體力。



送上來一份套餐,有燉馬鈴薯、雞肉、沙拉、米飯配上白醬,份量十足而且味道很好。



商店的店員很好笑,發現我不會講哈薩克話,就問我那會說英文嗎?我開心的點頭說會呀!這邊有人會說英文嗎?

答案是沒有… ~_~

那幹嘛問我會不會講英文。

※        ※        ※

付帳的時候發現哈薩克人結帳有一個習慣也很有趣,在中國都是零頭省略,比如說我這次吃飯要 493 元,之前都會算 490 就好,但是在哈薩克都是無條件進位,拿五百元去什麼也不會找回來。

※        ※        ※

這個道路邊的休息站還滿不錯的,除了可以吃東西之外也有商店可以買東西,終於補充了新的牙刷和牙膏,準備完畢就上路吧。



※        ※        ※

繼續沿著大馬路走,路上看到交通警察停在旁邊,我用手比著前方,大聲的問他「阿斯塔那?」他搖搖頭。

事實上繼續順著這條路走,大概在兩天,我就會離開哈薩克,往南進入另一個中亞國家「吉爾吉斯坦」。可是不繼續往前走,那就得往回走道阿拉木圖,想到要走回頭路就覺得很累人,那就繼續前進吧,有機會的時候再轉彎向北走就好。



路旁有一台撞到爛掉的車子,裡面還坐著一個人,遠遠的看到讓我很緊張,雖然整路上都在看動物的屍體,但是拜託不要讓我看到人的屍體。

好加在裡面是一個很健康的人,正嘗試著從破爛的車裡面拆零件。



牆壁上的噴漆,我只看得懂愛心跟微笑,是在跟愛人訴說情意嗎? :-)



中文地圖派不上用場,路標也看不懂,唯一能只是方向的就只有指南針,無聲的說著我正在往西邊偏南移動。

老天爺看我迷路迷的這麼悽慘,就送給了我一位天使。



一輛騎著重型機車旅行的騎士經過,問我會說英文嗎?我說會。而他也是真的會說英文,不是問好玩而已。

北歐人的「英果」騎著他的愛車旅行了五個星期,已經騎了一萬公里的路,我們同樣都要去莫斯科,但是走的路線不一樣。

有點慚愧的說我迷路了,英果拿出地圖,說其實我還不算迷路的太慘,繼續往前騎大概二十公里,就可以右轉往北,然後騎一百多公里就能接上正確的路。

拍一張他的地圖存在相機裡面當參考資料,看來今天可以期待的落腳處是一個叫「科帕」的地方。



※        ※        ※

看起來很漂亮的建築物,像城堡那樣有著尖尖的塔,其實都是墳墓區,光是用看的感覺住的比活人還豪華說。



繼續往前騎,在要右轉修正騎車方向之前買了一瓶一公升裝的蘋果汁,在因為不知道路況以及路上有沒有補給的城鎮,所以水都喝得很省,一旦出現商店或是加油站,就一口氣買一公升的飲料然後三兩下就喝光光。



在這邊休息一下喘口氣,等等就要離開良好的大馬路,往一般道路走了。



一轉進一般道路,路況瞬間就變得很爛,鋪得不怎麼樣的馬路,一大堆的坑坑洞洞,是怎樣?被流星雨打到嗎?



路雖然不好騎,但是路旁的風景很美,兩邊都是金黃色的草原,不知道是牧草還是雜草,總之很漂亮,隨風搖曳的樣子很像金色的大海。



從大馬路轉進小道,到科帕不到三十公里的路,半路被一輛轎車攔下來,裡面坐著三位警察,滿口的金假牙。

警察不開警車,難怪路上都沒看到警車跑來跑去,本來以為只是攔下來跟我說聲加油之類的,結果是叫我把護照拿出來看一下。



趁他們翻著護照的時候,問一下科帕的狀況,比著睡覺的姿勢,科帕有旅館嗎?大家都搖頭。

繼續比著吃飯的手勢,科帕那有餐廳嗎?繼續搖頭。

真的假的,太悽慘了吧,接著比喝水的姿勢,科帕該不會連商店都沒有吧?大家終於點點頭。



路上經過一個小小的湖泊,說是湖泊其實比較像是大攤的積水,水不是很清澈,沒有泡腳的渴望,拍張照片就閃人。

小多靠在樹旁邊,樹很矮,樹枝堅硬而且到處亂長,我的頭被樹枝刺了好幾下,只好彎著腰把小多牽出來。



繼續往前就是科帕了,因為這邊沒有遮蔽物,眼光所及能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遠遠的看科帕看起來還算是一個不錯的地方。

有很多的小房子,一些看起來像是倉庫的建築物,心裡想說應該不至於太落後吧?



等騎到科帕之後,我實在不能開心的跟小多說我們騎到了!開心不起來的原因是因為這邊實在殘破的有點誇張。

天上飛的全部都是烏鴉,呱呱呱的吵得要命,明明是一個馬路跟鐵路十字交會的城鎮,怎麼會落後的這麼誇張呢?



爬上繞經鐵路的天橋,一位牧羊的少年吆喝著從草地上跑過來,說了一大堆聽不懂的話。很有異國的情調對吧?



其實沒那麼浪漫,最後他用比手勢的方式讓我知道他到底在講什麼。

比著抽菸手勢的牧羊少年:「你有沒有香菸呀?」



繞進科帕裡面,一點人氣也沒有,破破的房子,有住人的就算是不錯的了,因為大多房子看起來都已經荒廢。

大大的電力設施,和荒廢的廠房,這邊之前應該很熱鬧,而且是個工廠吧,怎麼會變成如今的樣子呢?



好不容易看到一個人,我比著喝水的手勢問一下這邊哪裡有商店?

他帶著我一路往荒廢的鎮上走,打開工廠的鐵門,裡面都是已經生鏽壞掉的大型機具,他拿了一個大寶特瓶,裡面裝了水。

跟我想要的商店不太一樣,但是有水喝已經很感謝,將水壺裝滿,喝了幾口水,然後發音不標準的哈薩克語問這邊哪裡有商店?



他比著鎮上的某個方向,然後又要帶我過去,我牽著小多要繼續跟著走,他則比手勢,說小多留在這裡,我今天也睡在這裡,用走的跟他過去就好了。

在這個小鎮遇到的第一個人,本來只是問一下商店的情報,結果又被帶回家裡住一晚上,命運這種東西真的是很奇妙。



這個收留我一晚上的人是荒廢工廠的管理員,叫做「蓋維迪安」。



在鎮上的唯一一間商店裡面買了一公升的柳橙汁、兩公升的可樂、幾包泡麵和一大袋的麵包,結帳的時候零頭又無條件進位,收了 580 元。



剛才蓋維迪安在燒開水,我想說既然有開水,那就買幾包泡麵等等可以煮來一起吃,配著麵包和可樂也是不錯的一餐。

回到蓋維迪安的宿舍,這麼大的廠區以前就算有一千個人在這邊工作都算小意思,現在只剩下他一個人跟一隻狗而已。



蓋維迪安繼續燒開水準備晚餐,我拿出泡麵說可以煮這個來吃,但是蓋維迪安好像有自己想煮的晚餐。

吃飯之前他帶我去一個像是大水管的地方,裡面有著冰涼的水,蓋維迪安說這個水不能喝,但是我可以在這邊擦擦澡,喔耶!

回去拿毛巾和衣服,先把自己全身的汗都擦洗一番,然後衣服就意思意思過個水,有洗過總是比較好。



洗好的衣服就晾在廢棄的看台上,這麼大的廠區如今真的已經什麼都不剩下了。



煮好之後是一人一大碗公的白色細短麵條,灑上胡椒粉和鹽巴調味,配上現切的小顆洋蔥,看起來很普通,但吃起來的味道好得令人驚訝。

喝著開水泡的熱茶,那個一粒一粒像是羊大便的東西果然是加工過的茶葉,加上好幾匙的糖,甜甜得令人開心。



荒廢的廠區沒有電力,連水都沒有,宿舍裡面放了十幾個大大小小的寶特瓶,裝著不知道哪裡來的水。

在沒有電力的情況下,只好很快的把照片存進電腦裡,希望明天能夠有充電的地方,相機、手機這些東西都需要電力的補給。

至於網路已經放棄奢望了,哈薩克旅行的這一個月,只要能讓我上網一次就心滿意足。



吃飽之後蓋維迪安帶著我去參觀已經廢棄的廠區,雖然聽不懂他說的話,但是猜想這個以前應該是水泥廠。



十幾座又高又大又胖的建築一字排開,中間是一棟像是中央控制系統的建築物,進去裡面除了滿地的鴿子大便、羽毛和屍體之外什麼都不剩下。



一打開生鏽大門的瞬間,就驚動的鳥群,一哄而散的閃翅飛出,整個被嚇很大一跳。

一個廠區要荒廢多少年的時間會變成如今的樣子,三年、五年?



進入髒兮兮的廠房之後,接著要爬超高的階梯,陡峭的一步沒踩好就是摔下去,腳下踩的都是鳥大便,需要緊握著的扶手也都是佈滿了鳥大便,但是不握著又很危險… >"<



因為廠區的沒落,連帶的是科帕這個小鎮的凋零,雖然這裡是馬路和鐵路的十字交會處,但是這條馬路已經沒有車輛會駛經過,火車也是過站不停,我能想像它過去的榮景,但是如今已是一個完全被人遺忘的小鎮。



依舊住在科帕的人,除了捨不得搬離開之外,我實在想不到還有什麼理由他們要繼續待在這裡。

天空中隨處可見都是烏鴉,從早到晚呱呱呱的吵個不停,充滿著哀傷和死亡的氣息



※        ※        ※

這裡之前也有自己的鐵路,但如今當然是雜草叢生,鐵軌生鏽,像骨骸一樣的躺在地上隨著時間腐爛。



蓋維迪安自己在這邊管理廢棄的廠區,雖然只有他一個人,但是會有一些小孩或是當年的同事來找他聊天,所以還不算太寂寞。

他今年 35 歲,已經結婚了,老婆跟兩個小孩都在大城市裡面。他在這邊能做的事情不多,除了鎖好每一個門,也就只能看著這些建築物一天一天的毀敗。



晚上九點我就拿出睡袋鋪在床上,早早的準備就寢,他一直在外面翹鐵釘忙到深夜。

科帕這個小鎮好像今天的夕陽一樣,有點令人感傷,孤寂中帶著死亡的氣息,美麗,但不長久~那榮光稍縱即逝。






今日行程路線】2007 年 6 月 29 日(第 68 日)
        哈薩克 阿拉木圖 → 科帕 115.57 公里(累積里程 6,192.18 公里)
        下載今日行程 KMZ 檔案 (請以 Google Earth 觀看)

← 【德瑞 BTP】06/28:汽車都市、都是汽車【德瑞 BTP】06/30:狗狗戰隊 →




薛德瑞與 BTP
薛德瑞,知名的 Mac 軟體中文化義工,曾完成環台與環法單車之旅。這趟「從北京到巴黎」的單車騎乘挑戰活動乃是由薛德瑞與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所發起,並成為環品會「2007 世界地球日」活動的一環,定名為「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

薛德瑞於 2007 年 4 月 22 日也就是「世界地球日」當天動身至中國北京,並在 23 日從北京天壇啟程朝法國巴黎前進,開始這趟為期六個月、旅途長達 15,000 公里的挑戰行動。

延伸閱讀
薛德瑞「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記者會紀實
薛德瑞「北京到巴黎單車旅行」計畫,等您熱情來牽成!
「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標誌設計理念與過程(設計者 Stanley Hsu 部落格)
FP Podcast 013: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上集)
FP Podcast 014:Mac OS 軟體中文化的奮戰騎士-- 薛德瑞(下集)

授權宣告
老地方冰果室獲得薛德瑞授權,轉載所有「BTP (Bike To Protect Our Planet ):為減緩地球暖化而騎 -- 單車橫跨亞歐挑戰行動」的過程日記。